薄熙来后院失火:重庆开县政协网发文唱反调(组图)


2011/04/20/20110420150838119.jpg
4月19日,由政协重庆市开县委员会主办的开县政协新闻网刊登了一篇“李庄漏罪案——愤怒过后猜想判决结果”,大胆叫板顶头上司,声援司法界专家学者对李庄案的质疑,并认为这是正义之声,并揭露了李庄家属申请旁听时一度被江北法院所坑,及西红市五毛在网络上展开对李庄案质疑人的攻击。

2011/04/20/20110420151455543.jpg
此网站与“李庄”有关的9篇文章均和谐了

被和谐掉的原文:李庄漏罪案——愤怒过后猜想判决结果

文/谭敏涛

谁(当然,这个谁不包括重庆内部消息人士)也未曾想到李庄案还有续集,但它就是不经意间发生了,而且来得太过突然,连自认为李庄会顺利出狱的辩护律师陈有西都觉得始料未及,随即在其个人博客刊发了愤怒之作——《李庄案,还有必要陪练吗?》,李庄案第一季的司法黑幕终被参与者揭开,但重庆的司法病态依旧浮肿。

在律师界期待理论界发出正义之声的4月12日,贺卫方教授众望所归,刊出了《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言辞之恳切,性情之动容,无不令人感动,贺教授在刊出此文时,想到了死亡这个词,在重庆打黑打压律师的风口浪尖,有哪些学者还会发出正义之声,这是对学术界的质问,也是对法学界的拷问。

在李庄亲属要求旁听案件时,竟被江北区法院要求去户籍所在地办理手续,这明显是坑人之举,且是违法之举,但在重庆的司法机关就会发生,法律学人的愤怒再次显现,但却只得借助网络媒体来表达,而纸媒的滞后性能否到时刊登这一幕,还有待纸媒斟酌,亦有待相关部门放行。而据最新消息,李庄妻子已接到通知,江北区法院表示,将尽最大努力安排李庄亲属旁听,这是微博的围观力量使然还是有关领导放话的必然?

重庆的五毛疯狂围攻网络,各类匿名留言极尽恶俗之语,而且注册博客只为攻击质疑李庄案程序违法的仁人志士,例如贺卫方、杨金柱等人博客。在当前中央下令打击网络水军的环境中,重庆五毛是否首先应该成为打击对象呢?他们不仅污蔑他人,谩骂无度,混淆民意,误导受众,这样的“政府五毛”,谁来监督呢?对此,能否以重庆五毛为整治对象,拿出胆识和胆量,以重庆五毛开刀,还网络一片宁静的天空,让民意抵达决策层,让法治面朝良性发展,不知中央相关部门意下如何?

李庄案第一季中的公诉人么宁曾宣称李庄嫖娼,虽说拿不出证据,但却使得李庄名誉受损,在李庄“深陷牢狱之灾”之际,无暇顾及他人侵害自己名誉权,而今,当李庄案第二季拉开帷幕,李庄即可聘请律师起诉么宁损害其名誉权,以进一步揭露重庆司法内幕,让在权力指导下的司法弊端逐步显现。

重庆江北区法院针对李庄案第二季的审判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事情,一个连基本的法律规范都不遵照执行的司法机关我们能期望它做出何种公正裁判?坚守何种程序正义呢?在19日李庄案第二季的庭审中,我害怕再见中国式司法戏剧上演,还惧怕中国司法闹剧重现,更后怕中国式司法悲剧轮回。

在李庄案第二季的庭审中,注定多数司法人员都为西南政法学子,而今举国围观李庄案第二季,西南政法的学子首先得一搏高低,才艺比拼,可能一些司法人员原先还听过贺教授的讲座,而今却因职业不同而站在不同的岗位适用法律,按说,职业不同并不会导致法律理解偏差,但却因司法掺杂了权力因素,当师兄贺教授站在辩护方的专家团时,面对师兄的人生担当和学术品行,反观自己的职业生涯,李庄案第二季的司法人员,内心作何思虑和思索呢?

“ 2011年4月18日23时20分,杨金柱尚在机场,还未走出候机厅,受到一群不明身份、操重庆口音的人的围攻,手举“打倒黑心律师杨金柱”、“还我130万”的牌子”,对此,我表示:重庆如此整治杨金柱律师,我真的没想到,我虽然说重庆的伎俩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但是,在旁听人员杨金柱刚一抵达,重庆就掀起污蔑和攻击之举,这种恶性和劣迹只会在重庆发生,当重庆这样的“文革”之风继续上演之时,终究会是重庆再次沦陷之际,让法律学人共同悼念三天——法治正在沦丧,你我怎能只是旁观?

法律学人在李庄案的庭审中只有愤怒和不满,但在权力的威慑下只得以生闷气解愁,一些仁人志士已经抵达重庆旁听李庄案第二季的精彩纷呈,一些记者业已抵达重庆审视中国司法界的一个经典案例,最终,司法擅断和司法甘受行政指导的窠臼必会付出惨痛的代价,收获的是司法闹剧在领导人的指示下排练完毕,丧失的是法治进一步倒退,失去的是司法威信和尊严沦落殆尽。

那些游走在重庆司法界中的棋子们,当他们回忆起法学院中的程序正义,当他们遥想起法学院中的司法公正,当他们领悟法学院中的司法独立,再看看自身经历和参与的司法环境和司法现实,我不知这些坚守在李庄案庭审第一线的司法人员作何感想,是无奈还是欣喜?是全力以赴还是半推半就?是逢迎权力还是崇尚法治?是忽然放话不干了直接走人还是坚持将李庄案演练到底…….不同的选择决定法律学人的使命和责任,而历史终会做出公正的裁判,到底是在违法办案,到底是谁在戕害法治,到底是谁在甘做权力的走狗却还声称依法裁判?

愤怒是我们表达不满的一种方式,无论在任何案件中,法律学人对中国司法的沦丧都有切肤之痛,行政权染指司法权在影响性案件中再平常不过,这次的李庄案第二季如同第一季一样,权力的威力到底有多大,我们从“我爸是李刚”案件中便可窥见一斑,更何况这是一起举全市之举督办的案件呢?那么,权力指导司法人员为全国人民排练一场司法闹剧,且律师界聚集了重量级专家团队,以和重庆一决高低,这场闹剧到底会有输赢吗?李庄案第二季,恕我多言,再猜猜判决结果:

1、李庄无罪,律师辩护获胜,但是,重庆司法威信丧失,重庆司法人员难获领导人赏识,重庆当局在中央颜面殆尽,至此难获高升,由此导致司法在重庆的的威严旋即降低,司法在民众心目中的良好形象立马冲抵,而重庆司法现实尚且如此,那全国又会怎样呢?

2、李庄被指控罪名成立,辩护律师辩护意见不被采纳,专家团成员之后联名发出倡议书,在全国范围内为司法沦丧悼念,举国掀起质疑司法公正之运动,全国再掀整治律师之风潮,多数律师放弃辩护业务,转而从事非诉业务,在当前犯罪率并未减少的情况下,刑讯逼供日趋增大,冤假错案持续增多,进而恶性循环,举国陷入恐慌之境地;

3、李庄被判缓刑,在原判刑期期满后被释放,重庆以缓刑缓解舆论压力,好让自己有台阶下,但是,辩护律师依旧不依不饶,专家团成员死活不予答应,坚持做无罪辩护和无罪论证,至此,重庆寻找相关人员协商和平息此事,能否让舆论降温,能否让围观散去,以防事态扩大化,到时,谁都无法收场,不如尽早收手,尽早给双方台阶下,你们不是想让李庄出来吗?我们判其缓刑,让李庄出狱,此时,辩护律师和专家团能否接受呢?而举国律师和法律学人能否接受呢?民众能否接受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