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玉身边的最后一位侍婢(图)

红楼梦群芳图——麝月与荼縻花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写到麝月掣签时,有一段值得玩味的文字:“麝月便掣了一根出来,大家看时,这上面一枝荼縻花,题着‘韶华胜极’四字,那边写着一句旧诗,道是“开到荼縻花事了”。注云“在席各饮三怀送春。”麝月问怎么讲,宝玉愁眉忙将签藏了说:“咱们且喝酒。”说着,大家吃了三口,以充三杯之数。”

宝玉看了签为什么要犯愁?又为什么要把签藏起来?这一签到底包含着什么意思?原来荼麻縻属于蔷薇科落叶灌木,初夏开花,花冠为重瓣,带黄白色,美丽可供观赏。历代诗人以其开花较晚,故把荼縻看作是送春之花。签上的那句诗出自宋代王淇《春暮游小园》“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开到荼縻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荼縻花一开,意味着“三春过后诸芳尽“,良辰美景就要结束了。

麝月忠厚老实,心地善良。在怡红院几个大丫头中,她受袭人“陶冶教育“影响最深。袭人不在,常常留着麝月看家,所以在王夫人的眼中,袭人和麝月视为一体,遇事往往袭麝并举,如谈到宝玉房中丫头时说:“只有袭人,麝月这两个笨笨的倒好。“这就明显地把袭人,麝月与晴雯划清界线。宝玉虽然宠爱晴雯,但怡红院里的实权派丫头却是袭人和麝月。

许多研究者都一致认为,根据曹雪芹后几十回原稿,贾府“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后,众婢女包括袭人都纷纷离去,最后留在宝钗宝玉身边的只有一人,即麝月。这可以从脂砚斋的批语中得到证明。第二十四回写元宵节晚上,袭人病了,怡红院里的众丫头都出去赌钱,只有麝月看家。宝玉叫她去玩,麝月道:“你既在这里,越发不用去了,咱们两个说话玩笑岂不好?”此处有脂砚斋批曰:“全是袭人口气,所以后来代任。”“代任”者,袭人的接班人也。接着有一条脂批说:“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小敝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

由此可见,麝月是宝玉身边最后的一位侍婢,是送走春光最晚开的花朵,应了诗签上所说“开到荼縻花事了”。宝玉预感此签不祥,不愿使大家扫兴,所以在酒席上含糊搪塞过去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