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罕见反抗 中共极力淡化“政治诉求”

2011-06-08 00:30 作者: 张佑宇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张佑宇综合报导】从上月开始,中国内蒙古爆发近30年来罕见的大规模反抗活动,至今有近百位内蒙民众被逮捕,其中许多是学生。对此,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发表评论,称此次蒙族抗议不是政治示威,民众的部分要求与政府的施政方向并不矛盾。有评论指,这说明中共想竭力淡化这次抗议活动的民族性质。但外界观察多认为,这次抗议活动反映出蒙族人的深层不满,也再次证明了中共民族政策的失败。

总部设于美国的南蒙古人权讯息中心(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最新报告指,中国内蒙古从上月开始爆发激烈示威游行,至今最少有90位内蒙民众被逮捕,其中许多被逮捕的都还是学生。南蒙古人权资讯中心主任恩和巴图.托格朝周一(6日)对美国之音说,目前北京当局正展开大规模的秋后算帐。

据BBC中文网报导,从上周一(5月30日)开始,中共在内蒙首府呼和浩特和其他几个城镇部署了更多警力,同时收紧了互联网控制,严防持续多日的民众抗议升级。呼和浩特和赤峰的居民通过电话告诉记者,当地的互联网几乎无法登陆,或者网速极其缓慢。一些大学近乎封锁,大量武警把守大门。

中共淡化“政治性”,抗议活动显示其民族政策失败

对此,旅居纽约的资深民主理论研究者胡平在自由亚洲电台撰文指,内蒙一向被视为少数民族自治区的“模范”。事前很少有人想到在内蒙也会爆发抗议风潮。《环球时报》发表评论,说这次“蒙族民众的抗议不是政治示威,他们提出的部分要求是合理的,与政府的施 政方向并不矛盾”。这说明,当局想竭力淡化这次抗议活动的民族性质。只是外界观察者大都认为,这次抗议活动反映出蒙族民众的深层不满,是民族意识的一次公 开显示,因此显然是具有民族性质的。它再一次证明了中共民族政策的失败。

胡平分析,近年来内蒙经济发展快速,主要就靠对地下资源的疯狂开发。然而,这一方面迅速地造就了一批暴富的权贵,另一方面又造成了生态环境的急剧恶化。广大蒙族民众承受着环境破坏的沉重代价,其传统的生存方式遭到极大的威胁,却很少分享到经济发展的好处。这是此次爆发抗议的因素。

他认为,这次内蒙政府的做法是先安抚,再压制。可以想见,当局会在某些具体政策上做出一定的调整,给民众一些小恩小惠,但是绝不会容忍集会游行这类抗争方式,因中共最怕的就是人民享有言论、结社、集会和游行等基本人权。而由于中共封锁消息,外界无法得知那里的最新动态。他指,在这种情况下,外界更不能掉以轻心,需密切关注事态的后续进展。

中共上世纪对蒙族大屠杀后的一次大爆发

从小在内蒙呼和浩特长大、曾写过《自由在落日中》一书揭露中共上世纪60年代对蒙古人种族灭绝罪行的中国流亡作家袁红冰在接受希望之声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在上世纪那一次中共对蒙古人残酷的种族屠杀式大迫害中,许多蒙古族的优秀知识分子都死去了,蒙古民族文化因此受到致命摧残,所以也从那以后的几十年间所谓的“内蒙古自治区”都没有爆发象西藏地区和新疆地区那样的少数民族的反抗。

对此次蒙族的反抗活动,袁红冰和许多观察人士看法一致,就是在中共的所谓“改革开放”以来,在内蒙推行的一种不顾自然环境的经济发展模式。最典型特别是煤矿的开采,过程中并没有相应的环境保护措施,导致现在阴山山脉以北原来很多水草丰茂的草原都变成了沙漠。在生活最基本的依托、环境受到难以恢复的破坏这样的背景下,爆发了这次蒙古人民的反抗。

中共已成全民公敌

对于有说法认为,蒙古人这次的抗议不是要造反,也不是要推翻共产党,只是要求生活的基本权利。袁红冰认为,如今中共所造成的社会问题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程度,除了一小部分权贵阶层以外,各族人民或所谓的弱势群体,几乎没有一个不对中共抱愤怒态度,说现在人们不想推翻中共并不能代表人民的真实想法,只不过是中共在把国家恐怖主义发挥到极致的情况下,某些情况下人民是敢怒不敢言。

他认为此次蒙族抗议活动和西藏、新疆少数民族维护生存权的活动是互相呼应的。反抗活动说明了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就是中共暴政已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公敌,无论藏人,汉人,蒙古人,只要不摆脱中共统治,任何一个民族都不可能过上一个自由幸福的生活,甚至连生存权利都会受到日益严重的威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