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清的水 中国江湖之殇


中国长江流域的忧患已经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近来,北京的河流和广东的东江污染问题也被曝光,中国大地江河的命运,以及赖以为生的中国人民的健康,令人担忧。

北京市水务局今年5月最新资料显示,北京人均水资源量从多年前的不足300立方米,下降至近几年的100立方米左右,远低于国际公认的人均1000立方米的缺水警戒线。

北京河流的官方公布资料中,只有少数达到污染标准,然而,民间环保组织的调查数字却显示,北京城区超过八成河流受到污染,比官方公布的数字严重许多。

组织走河行动的北京“乐水行”活动发起人之一张俊峰表示,北京的一些河流发臭、有色,不必做水质检测就能知道污染严重。

张峻峰:“污染的发黑发臭不能作为农田灌溉这样水质,绝大部分是没法正常使用的,在周边人生存的话,可能长久以来对健康是有很大的威胁的,现在不光北京这样一个情况,中国所有城市都是这样一种状态。”

此外,中国第二大河流珠江的支流东江,从源头开始也已经被严重破坏及污染。

根据亚洲自由电台报导,东江的发源地江西寻鸟县在政府“为60万亩果树奋斗”的计划下,过度开发,过度砍伐山林;而大量的杀虫剂和化学品,在雨水的冲洗下流入东江,严重造成污染。当地居民透露,十年前, 东江水手掬起来就能喝,近七年来污染却越来越严重。

据说, 当地的有钱人都不喝东江水,买水来喝,县城里也开设了矿泉水、纯净水专卖店,只有贫穷的民众从河中打水喝。

中国国家环保部的《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中国环境总体形势十分严峻,长江、黄河、珠江、松花江、淮河、海河和辽河等七大水系全部都已经被污染。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指出,中国有9千万老百姓受水污染的威胁,2008年“绿色和平”工作人员走访南京化工园东面河沟旁的菜农,当时他们已经回答水不能用了。

菜农:“以前的水干净。”

绿色和平:“那现在的水呢?”

菜农:“现在的水不成了,很脏。”“对面下来的水,菜全都死。”

除了严重的污染问题,中国江河湖泊也因为中共滥建水坝而面临枯竭的厄运。众所周知,长江三峡是中国河流过度开发、负荷失衡最恶劣的例子。三峡水坝不但令长江水位超低,如同一条水沟,也导致下游如湖北、湖南、江西、江苏等地降水量锐减达五成以上。许多湖泊见底,其中洞庭湖水体面积为10年来最少,而鄱阳湖水位跌破历史同期最低。

据统计,中国在近20年发生过14次大旱,10次是在三峡大坝动工以后。而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水沙科学与水利水电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王光谦坦承,三峡工程建成后,地震增加了很多,最大震级是6.4级。

中共藐视自然的斗争哲学,以及“全民拼经济”的过度开发,已经给中国神州造成毁灭性的破坏,中华民族的子子孙孙都可能活在无水、缺水、毒水的忧患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