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增城事件 “讨说法”恐越演越烈(图)

2011-06-16 00:44 作者: 张佑宇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广州新塘事件 警车城管车、村府被烧
广州新塘事件 民众在事发地所属派出所外等待说法

【看中国记者张佑宇综合报导】四川民工在潮州、增城的连日示威活动,引发中国当局高度戒备,派出逾万军警进驻镇压。有媒体评论指,潮州、增城骚乱,是民工被迫向当局“讨说法”的手段。但目前为止当局处理方法仍一如旧贯,包括打压、封锁、整治民工,而不是对那些官商勾结下的无良老板、无良治安队下工夫。未来,人民向当局“讨说法”的行动恐怕越来越激进、规模越来越大。

逾万军警进驻 实际状况未明

据法广报导,为镇压广州增城新塘镇的连续三晚骚乱,中国政府派出逾万名军警进驻,14日早上市面大致回复平静。但有网民号召外来工转以罢工瘫痪新塘这个“牛仔裤之都”的经济,显见情势依然紧张。另外,有网上消息指,部分人士会转战增城周边大型小区,例如凤凰城等。

面对网上号召各地四川民工前往新塘镇声援,甚至不惜制造爆炸袭击,中国当局高度戒备,在新塘的主要街道和重要建筑物派驻重兵把守,除截查车辆外,更在黄昏前出动逾千名全副武装的武警和防暴警在街头列队步操。

法广报导说,但实际状况自当局12日早宣称情况受控和拘捕25人后,未再公布消息,而网上和香港媒体传言被拘捕的人数,由150至1,000人不等;并指有5人死亡,逾百人受伤。

中国高院称“仇视国家”将从严重判

对于连日来的民众示威活动,《法制日报》周一(6月13日)报导说,中国高院副院长张军在法院系统贯彻刑法修正案(八)的研讨会上称,对“极端仇视国家和社会”的犯罪分子坚决重判。

张军说,要根据刑法规定,“对危害国家安全、恐怖组织犯罪、黑帮犯罪等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犯罪分子,尤其对于极端仇视国家和社会,以不特定人为侵害对象、所犯罪行特别严重的犯罪分子,该依法重判的坚决重判,该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决不手软。”

对此,有网民表示,“仇视国家和社会”是种抽象概念,据此定罪困难,高院副院长说词实在令人不解。

BBC中文网13日报导援引中国法律事务专家金小鹏的看法指,张军是在法官们所熟悉的语境用同行熟悉的语言,表达了一种政策导向,而通过媒体公布这个讲话,传达威慑作用讯号。但从具体列出的应重判类罪行看,比如危害国家安全罪本身就是个“很大的筐”;另外,以言获罪,也有可能被解释为可重判类罪行。

何不对引发百姓愤懑的贪官污吏“威慑”?

BBC报导说,网民抨击的焦点集中在“极端仇视国家和社会”罪行,涵盖面可以极广,却看不出对仗势欺人、引发和激化百姓愤懑的贪官污吏有什么威慑力。也有网民指出,官逼民反,为什么强调重判时不问问自己,百姓为什么要走极端?

中国社会矛盾近年来出现激化现象,而民众抗议方式也有暴力化迹象,比如江西抚州最近发生的一起针对政府大楼的自杀式炸弹攻击案,作案者据报多年投诉住房被强拆无果,最后走了极端。

而这些矛盾根源,来自官方的贪污腐败严重,导致民众许多基本权利利益被随意剥夺。照张军说法,如果把贪污腐败和渎职归入可重判类罪行,是否能在一定程度上舒缓民间的不满和社会矛盾呢?金小鹏说,如何惩治贪官污吏已经成为当局“非常敏感”的问题。BBC报导评论,中国目前官场贪腐已经不是个别而是普遍现象,所以如何惩治就成了个巨大难题。

民工主要是冲击政府机构,向政府讨说法

对于连日来的大规模民众示威,苹果日报“尽论中国”评论,四川民工在潮州、增城的骚乱,主要是官民冲突,并非所谓的种族冲突、省籍冲突。民工主要是冲击政府机构,向政府讨说法,当地居民难免受拖累,但如果刻意渲染民工与当地居民的冲突,未免有帮当局转移视线之嫌疑。

从2008年北京市民杨佳连刺11名公安及保安,被制服后在解释行凶动机时第一句话是:“有些委屈如果要一辈子背在身上,那我宁愿犯法。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此后,向当局讨说法的暴力行为越来越多。江西市民钱明奇被侵吞征地赔偿款,上访近10年无果,于上月策动连环爆炸案。

苹果日报评论并说,潮州、增城骚乱,是民工被迫向当局讨说法的手段。骚乱主因是民工追讨欠薪反而被斩、治安队滥收保护费。当局不能及时给个说法,或者给了说法又无法取信于民,随时都会引爆民怨。只不过,相比于向当局讨说法的杨佳、钱明奇的“独行侠”作风,四川民工已具备一定的组织性。潮州的四川同乡会,被当局指为六六打砸烧事件的“挑头人”;四川民工能从周边城市赶赴增城声援,可能也有同乡会在发挥作用。广东当局如果不针对民工的不满,在整治无良老板、无良治安队下工夫,反而追究四川同乡会的责任,民工讨说法的行动恐怕会越来越激进、规模越来越大。

当局依旧不给人民“说法” “讨说法”恐越演越烈

据法广14日报导,到目前为止,广东省的处理方法仍是一如旧贯,包括采取打压而非疏导、封锁消息而非公开对话,以致由12日起,严禁播报有关骚乱的非官方消息,网上讨论亦很快被删除,只有短片网站尚可在13日找到一些由网民上载的片段,管窥冲突的严重性。至于主事的广州市长万庆良,13日他对外称,事件是一起聚众滋事事件,网上造谣令事件恶化。

许多人在问,中共当局到底何时能真正给人民一个“说法”;也越来越多民众在网络言论上表示:“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再下去,中国社会“讨说法”的民众恐怕越来越多。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