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则泯同志讣告



中国魔党中央委员会、中央军事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沉痛宣告:中共魔教前教主、狂妄的嗜血如命的吸血鬼、杀人狂、卖国贼、剥夺全国上亿百姓信仰的始作俑者、久经考验的一代无赖、戏子、大贪污犯“僵则泯”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1年7月6日×时×分在北京翘了辫子,终年84岁。

生于1926年的僵则泯,从襁褓到大学,一直在身为汉奸的父亲江世俊的供养下成长。中共掌权后,为撇清自己不光彩的出身,僵则泯不认亲爹,声称自己早已过继给了六叔、中共党员江上青。然事实证明,这只是其个人杜撰,没有任何史料可以证实。

不过,僵则泯凭借着“烈士”后代的身份,巴结上了江上青的战友汪道涵,在汪道涵的扶植下,一步步走上了仕途。1955年在派往莫斯科学习期间,被苏联克格勃发现其曾充当日伪汉奸的历史,遂通过间谍克拉娃之色诱,将僵则泯发展为远东局特务。为了掩盖这段历史,当政后的僵则泯与俄罗斯,在1999年心照不宣地签署了出卖中国100多万平方公里肥沃土地的条约。僵则泯由此成为中国的千古罪人!

1956年从苏联回国后的僵则泯,在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平步青云,期间夫人王冶坪因不满其心有他属,遂上演了红杏出墙之闹剧,成为当年一汽轰动一时的绯闻。

丢了颜面的僵则泯再次求助汪道涵,调回了上海,官运继续亨通。1985年任上海市市长,1986年任上海市市委书记。在1989年学生运动中, 僵则泯在上海大搞恐怖镇压,赢得了邓小平欢心,自此上位,成为魔党总书记、军委主席。

僵则泯在位前期,尚慑于邓小平之余威,不敢造次;但待其去见教主马克思后,僵则泯则自我意识空前膨胀、盲目自大,不仅在国际上吹拉弹唱、尽情表演,以显示我泱泱大国“领袖”之戏子范儿,而且纵容全体官员贪大求洋、花天酒地、吃喝嫖赌、肆意攫取财富,对于那些谄媚之小人尤为青睐。其当政期间,在“三个呆婊”思想的指引下,给中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灾难,并使中国的经济、政治、道德、生态方方面面充满了危机。

1999年7月,僵则泯看到一群良善百姓对其师父如此尊崇,妒火中烧,疯狂至极,遂动用举国之力,悍然发动了镇压运动。中华大地,阴风四起,狼哭鬼嚎,确证几千无辜百姓冤死,数十万乃至百万普通百姓被关押。人间新一轮惨剧在上演,天地亦与之同悲。

可惜,一切并未如僵则泯所愿。由于坏事做绝,僵则泯不仅四面楚歌,被告上多国法庭,而且亦开始遭受天谴,具体表现是心浮气躁、内湿外热、内分泌紊乱、怕见黄色……御医百般调制,却少见成效,反而旧病未去又添新病。心惊胆颤的僵则泯只好四处上庙烧香,并在家中偷偷抄写地藏王经。如此这般,虽几次让其“死去活来”,但病情还是一日恶化一日,不但肌肉剧烈萎缩、小便失禁,而且行走不便,直至近日脑干死亡,呜呼哀哉!

今天设在八宝山公墓的灵堂庄严肃穆,哀乐齐鸣。灵堂的正上方悬挂着“沉痛悼念僵则泯”的横幅,下方是各党政军警等敬献的花圈。僵则泯同志躺在翠绿的松柏丛之中,身上盖着鲜血染成的大旗,闭上了贪婪、恐惧的双眼。僵则泯先前贪污腐败、残害百姓、出卖国土的图片和先进事迹、教训被摆放在灵堂的显耀位置,供各界声讨。

僵则泯同志终于去见马克思了,安息吧!

                                 僵则泯治丧委员会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

  • 标签 关键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