罄竹难书的超级罪恶 —“文革”(组图)


wenge

毛发动“文革”的初衷是对在劳民伤财的所谓“大跃进”年代中反对过他的人进行政治报复。首当其冲的就是刘少奇——刘少奇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对大饥荒的评价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一贯专横跋扈、刚愎自用、言而无信的毛从此对刘少奇怀恨在心。

1966年8月18日毛首次接见“红卫兵”时,当时中共东北局书记宋任穷的女儿宋彬彬去给毛献花。毛问其姓名,回答:“我叫宋彬彬”。毛又问清是“文质彬彬”的“彬”后,说:文质彬彬不好“要武吗!”宋彬彬立即改叫“宋要武”。并传达毛的最新指示精神。随之而生的正是全国一片打、砸、抢之风,草荐人命之风。上自刘少奇、彭德怀下至普通干部群众、名人、知识分子、无数人死于非命。农村中“四类分子”从老人到幼儿整村整乡屠杀的一个不留的大有人在。

毛把大批的纯洁的中学生变成杀人小魔鬼,他们以杀人取乐,根本不管被打的人姓甚名谁,只要有人说这人是牛鬼蛇神就够了,用皮带、棍棒、铁器打死。据宋彬彬的班主任老师回忆:她(宋彬彬)刚十五岁时,手里提着一根浑圆的鞭子,已经被血渍浸成乌黑色,说话还那么悠闲自在,哪里象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当时他们占据了王府井旁的一座天主教堂,每天先到警察派出所问“谁是资产阶级?”然后根据提名把这些人带入教堂,一带就是一家人。立即被“红卫兵”分光,三个红卫兵揪一个,先将人推倒,有人喊“一、二、三”同时动手,皮鞭、棍棒齐下,有专人拿着秒表计时,打死人用的时间最少的是“冠军”。

wenge

令人震惊的是获冠军最多的竟然是宋彬彬等几个女生。宋彬彬是我平时喜欢的女孩子,她腼腆、娇小、作业认真、字体清秀、考试成绩在班里数一数二。而现在她竟然能用皮鞭连续“作业”创造出许多杀人“冠军”,连男生都自叹不如,毛泽东之“神力”确非虚传。在崇文门,一个地主婆竟被一壶壶开水(强制附近居民提供)活活烫死;在东四,一个中学生被胁迫用哑铃砸碎奄奄待毙的资本家父亲的脑袋,本人也因精神崩溃而成为疯人,这所有的一切只是沧海一粟而已。对此“解放军报”(其负责人是毛的女儿李纳)发表评论,说红卫兵的革命行动“好的很!绝非糟的很!”

接着是学生斗老师,学生整学生。紧接着又是来自中央的“除四旧、立四新”,“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号召,打、砸、抢、杀的烈火燃遍全国:大批的国家珍贵的文物、古迹惨遭砸毁;大批的所谓牛鬼蛇神被抄家、戴高帽子游街、被打、被杀。后来又推翻当地的政权机构实行夺权,成立“革命委员会”。无数人被当成“走资派”而打倒,并受到残酷的人身虐待,被迫害致死。

随后,全国各地又成立了无数个派系的“造反派”和“保皇派”,他们唱着毛的“造反有理”的语录歌,喊着毛的诗词“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口号,“为保卫毛主席”相互攻击,相互仇杀。毛对于“文革”中大批杀人不仅提供意识形态的合法性,而且命令军队“武装支持左派”,使军队向民众开枪。毛还命令军队发枪给一派组织,使其放手对另一派实施武装攻击。也迫使另一派从别的部队和军工厂、弹药库搞到枪支弹药,以杀人对杀人。双方甚至动用坦克大炮机关枪,制造了多起骇人听闻的大屠杀。

wenge

对此,毛轻松的、甚至兴高采烈的称之为“全面内战而干杯!”。“十年浩劫”在并非外族入侵的情况下,发生多起大屠杀,这无疑是民族的耻辱与悲哀。而许多国人对此竟丧失理智地竞相参与,这更是民族的耻辱与悲哀!“文革”中发生的残酷杀戮并非“文革”失控的产物,如果没有意识形态和心理上的支撑,没有物质条件,没有制度的保证是决不可能的。

毛“极端”的意识形态的特征之一就是“漠视生命”。毛反复的说,包括在莫斯科共产党、工人党大会上说:“核战争并不可怕,全世界20几亿人,死掉一半,埋葬资本主义,剩下一个社会主义世界有什么不好?”

毛把“文革”说成是改朝换代的政治大革-命,而他上一次领导的革-命是用三千万人的生命换来的政权。毛-对于成千上万的死人毫不惧怕,就象他搞的“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人而不为所动一样。相应的,受毛鼓惑的“文革”的积极支持者和追随者也不会在鲜血和尸体面前却步。后来据不完全估算“十年浩劫”造成的非正常死亡至少在二百万以上。“文革”就是一场法西斯浩劫,不但毁灭了多少无辜的生命,更毁坏了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毁灭了人的良知,把人变成鬼!

为什么这些青年红卫兵会是这样残暴,无法无天呢?上海一位大学红卫兵领袖描述了这一代红卫兵成长的心态:“我们是在‘颂歌’与‘战歌’交响回荡的噪音里长大的,唱着‘毛主席是大救星’、喊着;‘毛主席万岁!’学的是‘三面红旗迎风飘扬’、听的是‘台湾同胞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所以即使在困难时期饿得膝盖发虚,我们也充满幸福感,穿着打补丁的裤子照样扭秧歌。

同时反右斗争、大跃进、蒋介石反攻大陆、反修斗争、反右倾……我们稚嫩的神经不断绷紧被叩击。盲目地偶像崇拜,虚浮的理想主义,亢奋的斗争激情,浸红了我们的骨髓,也使这一代人最少自由意识,最缺个性光彩,最易成为被驱使的工具”。这就是一代人的真实写照。最可悲的是当年的红卫兵已经成为或者曾经成为好多部门、领域的权威、领导者、决策者,当年的灾难制造者,已经形成了即定的工作模式和工作方法,他们掌握着知情权、话语权和最终决定权。当今社会发生的许多怪现象难道与当年发生的故事是无遇的巧合?他们的所做所为也必然影响着其继任者!四十年无祭,四十年无思,四十年无耻,真正知祭、知思、知耻,或许我们还要期待四十年……。

“文革”十年浩劫,百年难以消除!这场亘古未有的民族大劫难导致了人与人之间的敌视与不和——人性沦为兽性;善良让位于残暴;邪恶取代了良知……它伤害了一个民族的灵魂!撼动一个民族的良知基础!扭曲了一个民族的健康心态!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