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惧怕的来了 新的一页即将翻开(图)

2011-08-10 23:15 作者: 杨蓉真
手机版 正体 3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大陆某地街头的退党标语

【看中国记者杨蓉真采访报导】美东时间2011年8月7日16时,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举办了庆祝一亿人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活动。至截稿前三退人数已经达到100,183,472人。

作为世界大国独裁政权的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长达60多年,一直以来备受关注的是其人权问题。自2004年开始展开的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运动,累积至今日退出的人数已经超过一亿人。这个数字,对中共而言,将牵涉到它的统治地位;对中国人而言,则无疑是另一种政治体制即将在未来展开。

退党是精神上的觉醒

对此一具有划时代意义、关乎中国老百姓的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活动,国内的民众又是如何面对的。受访者对《看中国》记者表示这是一个“精神觉醒的运动”,同时是一场心理战,也是促进中共灭亡的过程。“现在已经一亿人三退了,这是非常好的事情,因为说明了这个共产党的敌人是越来越多,当它的敌人占了绝大多数的时候,它肯定就只有灭亡这一条路。”自由作家李晧辰说。

新疆的张先生表示:退党对个人起的最大作用是──精神上的觉醒。一个人从小到大受到的都是法西斯似的宣传教育,那些很邪恶的、没有人性的思想在头脑里根深蒂固。一个人与中共决裂、退出共产党了,反应了一个人从思想上的觉醒,等于精神上获得了二次生命。

张先生透露自己是在看了《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两本书后,反思自己长期以来受的宣传教育,精神上震撼很大,紧接着就退了。所谓的震撼是完全颠覆了自己的世界观,以前灌输的马列主义,后来认识到它的邪恶,然后重新认识历史、认识世界。

他说:“在看了书之后认识到中共和中华民族是完全对立的,以前长期被中共教育,混淆这两个概念,后来彻底认清了,这是完全对立的东西。”他进一步强调,整个改变过程其时间不到一个月,他说:“一接触后思想上很震撼,然后经过自己的反思,很快的思想上有彻底的变化。整个过程不到一个月。”但他认为他的转变还不算快。他说:“我的转变不算猛。我在国内一些QQ群里,有人第一天翻墙,在外面看了一个通霄,隔天上网的时候说自己已经热血沸腾了,明天就起义吧。”

内蒙古维权人士王勇:一亿人退党还是少了,但这是一种大的趋势。当然总体来看,人们对一党独裁的统治就是不看好,但很多人迫于生活,不能大胆的直接站出来。

三退是暗流涌动的行动

虽然三退人数已经超过一亿,但在国内并非是一个大张旗鼓的公开活动,多数人是在私底下谈论。胡军表示:现在很多人不能公开站出来说自己退党了,很主要一个原因是怕影响到生存,丢饭碗,所以就私下讲。而且,退了的人也都会去告诉亲朋好友有关退党的事,动员他们去退。

湖南李先生:我会告诉身旁的人去退党,因为退一个,就少一个在那个邪恶圈子的人。我也接到过电话劝人三退的,亲朋好友中也都知道。

杭州张先生:不久前我去旅游,还跟同室的人谈退党。对方告诉我说他的思想受到极大的冲击,因为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敢去想这方面的事,只是让自己忙着赚钱。

新疆张先生:目前国内三退的渠道很多,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传光盘、传小册子,劝人退,手机上也经常接到电话劝退党。私下里谈论退党的还是很多的,大家会谈论关于退党退了多少人。我自己听到,也会跟别人谈,像是在饭店吃饭,或者在商场逛街,谈论的都不少。

王勇:我们跟周围的老百姓也讲三退。推动三退的过程是一个影响人思想的过程,像是一些小册子、写有三退的纸币,透过这个,原本不知道的人,透过这个就了解了。

东北王先生:我接到过一张印有宣传三退的纸币,本来想自己留着做纪念,后来想想,还是把它花掉,让它流通,这样就有更多人可以看到。所以立即就把它花了,商店的人看到了上面的字,也对我笑了笑。

中共不敢回应三退

由于三退体现的是民众对这个政权的否定,因此中共从未正面回应。李晧辰说:中共不敢正面回应退党的事,但对它可以说极其重视。就我的观察他有几个措施:第一、坚决不去直接回应退党的情况,虽然表面上不回应,但它用另一种方法回应,像是宣传90岁的老太太都举手入党。第二、你这边退,他没办法,他就在青年人当中,强制他们入党,不入党很多工作就不分配给你,其实入了党也不一定分配。就是利用大学生找工作的心情,胁迫你;第三、加大宣传共产党过去的所谓事迹,像是《建党伟业》、《建国大业》这些都是它的一些措施。由此可见,退党的风潮对中共来说是极其严重的一件事情,他不能不有所动作,但有动作又不能说出来,只能在背后悄悄的去干,所以就形成一个对抗。

新疆张先生表示,有些人会认为退党人数不过是一个数字,但我会告诉他:这虽然是一个数字,但这个数字背面有些东西,我们切切实实感受到。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党员是一个人的政治生命,要是把他永久开除出党,比取他的生命还要严重;但现在很多人都公开站出来退出中共,和他决裂,这是实实在在的变化。中共三代党魁,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毛泽东死的时候,全国人民觉得天要塌下来一样;邓小平死的时候,反应就小多了;到江泽民死的时候,全国一片欢腾。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变化,如果反应到退党的数字上,就很能说明问题。

时评家紫烟表示,中共对三退的恐惧其实来自于推动它的人。李晧辰呼应紫烟的看法:这不无道理,比如,三退如果是访民提出来的,力量很分散;如果是维权或民运人士,也不会引起中共多大的惧怕,因为民运这一块,他已经摸清楚了有多少人,力量有多大,也不过就是几万人,这不过是一个极其小的数目,而且他知道民运的力量有限。

李晧辰进一步指出,为什么怕法轮功,因为当时中共宣称“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然而法轮功不但没被打压下去,反而声势浩大。此外,在中共看来,法轮功的动员力惊人,一条信息下来,动的不是一两个人,几百个人,一动都是好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而且他摸不清是哪些人在动。如果是访民或民运,短时间内就可以查清楚是谁在主导,但是法轮功他查不清楚。尽管抓了很多,也压制了很多,但是法轮功究竟有多少人,他根本没有一个底。法轮功在传九评促三退,中共根本摸不清楚是谁在做,找不到对象。所以他对这个确实是很惧怕的。

退党是共产党员的后路

胡军认为,退党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大家好像都没有看到这些人退党,等到规模大到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实现民主了。但是人们总是不愿意相信积累的过程。中国人总是说我不信,什么是你信或你不信?还是回过去一个东西:你信不信,反正我信。

他认为这样的积累也可以从体制内看到,他说:“我在监狱的时候,哪怕他们警察也好,人多的时候他不说,但没人的时候他就会说:共产党就是那么回事情,说不清楚道不明白,我们处这么长时间,你也了解,我们就是吃这碗饭的,共产党这球东西,就那么点事,没法说,我们也是混一天是一天。”

李晧辰表示:共产党干部也有一定数量的人已经三退了,那些人为什么退党,他们对共产党的本质、现状和将来,认识得非常清楚,因为本身就在其中,退党实际上就是给自己留后路,当共产党某天垮台的时候,要追究罪刑的时候,肯定要涉及到具体执行命令的人,那时候他们就可以拿出退党的证明,说自己已经退过党了。这一点上起码会减轻他们过去所做的恶行当中的一部份。这就像他们的出国护照一样,搞个几本放家里,就是留后路。退党证明书也就和护照的作用是一样的。所以是至关重要的。

克服恐惧成为突破包围的马

虽然退党目前还是很多人的禁忌,新疆张先生认为:退党是中共严厉封锁的,在网上的有关言论会被网管、网警删去,发帖的人也会被国保、特务找上门,所以大家在网上尽量不谈。对此胡军表示:如果我们总是回避的话,永远不会突破。就是需要勇于突破,之后就会有更多的人跟上。

他比喻说:“小时候去抓草原上跑的那个马群,我们也就三、四个10几岁的娃娃,围着马群。你要慢慢的围,把牠们围到一个圈子里,这样可以围成。但是如果这个马群里有一匹马从你的包围圈里冲出去,那么你就无法控制这个马群。这个马群就会一个跟一个,一个跟一个冲开了。”

在他看来中国人那么大的数量,为什么会被中共死死的控制,就是因为有恐惧。他说:“现在我们中国人就是那个马,在抓马的时候,我们就几个人,非常弱的。但马对人好像有一种无形的恐惧感,牠会顺着你,但牠完全可以突破,却无突破的意识。在威胁还没有达到那一步的时候,牠就无意识。一但牠意识到危险降临,当一匹马冲出去,跟着后面的马群一下子就奔出去了。你想那个马群奔跑的气势,旁边的人就吓坏了。”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