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懼怕的來了 新的一頁即將翻開(圖)

2011-08-10 23:15 作者: 楊蓉真
手機版 简体 3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大陸某地街頭的退黨標語

【看中國記者楊蓉真採訪報導】美東時間2011年8月7日16時,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舉辦了慶祝一億人退出中國共產黨的活動。至截稿前三退人數已經達到100,183,472人。

作為世界大國獨裁政權的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長達60多年,一直以來備受關注的是其人權問題。自2004年開始展開的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運動,累積至今日退出的人數已經超過一億人。這個數字,對中共而言,將牽涉到它的統治地位;對中國人而言,則無疑是另一種政治體制即將在未來展開。

退黨是精神上的覺醒

對此一具有劃時代意義、關乎中國老百姓的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活動,國內的民眾又是如何面對的。受訪者對《看中國》記者表示這是一個「精神覺醒的運動」,同時是一場心理戰,也是促進中共滅亡的過程。「現在已經一億人三退了,這是非常好的事情,因為說明瞭這個共產黨的敵人是越來越多,當它的敵人佔了絕大多數的時候,它肯定就只有滅亡這一條路。」自由作家李晧辰說。

新疆的張先生表示:退黨對個人起的最大作用是──精神上的覺醒。一個人從小到大受到的都是法西斯似的宣傳教育,那些很邪惡的、沒有人性的思想在頭腦里根深蒂固。一個人與中共決裂、退出共產黨了,反應了一個人從思想上的覺醒,等於精神上獲得了二次生命。

張先生透露自己是在看了《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兩本書後,反思自己長期以來受的宣傳教育,精神上震撼很大,緊接著就退了。所謂的震撼是完全顛覆了自己的世界觀,以前灌輸的馬列主義,後來認識到它的邪惡,然後重新認識歷史、認識世界。

他說:「在看了書之後認識到中共和中華民族是完全對立的,以前長期被中共教育,混淆這兩個概念,後來徹底認清了,這是完全對立的東西。」他進一步強調,整個改變過程其時間不到一個月,他說:「一接觸後思想上很震撼,然後經過自己的反思,很快的思想上有徹底的變化。整個過程不到一個月。」但他認為他的轉變還不算快。他說:「我的轉變不算猛。我在國內一些QQ群裡,有人第一天翻牆,在外面看了一個通霄,隔天上網的時候說自己已經熱血沸騰了,明天就起義吧。」

內蒙古維權人士王勇:一億人退黨還是少了,但這是一種大的趨勢。當然總體來看,人們對一黨獨裁的統治就是不看好,但很多人迫於生活,不能大膽的直接站出來。

三退是暗流湧動的行動

雖然三退人數已經超過一億,但在國內並非是一個大張旗鼓的公開活動,多數人是在私底下談論。胡軍表示:現在很多人不能公開站出來說自己退黨了,很主要一個原因是怕影響到生存,丟飯碗,所以就私下講。而且,退了的人也都會去告訴親朋好友有關退黨的事,動員他們去退。

湖南李先生:我會告訴身旁的人去退黨,因為退一個,就少一個在那個邪惡圈子的人。我也接到過電話勸人三退的,親朋好友中也都知道。

杭州張先生:不久前我去旅遊,還跟同室的人談退黨。對方告訴我說他的思想受到極大的衝擊,因為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敢去想這方面的事,只是讓自己忙著賺錢。

新疆張先生:目前國內三退的渠道很多,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傳光碟、傳小冊子,勸人退,手機上也經常接到電話勸退黨。私下裡談論退黨的還是很多的,大家會談論關於退黨退了多少人。我自己聽到,也會跟別人談,像是在飯店吃飯,或者在商場逛街,談論的都不少。

王勇:我們跟周圍的老百姓也講三退。推動三退的過程是一個影響人思想的過程,像是一些小冊子、寫有三退的紙幣,透過這個,原本不知道的人,透過這個就瞭解了。

東北王先生:我接到過一張印有宣傳三退的紙幣,本來想自己留著做紀念,後來想想,還是把它花掉,讓它流通,這樣就有更多人可以看到。所以立即就把它花了,商店的人看到了上面的字,也對我笑了笑。

中共不敢回應三退

由於三退體現的是民眾對這個政權的否定,因此中共從未正面回應。李晧辰說:中共不敢正面回應退黨的事,但對它可以說極其重視。就我的觀察他有幾個措施:第一、堅決不去直接回應退黨的情況,雖然表面上不回應,但它用另一種方法回應,像是宣傳90歲的老太太都舉手入黨。第二、你這邊退,他沒辦法,他就在青年人當中,強制他們入黨,不入黨很多工作就不分配給你,其實入了黨也不一定分配。就是利用大學生找工作的心情,脅迫你;第三、加大宣傳共產黨過去的所謂事跡,像是《建黨偉業》、《建國大業》這些都是它的一些措施。由此可見,退黨的風潮對中共來說是極其嚴重的一件事情,他不能不有所動作,但有動作又不能說出來,只能在背後悄悄的去幹,所以就形成一個對抗。

新疆張先生表示,有些人會認為退黨人數不過是一個數字,但我會告訴他:這雖然是一個數字,但這個數字背面有些東西,我們切切實實感受到。六、七十年代的時候,黨員是一個人的政治生命,要是把他永久開除出黨,比取他的生命還要嚴重;但現在很多人都公開站出來退出中共,和他決裂,這是實實在在的變化。中共三代黨魁,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毛澤東死的時候,全國人民覺得天要塌下來一樣;鄧小平死的時候,反應就小多了;到江澤民死的時候,全國一片歡騰。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的變化,如果反應到退黨的數字上,就很能說明問題。

時評家紫煙表示,中共對三退的恐懼其實來自於推動它的人。李晧辰呼應紫煙的看法:這不無道理,比如,三退如果是訪民提出來的,力量很分散;如果是維權或民運人士,也不會引起中共多大的懼怕,因為民運這一塊,他已經摸清楚了有多少人,力量有多大,也不過就是幾萬人,這不過是一個極其小的數目,而且他知道民運的力量有限。

李晧辰進一步指出,為什麼怕法輪功,因為當時中共宣稱「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然而法輪功不但沒被打壓下去,反而聲勢浩大。此外,在中共看來,法輪功的動員力驚人,一條信息下來,動的不是一兩個人,幾百個人,一動都是好幾萬人,甚至幾十萬人,而且他摸不清是哪些人在動。如果是訪民或民運,短時間內就可以查清楚是誰在主導,但是法輪功他查不清楚。儘管抓了很多,也壓制了很多,但是法輪功究竟有多少人,他根本沒有一個底。法輪功在傳九評促三退,中共根本摸不清楚是誰在做,找不到對象。所以他對這個確實是很懼怕的。

退黨是共產黨員的後路

胡軍認為,退黨是一個積累的過程,大家好像都沒有看到這些人退黨,等到規模大到被發現的時候,已經實現民主了。但是人們總是不願意相信積累的過程。中國人總是說我不信,什麼是你信或你不信?還是回過去一個東西:你信不信,反正我信。

他認為這樣的積累也可以從體制內看到,他說:「我在監獄的時候,哪怕他們警察也好,人多的時候他不說,但沒人的時候他就會說:共產黨就是那麼回事情,說不清楚道不明白,我們處這麼長時間,你也瞭解,我們就是吃這碗飯的,共產黨這球東西,就那麼點事,沒法說,我們也是混一天是一天。」

李晧辰表示:共產黨幹部也有一定數量的人已經三退了,那些人為什麼退黨,他們對共產黨的本質、現狀和將來,認識得非常清楚,因為本身就在其中,退黨實際上就是給自己留後路,當共產黨某天垮臺的時候,要追究罪刑的時候,肯定要涉及到具體執行命令的人,那時候他們就可以拿出退黨的證明,說自己已經退過黨了。這一點上起碼會減輕他們過去所做的惡行當中的一部分。這就像他們的出國護照一樣,搞個幾本放家裡,就是留後路。退黨證明書也就和護照的作用是一樣的。所以是至關重要的。

克服恐懼成為突破包圍的馬

雖然退黨目前還是很多人的禁忌,新疆張先生認為:退黨是中共嚴厲封鎖的,在網上的有關言論會被網管、網警刪去,發帖的人也會被國保、特務找上門,所以大家在網上盡量不談。對此胡軍表示:如果我們總是迴避的話,永遠不會突破。就是需要勇於突破,之後就會有更多的人跟上。

他比喻說:「小時候去抓草原上跑的那個馬群,我們也就三、四個10幾歲的娃娃,圍著馬群。你要慢慢的圍,把牠們圍到一個圈子裡,這樣可以圍成。但是如果這個馬群裡有一匹馬從你的包圍圈裡衝出去,那麼你就無法控制這個馬群。這個馬群就會一個跟一個,一個跟一個衝開了。」

在他看來中國人那麼大的數量,為什麼會被中共死死的控制,就是因為有恐懼。他說:「現在我們中國人就是那個馬,在抓馬的時候,我們就幾個人,非常弱的。但馬對人好像有一種無形的恐懼感,牠會順著你,但牠完全可以突破,卻無突破的意識。在威脅還沒有達到那一步的時候,牠就無意識。一但牠意識到危險降臨,當一匹馬衝出去,跟著後面的馬群一下子就奔出去了。你想那個馬群奔跑的氣勢,旁邊的人就嚇壞了。」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