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普利策奖得奖记者伊恩•约翰逊谈中国


【看中国记者李静慧编译】以下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历史学教授Jeffrey Wasserstrom(中文名:华志坚)发表在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网站文章的译文。原文标题:“与普利策奖得奖记者伊恩•约翰逊的简短问答”(A Quick Q & A on China With Pulitzer Prize Winning Journalist Ian Johnson)

最近,我和伊恩•约翰逊通过电邮联系,我们是老朋友,有时也一起合著文章。我问了他一些问题,觉得他应该知道答案,因为他是即将成立的进行当代中国研究的亚洲协会小组的一员。下面是他的回答:
 
华志坚:今年可谓是中国巨变的一年,从薄熙来倒台引发的高层政治(内斗)到被监视居住的陈光诚的逃出,再到以驱逐陈嘉韵(Melissa Chen)为代表的对外国记者的责难。包括其它的突发事件在内,哪一件对你来说最出乎意料?
 
伊恩•约翰逊:我想薄熙来事件最令人吃惊。处在政局上关键的一年,通常是会发生一些突发事件,但我们从未见有过像这样的一出戏,一个政治局委员的丑事被这么公开的抖露出来。我之前就认为薄熙来晋升到政治局常委的机会不大,所以我们也没必要对他的失势大惊小怪。但他的生活如此奢靡是令人吃惊的。我想我们也可以假设他不是个害群之马,而是中共高层一个典型的缩影,这一丑闻给了我们一个透视这些(中国问题)的窗口。
 
华志坚:你在中国呆过三段时间(1980年时作为学生,后来两次是记者),每个阶段都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后再回去,你认为哪些东西是他们长期没有改变的,什么东西是需要调整的 - 甚至会造成文化冲击?
 
伊恩•约翰逊:说到没有改变的,那就是,外面的人总是猜测(中共政权)持续不下去了。或者说,它在一个十字路口、一个转折点,或在危机中。我不得不去适应的一个事实是,总有一天,这些猜测将是正确的。
 
华志坚:你将在6月21日加入的那个小组是亚洲协会和纽约书评联合创建的,您写过很多我认为很有力度的作品,无论在博客还是出版刊物上。我很想知道哪一篇是你觉得最好的,最重要或者是最有趣的文章?
 
伊恩•约翰逊:我最喜欢的一篇是在一个山洞里打坐。我参加了一周的气功班,结果就像80年代和90年代气功热被复兴了一样。这真是令人兴奋的经历,纽约书评喜欢这种不落俗套的文章,太好了。
 
华志坚:早在2004年,我为波士顿评论写一篇文章,我随意想了一个问题,如果我有机会推荐两本关于中国的书给当时的总统乔治•布什的话,其中一本我会选择你写的《野草》:现代中国变迁的三个故事。如果你有几分钟时间可以专访奥巴马,在他下次访问中国前,你会推荐哪两本书给他看呢?
 
伊恩•约翰逊:哦,如果他可以等几个月,我正在写一本书可能会比较合适,叫《中国人的性格》。里面介绍了各种各样的中国人。我认为这是认识中国的一个独特视角,了解个人。我们通常笼统看这13亿人。这本书把每个个体生活化了。
 
华志坚:最后一个问题,北京的空气真的很糟糕吗?
 
伊恩•约翰逊:这么说吧,当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我有一头浓密的头发,体重比现在少20磅。我想我已经回答了你想知道的。
 
华志坚:那时什么时候?
 
伊恩•约翰逊:1984年。
 
华志坚:不会是因为你现在是个又矮又胖的中年人才变得这样吧?
 
伊恩•约翰逊:真是空气的原因。
 
此采访原载在亚洲协会的博客,标题不同。
 
(原文略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