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普京是怎样清算斯大林主义的


一周前,普京再度走上克里姆林宫的红地毯,第三次就任俄罗斯总统,随即提名梅德韦杰夫为新一届总理。哥俩对换角色,重玩一轮“二人转”。

俄国社会,自戈尔巴乔夫发轫而开始转型,中经叶利钦,再到普京,政治学界通常称之为“威权型转型”。自那以来,中俄关系就国际外交与社会经济两大领域而言,说得上是渐入佳境。对转型中俄国的政治体制与意识形态,也许本着“尊重各国人民的自主选择”的例话,中囯主流话语回避公开地说三道四。但在某些以邻为鉴的研究中,也颇有议论指责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亲手葬送了列宁打造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众目睽睽下,普梅哥们把总统与总理的宝座像玩蹬椅杂耍那样地踢来蹬去,无论谁做观众,都有一种智商被低估的戏弄感。难怪早在2005年,前不久去世的美国传奇媒体人迈克·华莱士采访时,咄咄逼人地对普京说:“承认吧,这绝不是真正的民主!”我们不想评判在普梅的治下,俄国是否已然“真正的民主”,却想说说普京对斯大林时代那段历史的态度。

普京在前克格勃干过,曾声言“要为苏联时代自豪”,也在情理之中。而作为威权型的政治家,对当年唯一能与美国叫板的苏联轰然解体,他也深感痛惜,直到2005年还认为,这是“20世纪最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俄国反对派据此抨击他在前两届总统任内试图粉饰前苏联的独裁历史;而原苏联体制的拥趸们却以此作为坚持旧模式的说辞之一。来自相反取向的这些误读,至少都有断章取义片面诠释之嫌,委实让普京有点儿抱屈叫冤。

实际上,早在叶利钦时代担任总理时,普京就坦承:“苏维埃政权没有使国家繁荣,社会昌盛,人民自由。”他说:“无论承认这一点有多么痛苦,但是我们将近70年都在一条死胡同里发展,这条道路偏离了人类文明的康庄大道。”(陆南泉:《告别斯大林主义》,转引自中囯社会科学院网站)。

2000年,普京以代总统身份竞选总统时,引用了当时俄罗斯民谚说:“谁不对苏联解体感到惋惜,谁就没有良心;谁想回到过去的苏联,谁就没有头脑。”这应是其最初的肺腑之言:他的政治生涯起步于前苏联体制,所以有前半句的表态;但他对转型有一个基本底线的认识,所以才有后半句的棒喝。至少,普京已经正视历史:过去是病根,而不是药方,绝不能倒退到过去。

2006年,时任总统的普京提议为高年级中学生编写一部“非苏联味”的历史教科书。他希望被誉为“俄罗斯良心”的诺奖作家索尔仁尼琴完成这一大业。但终因索氏年事已高,最后由安德烈·鲍里索维奇·祖波夫主编了《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索尔仁尼琴在出版前审阅并修改了相当一部分书稿。据报导,出版以后引起轰动,不到一年再版数次,原因就在于尊重历史真实的“非苏联味”。

毋须赘述索尔仁尼琴其人其事,他在国外出版了《古拉格群岛》,以亲身经历与同时代人的相同遭遇,描写了斯大林统治下的劳改集中营。这部被誉为“人类尊严的纪念碑”的作品,如今已成为人类反独裁的不朽读物(写出《夹皮沟记事》与《定西孤儿院纪事》的中国作家杨显惠曾说过:中国作家全部作品加起来,其份量不如一部《古拉格群岛》)。索氏荣获了1970年诺贝尔文学奖,却因最高当局阻止,未能亲赴奥斯陆领奖,他对外界发表了书面领奖演说,结尾的名言广为传诵:“一句真话能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他所做的这一切,连同说真话的三大卷《古拉格群岛》,让当时苏联最高统治者勃列日涅夫恼羞成怒,1974年他被驱逐出境,流亡异国20年,才回归祖国。

2007年,普京特意在俄罗斯独立日亲自登门拜访索尔仁尼琴,并将份量最重的国家贡献奖颁给了这位饱经异议的诺奖得主。据说,叶利钦也曾打算为索氏颁奖,却横遭其白眼拒绝,作为其继承人,普京却终于赢得了“俄罗斯良心”的青眼。这年,普京还以总统身份参加了紀念苏联“大清洗”运动中受迫害者的公开活动,明确强调“政治理念应该是建立在基本的价值观念之上”,公开认同普世价值。

2008年,索氏去世,其遗孀索尔仁尼琴娜将三大卷《古拉格群岛》缩编为一个适合中学生的版本,建议国家将其列入中学生阅读书目。2010年,特意选在俄国“大清洗纪念日”(10月30日)前夕,时任总理的普京会见索氏遗孀,感谢她的提议并准备了这本书,告诉她政府已做出决定,将在“大清洗纪念日”前一天向中学生发行这部书。他还指出,“这是件里程碑式的大事”;“不了解书中所讲述的一切,我们就不会彻底了解我们的国家,也很难想象未来”。

这年的“大清洗纪念日”,俄罗斯几十个城市同时举行紀念活动,追悼斯大林统治下受迫害的死难者。其中包括在原克格勃办公大楼前排队宣读当年遇害者名录,作为仪式的象征,俄罗斯总统人权事务全权代表率先登台,宣读了当年10名被处决者的第一批姓名。

而梅德韦杰夫在这年卫国战争纪念日接受采访时更是明确指出:“斯大林针对自己的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虽然说他在管理国家方面作了很多工作,虽然在他的统治下,前苏联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他对自己的人民所犯下的罪行是无法饶恕的。”其时,梅氏还在总统位上,但作为普京的影子与铁哥,他的这番话无疑应视为两人的共识。梅氏还指出:“坦率地说,苏联政权……只能称为极权政权。在这个政权统治下,基本的权利与自由受到压制。”(转引自2012年4期《同舟共进》陆南泉《再看苏联剧变的根本原因》)总统下属的人权委员会向他提出了一项激进的去斯大林化方案,其中提议,禁止任何公开否认原苏联极权专制制度犯罪行为,或是为这种犯罪行为辩护的人在政府或国家机关中工作。

普梅联手,通过国家行为,颁布有力政令,借助多种形式,清除历史包袱,让历史真相永远成为全体国民刻骨铭心的集体记忆。这种做法,不能不让我们刮目相看。

不仅在意识形态领域里去斯大林化,在反腐问题上,普梅也率先示范,敢于从自己做起。2008年12月,梅德韦杰夫签署《反腐败法》,自次年起俄罗斯开始执行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时任总理的普京与总统梅德韦杰夫分别在政府与总统府网站公示个人财产与收入情况,至今已是第四个年头。普京还发狠话:不愿意公开财产的官都是贪官,不愿意公开财产的就开除。

邓小平在会见波兰原统一工人党领导人雅鲁泽尔斯基时曾指出:“我们两国原来的政治体制都是从苏联模式来的。看来这个模式在苏联也不是很成功。”确实,改革开放前的中囯与斯大林主政后的苏联,尽管在具体历史上,两家还有各自的特色与走势,但在政治体制度与意识形态的基本面上,无疑是一个葫芦两半的瓢,伯仲之间彼此彼此。难怪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中囯老百姓曾尊称对方为“苏联老大哥”,还流行这么一句话:“苏联的今天,就是中囯的明天。”倘若扪心反思,在相关传统的历史悠久与文化深厚上,中囯也许还是前苏联的大哥辈,在面临转型时背上的历史包袱也许比咱们的邻居还要沉重。

现在,我们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像当年中苏蜜月那样,一切惟其马首是瞻;但还应该有孔子倡导的器度与眼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普梅哥俩一再互换场地大秀“二人转”,自然不足取(但在苏联解体后,至少在形式上,多党竞选与全民直选的民主机制得以确立并延续至今,普京倚恃的只是他所在的统一俄罗斯党一党独大而已;即便如此,在其就任总统前一天,至少还允许百万反对派举行抗议游行)。至于表彰饱受异议的诺奖得主索尔仁尼琴,为下一代的教育编纂“非苏联味”的真实历史的教科书,设立“大清洗纪念日”向全体受害者举行国家追悼,普京在清算斯大林主义与去斯大林化上的所作所为上,其义无反顾的决断与雷厉风行的力度,都让人不容小觑。作为一个高明的政治家,普京当然明白,倘若拒绝清算这些历史旧债,正如他所说,俄罗斯“也很难想象未来”。

目睹昔日的“老大哥”业已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对曾“以俄为师”的囯人来说,索尔仁尼琴在领取诺奖的书面演说中有一段话,恐怕大有必要三复斯言:

一个国家能正确而概括地学习另一个国家真正的历史,而且好似它也有同样经历般似的,以这样的承认和痛苦的意识的力量来学习,这样一来它也就得以不再重复那些相同的残酷的错误。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