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女孩为真爱背叛家庭(图)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2/09/10/20120910235238722_small.jpg
一份巴基斯坦的“婚姻自由声明”。

巴基斯坦卡拉奇——今年25岁的努斯拉特·莫基(Nusrat Mochi)有一天离开父母的住所去上班,就再也没有回来。她没有做家政工,而是逃离家园,与自己选择的丈夫开始了新的生活,违背了家人的愿望,没有与他们所选的男人结婚。从那时起,父母的愤怒就一直纠缠着她。

莫基和她27岁的丈夫阿巴斯·巴蒂(Abbas Bhatti)表示,在私奔后的四年时间里,因为遭到生命威胁,他们曾两次搬家。即使如今他们已经有了两个年幼的小孩,他们的住所地址仍然是一个秘密。而且,不只是生命威胁,莫基的父母还提起诉讼,指控巴蒂绑架了他们的女儿,4月卡拉奇的一家法庭宣布他们败诉。记者无法联系到莫基父母。

“我不关心我的父母,”莫基坐在两居室的房子内说道,他们最小的孩子坐在她腿上。“他们派人来杀我,我怎么会关心他们?”

他们的故事说明,巴基斯坦的一些女性在选择当地所谓的自由婚姻时,会遭遇怎样的阻力。这也表明女性们越来越坚持自己的权利,抵制强迫婚姻和父母权威的传统,无形中,对巴基斯坦最强大的一种社会组织形式——家庭——发出了挑战。

虽然某些形式的包办婚姻仍然是巴基斯坦男婚女嫁的最普遍的方式,但巴基斯坦在2003年开始承认未经女方监护人同意的婚姻也是合法的。法律的改变为许多女性带来更多可能,她们可以利用法庭和本地新闻媒体,争取她们的独立。

“情况发生了变化,女孩子们变得更加勇敢,她们不断采取行动,甚至连死都不怕,”巴基斯坦女权组织Aurat Foundation当地的领导人玛赫纳兹·拉赫曼(Mahnaz Rahman)说,“她们知道自己会被杀害,但即便如此,她们也要勇敢走出去,因为她们不愿遵从父母的价值观。她们是这个时代的女孩。”

拉赫曼表示,当一个女人不认同父母为她选择的丈夫时,她没有别的选择。如果她想跟其他人结婚,他们只能私奔,离开家乡。然而,女儿离开家就会使全家人蒙羞, 文化、习俗和法律制度会联合起来,对她们施以惩罚。

父母经常通过指控男方绑架来夺回对逃跑的女儿的控制权。这会牵连到男方的整个家族,因为警方往往会扣押财产,拘留被告的亲属。

莫基和巴蒂两人在卡拉奇的古山地区(Gulshan-e-Iqba)相遇、相爱。那时,他们是邻居。但莫基从出生起就与比她大15岁的男人——她父亲的表兄订婚。她不想跟他结婚,但她的家人拒绝终止婚约。

2007年8月11日,这对夫妻在卡拉奇市的一个法院偷偷地结了婚。第二年,巴蒂积攒了足够的钱,在城市另一个区安置了住房,两人才一起逃走。

莫基的父亲很快便开始骚扰巴蒂的父亲,要求他们归还女儿或者给予金钱补偿。最终,莫基的家人以绑架勒索的罪名控告了莫基的丈夫。

在法庭上,莫基能够证明她不是被迫的,而且还提交了她在结婚当日署名的宣誓书,声明她自己愿意结婚。

这样的宣誓书成为解决有关自由婚姻冲突的关键手段。宣誓书不仅可以提交给法院以证明婚姻有效,女方还可以将它们作为“婚姻自由声明”,交给当地报纸,颠覆传统的结婚启示。

“这与法律、宗教都没有关系,”拉赫曼提到有关婚姻自由的冲突时说,“这跟文化和缺乏教育有关。”

拉赫曼所看到的大部分案例都来自信德省贫穷的农村地区。那里的部落大会或者族长会议比国家法庭更有影响力。对于那些没有经过家人同意就结婚、或者拒绝别人为自己挑选配偶的女人来说,部落的制裁通常比旷日持久的官司更严重。

巴基斯坦的报纸会时常刊登相关文章,对那些没有得到家人允许就结婚的夫妻遭受的暴力事件进行报导。《论坛快报》(The Express Tribune)8月发表过一篇有关阿尔马斯汗(Almas Khan)和沙米姆·阿赫塔尔(Shamim Akhtar)夫妇二人的文章。他们在旁遮普省的杰格瓦尔被害身亡。

阿赫塔尔的父亲在这对夫妻私奔后向警察报案,说女儿被绑架。家人与女儿及其丈夫取得了联系,称如果他们回家就可以获得原谅。当他们回家时,却被枪击身亡,他们的尸体被吊在一棵树上。

对于选择自由婚姻的女性来说,这种在信德语里称为“karo-kari”的杀戮是一个持续存在的威胁。她们被看做是可耻的、或者是肮脏的女人,成为族中希望恢复家族荣誉的男性亲属的追杀目标。男方也会被追杀。

即便这些案件经过调查,凶手通常也能够逃避监禁。伊斯兰法律规定,受害者的法定继承人或者家庭成员可以原谅犯罪者以便获得金钱。因为大部分karo-kari杀戮都是由亲属犯下的罪行,死者亲属一般都承担着压力,往往会原谅凶手,使他们得到释放。

巴基斯坦人权委员会(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Pakistan)在2011年年度报告中指出,据媒体和实地调查报导透露,至少有943名女性死于这种杀戮,其中有219名是因为想要自己选择配偶。

这样的现实并没有让莫基退缩。她说,离家出走的那天,她非常气愤。自己心里想,“如果他们不允许我结婚,那我就走。”

巴蒂希望通过谈判来结束两家的仇恨,这样他们才能过上安稳日子,但她妻子家要求20万卢比(折合2110美元)做为补偿,而巴蒂每天只挣200卢比。尽管如此,巴蒂表示,他们仍很满意。他说:“我们对我们的每一个决定都感到高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