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第一夫人,夫人第一(图)

2012-10-05 13:20 作者: 龚小夏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在竞选中

自从杰克-肯尼迪总统在法国大众面前自称“我是陪杰基。肯尼迪到巴黎来的那位男人”以来,美国总统政治中的夫人牌就越打越多。罗莎琳。卡特经常去参加内阁会议并且对丈夫喋喋不休地提出政策建议;南希。里根靠看星相来替丈夫卜吉凶;希拉里。克林顿直接主持医疗改革,许多第一夫人对政治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了“枕头风”的程度。而在本次的总统大选里面,奥巴马和罗姆尼各自的夫人又担当了新的角色--给自己的丈夫在选民中的形象重新定位,让他们看上去更加亲民。

八月二十八日晚间十点,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的共和党代表大会中,安。罗姆尼一身火红色的套装走上讲台,对与会的代表以及全国的电视观众发表讲话。这位一辈子在相夫教子中度过的柔性女子向听众缓缓道来她在少女时代与罗姆尼结下的情缘。她回忆了两人在结婚早年的生活,他们住在租来的地下室,五个儿子接连出生,夫妇两人分担家务;她讲到丈夫当初创业多么艰难,工作又是多么努力;讲到罗姆尼在创业成功之后如何帮助他人,如何承担社会义务;讲到她自己的患上了严重的多发性硬化症之后罗姆尼如何对她百般呵护。“自从那个迷人的高个子青年人将我从我们的第一次舞会上带回家之后已经过去了四十七年,”安。罗姆尼深情地说,“这是美国需要的人。这是个每天醒来之后就会决心去解决他人无法对付的问题的人。这个人会比其他人更努力的工作,让我们所有人的生活都会容易一些。”“作为妻子、母亲、祖母、美国人,我今晚在这里保证:这个人不会失败。这个人不会让我们失望。这个人将会让美国兴旺!”

听着安。罗姆尼这番极为感性的讲话,台下不少妇女纷纷抹起了眼泪。她的话音刚落,罗姆尼就出现在台上,当众亲吻拥抱妻子,会场上即时欢声雷动。

整整一个星期之后,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夏洛斯维尔召开的民主党代表大会上,奥巴马的夫人米歇尔身着红色的晚礼服在同一时刻出现在大会的讲台上。她的讲话,几乎是安。罗姆尼讲话的翻版。“我爱的就是巴拉克这个人。即便是在巴拉克是个参议员与总统候选人的时候,对于我,他仍然是那个开着一辆破车来接我去约会的那个人。那辆车如此之破,以至于我能够从座位旁的一个洞中看到路面。他还是那个他为之最骄傲的财产就是从垃圾堆里捡到的一张茶几的人,那个只有一双小了半个号码的像样鞋子的人。”

米歇尔的听众同样非常感动,在场也有许多人流下了眼泪。

大会结束后,媒体普遍认为,两位太太比各自的丈夫讲得更好,在选民中的得分也比她们的丈夫高。笔者当时在坦帕采访共和党的代表大会,多位女性在接受访问的时候表示:罗姆尼的婚姻是她们的典范。安。罗姆尼一番讲话,让她们更有信心选择罗姆尼当下一届总统。在米歇尔。奥巴马的讲话之后,民主党的支持者也作如是说。不仅女性,两党中男性的选民也表示了同样的意向,认为受到夫人表扬的丈夫更够当总统的资格。

美国选民在投票箱前作选择的动机,有时候看起来真的很奇怪。妻子赞扬丈夫,本来就不奇怪,更不要说是政治夫妻了。哪怕就像克林顿那般花心的人,在竞选期间他的妻子也总是和他站在一起,在人前做出一番夫妻恩爱的样子。妻子们对选民说,我的丈夫非常爱我,我也非常爱他。他是个好人、好丈夫,所以你们也都应该爱他、信任他,选他当总统。人们会问:当个好配偶难道是当总统的前提条件?是不是一个不合格的丈夫就不能当好总统?

的确,美国建国以来选出过四十四位总统,其中只有一位--1857至1861年在位的詹姆斯。布坎南--是没有结过婚的单身汉,而只有一位总统--1981至1989年在位的罗纳德-里根--离过婚。其他的总统,无论婚姻的实际情况如何,在选民面前都会以情深意浓、至少是高度负责的丈夫面貌出现。选民也很在乎这点。绯闻是总统和各级政治候选人的致命伤。为什么?

要解答这个问题,恐怕必须涉及到美国人最深层的价值观与心理因素。

美国是一个平民国家,没有欧洲古老的王室和贵族。这一方面令美国人感到骄傲,但另一方面又让美国人心底里感到一种遗憾。英国人经常说,他们热爱抽象的王室,因为那代表着大英帝国的荣耀,同时他们又讨厌王室成员装模作样的那一套。美国人私底下会羡慕王室的气派,并且不断地民选的总统和第一夫人身上寻找贵族式的身影。在美式民主制度下,这种追求固然不切实际--民选的总统总是带有平民的气息,但是却不妨碍人们不断去尝试。这样的心理也就能诠释为什么美国人会如此经久不息地热爱杰奎琳。肯尼迪。这位优雅的第一夫人将美国人的贵族梦部分地变成了现实,将白宫的玫瑰园与瓷器柜变成了每个家庭装饰的楷模。这同样也能够解释历史上最能干的两位第一夫人埃莉诺。罗斯福与希拉里。克林顿在白宫时广受批评,因为她们不愿意成天穿着靓丽地出现在公众眼前,而是积极地去参与政治生活甚至干预政策决定。

尽管有一半的婚姻以离婚告终,美国人对家庭价值的信奉仍然坚定。在这个当初以清教价值观立国的地方,大多数人觉得传统的婚姻家庭还是最理想的生活方式。生活方式放纵的人、不愿意承担家庭责任的光棍、对妻子儿女不尽心意的丈夫和父亲,都不容易得到选民的信任。1952年民主党的艾德礼。史蒂文森竞选总统,人们听说太太主动与他离婚,史蒂文森的民调数字立即直线下跌;2011年印第安纳州人望极高的州长米奇。丹尼尔斯打算参选,媒体爆出他妻子曾经背弃家庭与他人结婚,数年后又回到他身边。这本来不是丹尼尔斯的过错,但却让他不得不退出选举;当年比尔。克林顿参选,被爆出一场婚外情。如果不是妻子希拉里和丈夫一起出现在电视镜头前,想选民坦承他们的婚姻曾经出问题,但她仍然信任丈夫,克林顿的总统就有可能当不成。

对配偶的选择,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总统候选人挑选什么样的配偶,折射出他们的价值观、审美观、人生观。如果这些观念与大多数选民不吻合或者不被他们接受,候选人就拿不到足够的选票。当然,选民也都很清楚,虽说第一夫人--或者未来可能的第一先生--的名字不在选票上,可“枕头风”对于总统的决策有莫大的影响。无论如何,候选人及其配偶不仅生活上是夫妻,政治上也是搭档。

有趣的是,最近这些年来,美国人的个人选择自由度越来越大--单身、单亲家庭、同性婚姻等等被传统观念认为难以接受的生活方式都已经不再被视为异类,但同时人们对政治人物特别是总统个人生活的挑剔越来越多,媒体对此也越来越关注。肯尼迪总统的花心比克林顿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当年的记者们接到消息也不愿意报道,觉得那样做有损总统形象;而到了克林顿的时代,总统性生活的细节就被不少严肃的报纸杂志一一道来,读者亦乐此不疲。到了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民间疯传的谣言与媒体的调查报道的界限开始模糊不清。

这种现象通常被归结为多种媒体的百花齐放所致,然而细究起来却不那么简单。正如华盛顿的战争纪念碑上刻的那句话,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伴随着个人生活方式选择自由度增加的,是家庭结构变得脆弱,个人的孤独感、不安全感和不幸福感也在上升。所以,生活在如今这个年代的美国人,要从他们选出的总统那里看到梦想的实现。居住在白宫的一个完美无暇的家庭,给予人们以希望。选民对第一家庭的要求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从穿着到举止,从日常生活到外出度假,无一不遭到各路媒体显微镜般的曝光。无怪乎人们用“金鱼缸中的日子”来形容白宫生活。

在今年的总统大选中,米歇尔。奥巴马和安。罗姆尼都出色地扮演了公众期待她们扮演的角色。当第一夫人,她们看来都很够格。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