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宁波人民声辩

2012-10-29 07:06 作者: 赵楚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最近几天,乃至在我打下这篇小文字的同时,以市容整洁、优美和生活休闲、舒适著称的宁波正在严峻的风暴之中:该市市民因反对在本地建设高污染的大型化工企业而自发进行抗争,抗争已经进行到白热化的程度。

一如既往,国内媒体因为新闻管制的原因,没有人能够前往采访,即使有个别富于公共责任感的记者冒险前往,在现场公务人员打砸相机等暴力骚扰之下,也不能将真实、及时的报道发表出来。本地媒体偶尔有零星的间接言论,都是不着边际、颠倒黑白的大话、套话和空话。而与此同时,政府传统的维稳高压政策正在步步加码:四邻的特警和准军事力量连夜向宁波开进,在各要点秘密屯驻,做好了更大规模镇压的准备,对于街头和平表达意愿的普通市民——在其中很多老人和妇女儿童——已经出现了残酷无情的殴打和拘押。第一滴血已经在美丽优雅的城市洒下。

网络上的零星消息受到有系统的屏蔽,宁波,这座人口超过750万的城市几乎一夜之间从世界上消失了。这一切,生活在中国的人们,如果对当代中国的言论与政治生态稍有了解,当不至觉得陌生,从厦门、大连、什邡、启东等生化环境抗争,到其他重大社会事务,几乎这是各地应对的基本模式。不知道这算自欺,还是欺人,总之,任何此类有关一方人民权利和安危的事件发生,各地方当局不是开放媒体,依赖法律,信赖人民和对话,寻求和谐的解决之道,而是立即封锁消息,关闭网络,武力弹压,然后在自己控制的媒体上用“敌对势力”操纵之类文革式的借口推卸自身施政不当、激怒民意的责任,把事件的基本责任推到民众头上。

宁波现在也正是在这样做,所以,我愿意站出来为宁波人民一辩。

宁波当局呼吁市民理性,这很好,正如人们熟知的,宁波的地方富裕、安宁,素来被本地人和旅行者看作即使在现行体制下也是治理良好的地方,从过去几天的抗争表达事实看,人们在向市中心聚集的时候,尽量走人行道,以免堵塞交通,老人和妇孺夹杂在人群中,展示的标语是最低限度的民意,要生存,要子孙后代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生活,举世而言,如果一个人有基本的是非,那应该看到,没有什么比这更文明、理性和诚恳的表达了。而对此,呼吁理性的政府是怎样做的呢?他们下令对如此朴实和文明的市民开打:警棍横飞,催泪弹爆响,凶神恶煞的特警将老年妇人猛力按住在干净、热烈和美丽的喷泉水池里!就在众目睽睽、这个号称共和国的青天白日之下!是谁需要更理性?

事件的起因并非新鲜。大型化工企业的高污染危害,这是毋庸置疑的。有别有用心的人声称:PX项目的毒害并没有担心的那么大,而现代污染控制和处理技术足以讲危害减小到可以接受的程度。这种论述或许是有其科技根据的,但这样说忽略了两点:第一,在政府对和平表达意愿的人民行使暴力之后,一切事后的论说都显得那么不诚实和不诚恳,明显是无力的自我辩解,而,第二,联系中国历来的现实,环保的设计指标能确保按照设计配套吗?即使设计和设备达到了要求,以国内一贯的敷衍,能保证长期按规格运行吗?这方面,如人们稍有现实感和判断力,我宁愿相信宁波人民的直觉:那是不可能的,而一旦危害造成,对世代安宁地生活于斯的本地人生命的威胁却是长期的,那时,谁来对此负责?谁又将承担永久难以弥补的后果?没有任何繁荣和产业的虚假许诺可以抵消人民对切身利害的关切。

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科学的问题应由科学去做出权威的判断。真正的问题是:在一个人们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是谁有权力对自己的生活做出判断?是通过自身的勤劳和汗水建立美好、富足家园的千百万宁波人,还是那些因为不知道根据哪里的任命 、凭一纸谁也没见的文书来本地做呼风唤雨的官爷的人们?即使在现行制度之下,现有法条、执政党的党章也明确地书写着:权力来自人民、属于人民、应为人民的利益而行使,那么,在建设化工厂这种引发重大民意关切的事务上,当初的决策中,本地人民的意见参与渠道、形式和影响在哪里?不能引发抗争了,惹祸了,就立即发誓要协商,要高高在上地听取意见!宁波的人民有权利对他们不喜欢的事情说NO。这是权利的问题,不是什么经济的利害或科学的对错问题。任何讨论者,不能以对基本民权的忽略作为立论的前提。没有人可以用“人民的意愿和决定是错的”这种理由来替人民做出关于他们自身生活的决定。那不是现代政治的思维,而是皇权专制者为民做主的逻辑。

就专业而言,人们习惯于在讨论问题时区分经济的、社会的和政治的议题,但就眼前的现实而言,这些理论的言论都应该注意其基本的限定:我们不是在谈如何发展产业和经济,也不是在抽象地讨论什么社会或政治的规则,当大街上虎狼的一样的军警呼啸来去,摧残和平的同胞,当宁波人在自己城市的大街上无助地流血,洒下绝望的泪水,我们是在谈一件有关真实的人的事情,在谈如何帮助和对待我们的同胞。各地政府在此类事情上,尽管口头说尽协商和对话的好话,但实际的作为无一例外是棍棒交加、大打出手,其暴虐犹如古代的野蛮外来征服者,全不顾父老手足之情,他们从过去“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迷思里开出了“枪杆子里面出产业”、“枪杆子里面出GDP”,最后,“枪杆子里面出政绩、出官”的新思维,他们拒绝相信:在现代政治和社会的环境里,暴力根本不可能是对任何争议和问题的解决,暴力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宁波的人民,历来本分、守法、富于经济的创造精神,也善于享受闲适和安宁的海山生活,当这样的人民决定要站起来为切身利害说话,这本身就表明了,他们已忍无可忍,不惧怕暴力的威胁,而当人民不再接受威胁,还要行使暴力,那唯一的结果只能是:火上浇油。

至于产业和经济的话题,虽然我不是经济专家,但我也知道最起码的中国当代经济史常识。政府从来就不是从事经济的合适主体,而他们正是把经济搞死和搞乱的搞手。像宁波一类地方的30年经济发展历史本身就表明,当治理者把经济搞死搞残,是人民自行摸索出通往复苏和小康繁荣之路,人民的经济活力不仅给自己以安乐生活的基础,也同时喂养着日益庞大的政府胃口,由政府来教导、甚至代替宁波人民去进行产业开发,这是荒诞的。即令政府想通过把手加大力度伸入经济领域,以谋求某些利益相关者的私利,此次的事件也显示了一个必须的限度,捞钱,不能以人民的生命威胁和全然不顾人民的意愿为代价。

说起宁波人民与暴力的关系,也许有些有关本地的历史是值得人们在此予以回顾的。原拟兴建PX工厂的镇海在历史上是一座屡被外敌入侵,因此富于反抗精神的小城。从明代倭寇入侵到鸦片战争,再到现代史上的日本侵略,镇海的人民在数百年中屹立于外敌的入寇狂潮,历经苦难而不屈,曾付出过可歌可泣的代价,在21世纪的今天,当事件正在上演,这种历史的回顾也许对所有人都是有意义的,人们不要误解了这座城市优雅外壳下坚毅的灵魂,当有人因为自身的残暴而唤醒她刚烈的灵魂,当她被迫为保护家园而挺身,其后果既是决定性的,也是极为严重的。历史再三证明了,暴虐的结局就是覆亡,正如一位当代律师所说:对于不公正和不合理的虐政,人们不会忍受太久。

这是我为抗争中的宁波人民所做的声辩,也算是一个当代中国的见证者对宁波当局所做的终极劝告。

我祝我所特别喜爱的城市及其全体人民好运!今天和以后,我们都是宁波人。

(后记:写完这篇小文字是2012年10月28日下午14:30分左右,几个小时后,传来消息,宁波官方宣布永久停建PX项目。)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