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三分天下”(图)

2012-12-02 21:30 作者: 司徒云虎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五湖四海”不过“三分天下”

卸任高官:政治跌破“钻石底”

中共十八大产生的政治局常委会人员构成颇令社会失望,最好的证明就是十一月十六日股市沪指大跌,“逼近两千点,两千点保卫战打响”。股市比中共的党代表更能反映社会情绪,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早在二○○七年,被预言的“十七大利好”破灭;同样,二○○八年时,“奥运利好”亦未出现;“十八大利好”早有梦断黄粱之兆──今年七月份,沪市就跌破了所谓的“钻石底”两千一百三十二点。

北京一位刚从中央委员职位上退下来的金融界高级官员不无忧虑地说:“看来,我们党也跌破了‘钻石底’,未来是困苦多于成就、灾难多于理想了。”

中共新产生出的“集体核心层”七常委平均年龄接近六十三岁半,比十七大与十六大的常委平均年龄高了一岁。同时,在习李之外,没有一个“五零后”进入。新进​​入的俞正声等五人从六十七岁至六十五岁不等,平均超过六十五岁半。即便不说派系之争,如此一个老龄化的班子也说明了十八大仍是各派系权力分赃的大会,绝无党内民主可言。

掩盖秘密:中委会形同虚设

为了给这次令社会极度失望的分赃大会粉饰,新华社发表六千字长文报道集体核心层的产生“纪实”。文中大讲“党员和群众拥护”这些权贵,因此这些权贵“有党内外良好形象”,云云。尤其是说这次包括中央委员及一般政治局委员的产生,均坚持了“五湖四海”的原则。“纪实”长文对包括干部年轻化在内的“四化”提拔标准也附带一提,但未涉及政治局常委老龄化特征即平均年龄比十六大与十七大均高的情况。

关于十八大民主程序的谎言并非在会后才有。早在八月份,中组部副部长王京清在中央外宣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就说“按照党章规定,中央政治局常委是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产生的”,意在表明“党内民主程度已经非常高”。但新华社长文却不经意破此谎言,长文说今年五月中共中央在京召开的领导干部会议,就对“可新提名的十八大中央政治局组成人选进行民主推荐”,特别是对“可提名为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预备人选也进行了民主选举”。换言之,此次带有模拟性质的提名实质上已代替了尚未产生的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及其选举功能。

七人八分:三派系均衡分赃

七人常委制是胡锦涛的得意手笔,而且其一改会前仍未确定的“裸退”换来了习近平的深切感激,但是这并未能改变太子党占据绝对优势的局面。首先,习近平的总书记兼军委主席,按约定的“七人八分”,习近平一人拥有二分,再加俞正声将出任重要的全国政协主席,太子党有了铁定的三分;其次,王岐山虽为“半个太子党”,但出掌权力重大的中纪委无异于为太子党备下整肃异己的利器,更何况“加大力度反腐”是胡为习留下的政治负资产。在八分中,太子党得了三点五分。

江系在“七人八分”的约定中占了三分,张德江与张高丽各为一分,王岐山作为“半个江系”贡献半分;同样,刘云山作为“半个江系”(另一半为团派)亦占了半分。相比之下,团派仅有一点五分,即李克强一分,而刘云山贡献半分。但是李克强在政治局常委位居第二且在明年出任总理,等于重回江李时代的李鹏党大陆位高于乔石的情状。不过,江系仍会牢牢抓住立法利器即控制全国人大,因此明年张德江以常委兼副总理转到人大等于重复了“吴邦国模式”。

团派表面上有些吃亏,但“隐形”的隔代接班人胡春华身列其中,收到大布局之效。有团派背景亦与习近平有故交的栗战书以政治局委员资格进入书记处,以及资深团派干将刘奇葆亦进入书记处。可以预见,刘奇葆将在十九大“入常”,其被任命兼职中宣部长是为信号。至于书记处的江系二员杜青林与赵洪祝,年龄均过六十五岁,在此养老而已。

权力火拼:发生概率再加大

虽然“七人八分”的格局使三派达到分赃均衡,但是压住的不满难免会以某种形势爆发出来。可靠消息称:今年五月份,政治局常委模拟提名中汪洋稳居前列,李源潮排名亦在张高丽与张德江之前,“二张出一”基本定局,但十八大的最后时刻突然生变,不仅汪李均被淘汰出局,而且二张双双获胜,其情形与十六大时江泽民强行为胡锦涛设定九常位(七改九)并无二致。十八大常委露面时间同十六大一样,比预计(公开)的时间晚了约一个小时,有说是内部争吵激烈。因此,习对记者们致歉以“让大家久等了”是颇有含义的。

习本人必然会逐步淡化太子党色彩,但随之而来的是“知青系”的形成。且不说“知青系”已具雏形,但看习李二人共同的知青背景,让“知青系”出现也有益于二人合作。以新晋政治局委员身份进入书记处的赵乐际将是“知青系”的一个标志性人物,也将成为中共二十大时与可能“双接班”的胡春华、孙政才分权的重要人物。

五年后,又一次“只留习李”的情形仍会出现,即按“七上八下”常委年龄红线来卡,现七人中除习李之外的五人均已超过六十八岁。如果汪洋、李源潮不会被借故整肃,肯定会与赵乐际等一班“五零后”政治局委员进行毫不客气的角力。也许用不了等五年的时间,由于政治局老龄化之状且江系不甘罢手诸原因,党内高层严重冲突引发政治火拼不是没可能。数年前北京曾悄传的“习李没有十九大”或一言成谶。

两难处境:习李求稳而不得

十八大常委“九改七”以及“五零后”一个未进,有利于习李充分运用权力,而后面五位老人则起“中顾委”的作用。但是,“五湖四海”的分赃操作最后形成的是最高权力“三分天下”的寡头政治,它从根本上破坏了其“党内民主”口号。习李要“党内民主”之名则受制于派系分权之害,行不要“党内民主”之实则必受党内开明派反击。此一难也。

第二难则是,真改革必引发民众全面参与,而胡为习李定调为“不走邪路”。假改革必然为党内开明派(或联合民间自由力量)所抨击,“党内民主”被抛弃,或变为全面性的社会抗议。

 

来源:争鸣杂志2012年12月号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