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虫女孩”占海特:户籍制是中国柏林墙(图)


15岁上海女孩占海特拥有着和同龄人不同的花季,她是中国首位站出来争取异地高考权利的非沪籍学生,也是争取异地高考权利的最小上访者。

占海特的父亲占全喜于8日在上海人民广场因“非法集会”被警方以“妨害公务罪”拘留。12月10日,在接受荷兰在线记者采访时,占海特除了担心父亲安危之外,直言半年多来的维权“实属被逼无奈”,但自己并不后悔当初的抉择。

蝗虫滚出上海”

综合中国媒体京华时报和中国网早先报道,占海特祖籍江西,1997年出生于珠海,2001年随父母移居上海,在上海读完幼儿园、小学和中学后因无上海户籍,无法在当地参加高考后辍学在家。

因江西老家已没有可以照顾她的亲人,回老家读书就意味着势必要与父母两地分离。为争取异地高考权,自2012年春节后,占海特和父亲占全喜陆续前往上海市政府信访办和教委上访,但得到的都是拒绝。

10月起,占海特开始通过个人认证微博进行维权,她在微博中曾这样写道:“户籍制度是中国的柏林墙,是横亘在所有所谓‘本地人’和‘外地人’之间的一堵难于逾越的高墙”、“让时间来证明一切,社会总是会往越来越公平的方向发展的。当年马丁路德金呼吁黑人与白人平等,也有白人反对。但是如今,他受到所有美国人的爱戴,不论黑白。”

她还通过微博上发出了公开“约辩”的邀请,但“约辩”现场最终演变成了外地籍家长和沪籍本地人的“骂场”,有些人质疑占海特只是被家长强推到前台,更有甚者斥责占海特为“蝗虫”,要求“蝗虫滚出上海”。

“争取异地高考是被逼无奈”

来自社会的压力并没有让这对父女停下维权的脚步。12月10日,上海警方对外通报称,占全喜因8日在上海人民广场聚众非法集会被警方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警方称占全喜拒不配合民警劝离,还将民警抓伤,经口头传唤无效,最终强制带离,“放人没那么快,要走法律流程”。

占海特对于警方的说法难以认同,在接受荷兰在线记者电话采访时她表示,父亲占全喜是在广场上举办非沪籍家庭“亲子活动”时被警方带走的,同时被带走的还包括两位记者。当时参加的家长及子女人数总共不超过10人,大家聚集在一起只是互相交流诉苦,“我们不是非法集会,更没有散发传单,现场16名警察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爸,推推搡搡,怎么可能会抓伤警察呢?即使有抓伤警察,也是警察他们自己抓的,这些我们都有视频为证”,占海特告诉记者。

在父亲被拘留以后,占海特将现场遭遇和照片先后发布到了腾讯和新浪微博上,但随后她的腾讯微博账号被删除,其新浪微博被禁言,直到10日才被恢复。

占海特同时告诉记者,目前全家在上海租房,因为自己和父亲坚持维权,当地警方和居委会不断向房东施加压力,房屋合同原本是2014年才过期,但房东已要求她们全家在2个月内搬离。

从“约辩”被斥到父亲被拘,占海特称自己一路走来并不后悔,“我争取异地高考权利实在是被逼无奈,我希望我是最后一个因户籍而失学的例子”。

34学者联名吁松绑异地高考

占全喜被刑拘一事引发了媒体和网友的广泛关注。光明网评论员在《占海特之父被刑拘是叠加的非正义》一文中认为,占海特向既存教育制度中的不公正规定发出的挑战之举,确是为当下的社会体制和维稳机制所不容的。警方以什么理由限制占海特之父 的行动自由,用什么措施可让占海特产生恐惧而使其沉默下去,这并非需要更多的苦思冥想。围绕占海特“约辩”公民异地考试权的争议,实则反映了社会发展中的深层次问题,是昔日把资源集中在数个地方,由此导致发展机会集中在数个大都市的发展方式后遗症的表现。

《晶报》社论认为,长期以来,围绕着户籍制度早已形成了一种稳固自洽的利益结构,京、沪等地居民担心利益被稀释可以理解,但无论如何,户籍制度以及由此而生的现行高考制度的不合理性显而易见,眼下要做的只能是淡化而非强化这一制度。尽避占海特主张权利的高调行为刺痛了某些人,但对于这样权利主张却不应蔑视和打压。至于“异闹”和“蝗虫”的歧视性称谓,则充满了野蛮和优越感,且眼下看来,这种优越感因为异地高考的推进艰难而获得了支撑。占海特或许很难取得在上海参加高考的资格,但若把这次公开辩论当做一次公民素质考试,她已经交出了漂亮的答卷。

北京理工大学文学院教授杨东平将本地人和外地人对教育资源的博弈称之为“被撕裂的族群利益矛盾”,他指出,现在影响异地高考制度改革最大的障碍是由户籍制度造成的巨大教育差距,在现存户籍制度没有改变的前提下,试图突破高考制度难度非常大,风险也很大,“外地人同样有享受优秀教育资源的权利,但目前北京上海本地人利益观很狭隘,提到放开异地高考制度就跳出来反对,他们是既得利益者,自己先占有了资源,就不希望别人再进来,这是很狭隘的心态”。

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则在微博中评论认为,本来这一行为(占海特及父亲在广场举行活动)是很和谐的,是警察的制止和干预造成了不和谐的肢体冲突。警察有错在先,公民维权无罪。上海警方应立即释放占海特的父亲占全喜,切勿将错就错!

就在两个月前,张千帆还联合中国30余位学者上书国务院和教育部请求松绑异地高考,修改和细化现有的关于随迁子女异地参加升学考试的相关规定。在先前接受荷兰在线记者采访时他表示,随迁子女在升学就业面临诸多困难,随迁子女家长自2010年开始频繁维权,争取异地高考的呼声比较突出,“教育不像经济领域改革那样具有相应的迫切性,放开必然会损害部分人群的既得利益,另外中国教育和意识形态控制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当局害怕意识形态失控同样是造成教育改革迟缓的原因”,张千帆对记者表示。

来源:荷兰在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