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已无路可走(图)

2012-12-14 03:37 作者: 苏明

手机版 正体 2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2/12/13/20121213143247468.jpg
苏明:中共已无路可走

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似乎成了共党们的一句名言,言外之意就是说只有在共党这种极权统治下中国才能强大了起来,于是中国就不再挨打了。但是这句话却经不住推敲,落后与挨打之间是否有必然的联系,那么换句话说,强大了是否就要去打人呢?挨打有伤亡,打人也有伤亡,老百姓们只想过上个安稳的日子,不想因为挨打,或去打人、去付出伤亡的代价,那又应该怎么办呢?

按照共党这句话的意思,是要老百姓们在经济落后和经济强大的两者中做出选择,可是这两个选择的后果都是打,不是挨打,就是打人,老百姓都不喜欢。可是共党又没有给出第三个选择,所以无论好与坏反正结果都是打,而打的结果伤亡的都是老百姓,这就是逼得老百姓们无路可走了。这句话是习近平伙同另外的六个常委在十一月二十九日参观了题为“复兴之路”的展览之后说的。

他的原话是:中国终于找到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这条道路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必须牢记,回首过去,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能自强,审视现在,道路决定命运,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是多么不容易,必须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他又说每个人的前途命运都与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国家好,民族好,大家才会好,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这段话乍一听上去是似乎不坏,但是仍然经不住推敲。首先,这条所谓的特色社会主义的正确道路不是中国终于找到了,而是共党们终于发明出来的,目的就在于抵制宪政民主这条普世的光明大道。第二,所谓的特色社会主义,被共党终于发明出来了不过才二十年不到,这就是说,在还没有发明这条正确道路之前的四十多年里,共党领导的那是一条错误的道路。

这就是说他把毛邓江当政的前一阶段都否定了,他说的回首过去,落后就要挨打,或许指的就是毛邓江的四十多年,尤其是毛邓的那三十多年,中国大陆究竟是强大了还是落后了呢?如果是强大,就不必要去搞经济的改革了,如果是落后,中国大陆不但没有挨打,反而还去打人,但是都打败了。

例如一九五零年,美其名曰的抗美援朝,被国际社会定性为是入侵邻国;一九六二年中印边界一战,打败了,退回到了麦克马洪线上;一九六九年中苏珍宝岛之战又打败了,直到一九九一年戈尔巴乔夫把珍宝岛送还给了中国;一九七九年的中越一战,云南省的几个县和南海的一部分海域划给了越南,显然是又打败了。可是这四次战争都不是因为中国落后而挨打,是共党去打人家。一九四九年以前的中国落后,日本来入侵,落后的中国依然打败了强大的日本,这又说明了落后但是足以自卫。

第三,且不论前四十多年是错误的道路,还是这二十来年找到了正确的道路,事实却是在共党统治的这六十多年中,中国大陆的近四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和领海归属于周边的邻国了。近日美国又宣布将协助日本保卫连同钓鱼岛在内的主权安全问题。这就牵扯到了在一九五二年,是谁把钓鱼岛的主权送给了日本的问题。

第四,习近平认为,道路决定了命运,找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是多么的不容易。他说的这是党的话,是党的利益高于一切的话。这句话是绝不代表国民和大众。早在二十多年前共党就大肆的宣传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而当时的民众们却在说:只有中国才能救社会主义。虽然加上了个“特色”两个字,但是社会主义确实是把中国人害苦了。

文革中大唱社会主义好,可是一场十年半的文革运动死人三千七百万。特色社会主义不足二十年共党们是从偷偷摸摸的贪腐官倒与时俱进的发展成了公开的腐败、公然的抢劫民财。共党们当然认为这是正确的道路,而国民们是不会认同的。

第五,究竟应该是国家好,民族好,大家才会好,还是每一个个体的独立的人好了,民族才会好,国家才会好呢?组成民族国家的第一要素是人,是人的自由精神和对幸福生活的追求才创造出了好民族、好国家,不是人的创造力,空谈国家好、民族好,这是本末倒置。当一个人的尊严权利和自由被共党荼毒和钳制了以后,国家好不了,民族也好不了,共党们就是不学无术,但在经营歪门邪道上却是颇有成就。

近两年时常听到中等收入陷阱这个说法,令人大惑不解,于是就有人站出来解释说,当一个国家的人年均收入达到三千美元的时候,急剧的社会矛盾就会集中的爆发出来,经济的增长因为发展战略的失误,或者是受到外部的冲击而回落,或者是停滞不前。然后又举例说,南美洲的一些国家就曾经经历了二十年经济的回落。

这种既有解释又有实例的说法,于是中等收入陷阱这个说法似乎就成立了。共党把大陆经济搞崩溃了,因此就有了理由和借口,因为共党把人民的收入提高到了中等收入的缘故,所以中国大陆的经济就理所当然的陷进了崩溃的陷进。

那么中国人的年均收入究竟是多少?两年前共党就说是两、三千元,后来又改口说是两、三千美元,可是在二零一零年,世界银行评估中国人年均收入是五百三十美元,两年后的今天,二零一二年共党又说中国人平均收入是三、四千美元,而近日共党又说,现实中国人年均收入是五千四百美元,已经属于中高等收入的国家了。

于是李克强近日又发出了呼吁一定要跨越陷进。经济的崩溃的陷进是因为共党的腐败和无能而造成的,绝非是人民收入提高而造成的,经济的增长必然带动人民收入的提高,陷进的说法是根本不能成立的,至于具体的社会矛盾集中爆发的解释,应该归结到是政治制度上去。

美国、英国、加拿大等一些发达国家,根本就没有经历过这种所谓的陷进,况且南美洲的模式就是大搞世界加工厂的通常的模式,一段时间以后,当吸引外资的优越性逐渐消失了以后,外资撤出,本国的工业无法转型,或者是转型困难,造成了经济的停顿或者是回落。

南美洲国家的这种模式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经成为了世界发展中国家的经验和教训,中国大陆的有识之士们也曾经反覆的提醒共党不要陷入这种无后续发展力的模式。是共党们一意孤行,走向了世界加工厂的模式,而且曾经为此而洋洋得意过,那么同样外资撤走了,工业转型困难,后续发展无力,那就是必然的,与人年均收入是根本无关。

况且中国大陆人均GDP的产值之下,人的年均收入又怎么可能达到两、三千美元,或者是五千四百美元呢?共党从来喜欢玩弄数字,但却没有进步,玩弄的很蠢,从来经不住推敲。经济崩溃了,外资撤走了,失业率的暴增,共党又赶紧宣传说,外国的热钱大量的涌进了中国大陆。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共党给出的理由是,由于中国大陆经济持续迅猛增长,所以赚钱的机会多,热钱大量涌入就是看好中国大陆经济发展的机会。可事实却是中国人已经越来越感觉到了生存的艰难,谋生的无望,中国人都找不到的机会,外国人怎么会看出赚钱的机会呢?两年前就有学者调查发现,确实是有一部分热钱进入了中国大陆,而这笔热钱基本上都是来自于南美洲和非洲的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国。

热钱的拥有者们都是一批卷款外逃的赃官奸商们,由于无法融入所在国的主流社会,于是带着洗过的钱回到了他们熟悉的中国大陆。由于他们太了解中国大陆的社会状况了,所以他们是既不投资,也不建立任何的企业,只是寻找关系搞炒作,赚到了钱就走,这种热钱的炒作对经济的危害其实是很大的。

近日共党的外汇局发表了个报告说,并没有出现热钱大规模进入中国的证据。人民币资产的表现,也显示热钱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入中国。可是报告中又说,热钱通过各种渠道在中国套利,例如地下钱庄、虚假直接投资、虚假外贸、外币贷款、外债、向内地资产支付虚假薪水,然后是海外提款等等。

这份报告究竟要告诉人们什么?先是否认有热钱进入,接着又列举热钱在中国大陆套利的种种渠道。仅从这个自相矛盾的报告中我们就不难明白,共党治下的经济体制的一片杂乱无章混乱的现状。现任的赃官们和外逃的赃官们是联手合作,还在把国民的资产通过各种渠道卷逃到海外去。

近日王岐山主持了个反腐败的座谈会,他在会上说,党的作风关乎人心向背,必须深入推行反腐败工作,切实做到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始终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这段话如果是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说说,或许还会有一些国民们喊几声万岁,但是在共党全面腐败的今天说这段话,无异于是在全体国民面前表演相声、或者是说笑话。

清正、清廉、清明、先进和纯洁性,这些优美的词句无论如何是与共党这种团伙丝毫不沾边的。共党的作风迫使的国民们早就和共党离心离德了,并且是断然的划清了界限。有人说共党高喊反腐是为了收拢民心,可现实的民心绝对不是共党喊两句口号就能收拢的了的。

共党惹下的那是民愤,即便是共党把自己的腐败分子们杀掉一半,也未必能平民愤,即便是民愤能平,民心也收拢不过来了,现实的共党无论是喊叫反腐败,还是在十二月四日习近平政治局会上提出的八条新规定,其实都是共党垂死前的挣扎。

中国人历来讲究说话做事要合情合理,也就是说要合乎天理人情。由于人性的复杂性和不稳定性,于是古圣先贤们又提出发乎情止乎理,这个理是理教的理,其实是指人的理性,有感情的层面上升到理性的高度去看待问题,去做事情。

共党喜欢说一些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的,这就是因为共党们从来一厢情愿、自说自话,妄图以共党的意志取代一切,这就表明共党团伙虽然说有九十年的历史了,但是层次和水平始终停留在肤浅的一厢情愿的感情的程度上。僵化老旧的体制,又限制了共党不可能走向理性这个高度,所以凡是指望着共党里面出现改革派的人,最终是必将绝望。

近期习近平提出个政改方案,要以选票重建共党的合法性,只是不知道共党要重建的是什么合法性,我们所能想到的合法性无非就是两条,一那是共党存在的合法性;二是共党当政的合法性。

早就有学者经过调查研究以后发现,无论是在中华民国政府的社会局里,还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里,都查不到共党登记注册的记录,未经登记注册的团体是一律属于非法组织,于是共党的存在是非法的。至于共党当政,六十多年没有经过公民的授权,也就是说,不是全体公民人手一票选举出来的政府,所以共党当政也是非法的。

为了让共党的存在具有合法性,是非常容易的,只要习近平带着其他的六个常委去一趟登记注册,相信共党领导下自然不会给共党找麻烦或刁难,难就难在共党当政的合法性上,烂透了的共党再想赢得选民们的多数票,已是毫无可能了,败选可又非要坚持党的领导,那就更是个非法政权,非法政府了。

这个政改的方案听上去确实不坏,但是习近平打算如何去运作,看来是绝非容易做到的事情。对于这个方案的提出,估计是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可能性,就仅仅是只说说而已,因为习近平自己的上台也不是全体党员们人手一票选上去的。正是因为一党专制的政治制度才使得经济改革走到了今天的经济崩溃,人们看不到后续的发展力在哪里。

在今年十月份的一次全球的会议上,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人士强调说,中国大陆还有二十年的经济发展,至于原因他解释说,只要提高国人民众的购买力,以不断提高的内需去促进二十年的经济发展。这一说法是合乎理论的,但是当经济增长的红利都被共党们贪腐、抢劫、卷逃到国外去了以后,国民们仍然是贫穷的。

如何提高人民的收入则又是个政治制度的问题,共党管辖下的国企、公司在世界各个资源国家出手阔气的投资入股,购买当地资源,但是屡屡被拒绝,使得这些个国企公司的头脑们是大惑不解,反而还反覆的强调说,你有我买这是个双赢的局面,是件好事情。

这个双赢的说法就让人感到很可笑,人家有资源,卖与不卖,或者卖给谁,人家有权做主,这是赢家的优势。中国大陆是资源枯竭,必须依靠着向外国购买,拿着钱去买,可是人家不卖这是输家的劣势,人家有可以卖,但是不卖给中国大陆,那是因为共党的政治制度无人性。

一个消息报道说,中国森林资源枯竭,迫使中国大陆每年向木材出口国大量的买进木材,但是中国大陆又每年砍伐至少两百万棵树,加工制成一次性使用的筷子,出口到日本。一边花高价去买,一边又砍伐出口,这不是赢得局面,而是断绝了子孙后代生路的经济发展,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各项的调查统计的数字也是举不胜举。

例如中国大陆的沙漠面积,每年以一两万平方公里的速度在增加着;三分之二的草原面积是已经沙漠化了;百分之八十的河流断流或者是枯竭;中国大陆是世界人均拥有水最少,最容易缺水的国家;近七百座城市是被垃圾在包围着;世界上十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中国大陆占了六个。

至少四亿多的城市居民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而半数以上的国民们喝不到干净的水;绿色的植被面积每年都在大量的减少之中;而最要命的是人口正在增长,可耕地的面积平均每年缩减十几万亩,耕地抛荒的面积是每年增长更多。

中国艾滋病患者总人数占到了人口的百分之一,血吸虫、鼠疫、脑膜炎等等疾病是重又复发;世界上人均收入最低的是中国人,从不享有任何国家福利的还是中国人,面对着如此的一个现状,共党里喊几声反腐败就能改变现状吗?

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些都是体制造出的问题和灾害,对事物的认识永远是人类智慧中最重要的第一步,接下来的那就是变革,然后是创造出一个适合于人性自由发展的新体制。外国人能做到的,或者正在做的事情,中国人当然能够做,而且还会做的更好。

谢谢各位朋友们,再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