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中国人终于爆发了!要“言论自由”(图)


2013/01/12/20130112153617668.jpg

北京如果对言论自由的要求做出回应,就可能会消除共产党权力中的一个重要支柱。

【看中国记者魏锦华编译报道】据英国《金融时报》1月11日(周五)报道,周一当叶贝贝(Ye Beibei音译)醒来在网上看到有反审查的抗议时,他抓过早餐,跳上了计程车。当他赶到南方周末的办公楼时,嘴唇还沾着蓝莓果酱。

30岁的叶贝贝回忆说:“我一赶到那里,我觉得我必须要说点什么。”他登上了花坛边的矮墙,开始讲述他对南方周末具有独立思考报道的感激。他与在场的约100人分享了他希望政治改革,并赞扬了新闻自由的重要性。

他说:“我从来没参加过选举,我甚至从来没看见过选票,所以我不知道在这个国家我能发出什么声音。中国有这么多问题—收入不平等,环境污染,少数民族局势紧张—如果我们不能讲话,这些问题如何能被人知道,如何才能解决?”

本周,对言论自由的要求在中国爆发了—如果说仅仅只有三天。

这次爆发的催化剂是南方周末编辑们对呼吁改革的社评被不寻常的粗暴改写进行的反抗。编辑们和官方的审查制度之间的对峙在微博上和街上引发了一波支持的声浪。从那里,一个地方报纸抗议审查的单一事件迅速演变成了关于自由和中国的政治未来的更广泛的讨论。

到了周三,学生们,生意人和家庭主妇开始讨论美国式民主制度对比议会制民主的好处。另一些表达他们对猖獗腐败的厌恶。通常这样的谈话都是私下进行的,但是这次畅所欲言的谈话都是警察能够听到的。很多旁观者都在一个呼吁“民主中国”的大大的蓝色横幅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或写下了支持的话。

当年参加了天安门抗议的44岁的民主活动家于刚(Yu Gang)表示:“这感觉上和1989年天安门学生运动开始的时候一模一样。”周四,他在南方周末总部外发表了民主讲话,直到警察驱散了抗议人群。

这次集会,高峰时有几百人,或许与世界上其他地方发生的集会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但是在中国这是极为不寻常的。中国每年有成千上万的抗议,几乎都是与经济利益或治理问题有关系—强迫拆迁缺乏补偿,由于环境污染造成孩子生病,或城管粗暴对待摊贩。但是在广州,人们在街上呼喊自由这是自1989年以后的第一次。

人权活动家们在多年后终于可以公开提到“1989学生运动”或“言论自由”,不过这次抗议对中国的新领导层带来了一个难题。

现在,党的新总书记习近平面临着一个棘手的任务。如果响应更大言论自由的要求就会疏远党内的支持者,要忽视这些要求则面临运动有可能会升级的风险。

自由派和批评左派的人已经开始对新领导人施加压力对胡锦涛时代已经停滞的改革重新启动。

知识分子和媒体人已经向习近平呼吁要采取步骤进行政治改革。上个月由70名教授签名的公开信警告除非领导层开始实施宪法赋予的权利不然就会爆发革命。

习近平在风格上与胡锦涛的木纳有很大的不同。但是,他还没有清楚的表达他的政策倾向,对那些希望更多改革的和党的正统支持者两方都不得罪。

习近平首先去了深圳,当年邓小平作为改革试点的南方边境城市。然后,他又访问了革命老区。

呼吁改革的签署人之一张力帆(Zhang Lifan音译)表示:“新领导层非常小心的塑造自己的形象,给公众感觉习近平是人民的人,邓小平的接班人。但是他也朗诵了毛泽东诗词。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他想要成为全党的领导人,不仅仅是自由派或左派的领导人。”

历史学家张力帆从这一点上想到了毛泽东,毛通过让不同派别内斗而不断的巩固了自己的权力。

观察家说现在习近平只能发出这样模糊的信号,他要做事情还为时尚早。中山大学政府管理学副教授朱亚鹏(Zhu Yapeng音译)表示:“中国的保守势力还很强,新领导人的权力还没有巩固。”

现在新闻审查事件迫使习近平早日出手。但是新闻自由对共产党是一个困难的要求,因为审查制度是其权力的重要支柱。

观察家们认为,尽管习近平继续把自己塑造成邓小平的继承人,他也只能是一个经济意义上的改革者,或许能允许私营企业发挥更大的作用。真正的政治改革从来就没有出现在邓小平的议程上。

民主活动家于刚指出,公众已经不再抱有幻想,也不应该像1989年抗议那样把希望再寄托在某些共产党领导人身上。只要共产党还在,就不会有民主。”

(译文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