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震不认儿子?”不可能发生的故事!

2013-02-15 00:11 作者: 高新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最近几天,境外华文媒体都在竞相转载一份源出自彭博新闻社对邓小平时代中共“八大元老”的后裔中的103人的财富情况进行的追踪调查,通过上万字的文字报导和动漫图表,揭示了他们的财富与父辈权力之间,以及他们彼此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文中描述说:1990年,王震将军躺在北京一家军医院的病床上对一位前来探望他的访客说,“他感觉自己被背叛了。几十年前他曾经冒着生命危险,为一个人人平等的无产阶级乌托邦战斗,他是共产中国的革命元老之一。但其曾高举的共产主义的理想却被他崇尚资本主义的子女们彻底毁掉了”。王震的孩子们成为中国金融业、航空业和计算器业的商业大佬。“一群王八蛋,”王震这样告诉来访的客人:“我不承认他们是我儿子。”

不知道“八大元老”之一的薄一波的儿子,如今正在和他那本人也是党国元老后代的开来夫人在秦城监狱里共度铁窗生涯的薄熙来对外部世界有多大的知情权,假如他有机会读到彭博社的这份大作的话,对其中关于王震的这段描述肯定会哑然失笑,因为当年无论是在八老们的相互之间还是他们家族里的子子孙孙们,谁都知道自吹是共产党内唯一一个敢于带枪直闯老毛后宫而且竟然能被恩准,也曾被毛泽东半是夸赞半是嘲讽地称之为“流氓无产者”的王震在整个邓小平时代里无论是为自己谋官还是为子女谋利,是最贪得无厌,最赤裸裸的一个。

当年曾长期接触中共高层的吴江先生在其著作中揭露,在中共取得政权後,王震的名言就是“老子打天下,老子就得坐天下”,对某些特权毫不相让。

我们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出版的《中共太子党》一书中即已经记载:一九八九年初王震就在深圳当面训斥企图审查他儿子经商问题的地方官员,怒气冲冲地威胁说:“你们知道不知道,老子的儿子当过兵,文革中坐过牢,(审查我儿子)你们也敢?”

另外,王震在世时的官僚特权不但福及儿女,而且孙子辈们也同样跟著沾光。比如他的孙女王京京原是北京师范大学经济系的学生,一九八六年曾随学校组织的军训大队去河北石家庄陆军学院参加军事训练。训练日程快结束时,该学院领导突然接到中共中央军委的专线电话,命令他们通知王京京军训结束後不要返回北京,由陆军学院派汽车直接送往北戴河,因为她的爷爷,首长王震同志正在北戴河避暑。

本专栏前面的文章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过一九九三年王震去世之后自称是王震干子女的邓小平三公主邓榕以毛毛的笔名在人民日报上以整版篇幅发表了纪念文章《缅怀胡子叔叔》。当时一位在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工作的人士私下讽刺说:邓毛毛的这篇文章,与其说是为死去的王震本人树碑立传,不如说是为活著的王震子女铺路搭桥。仔细分析邓榕这篇文章的内容,确实如此。她在文章里将王家三兄弟恨不能形容成西方文学史上著名的“三剑客”,说王兵、王军、王之三人“个个有胆有识,在朋友中口碑甚佳”。所谓有胆有识的证据就是在邓小平二次被打倒的那段日子里,王震曾派这三个儿子给邓小平送过口信。

邓毛毛的文章中记述说,王震的公子王军在邓小平二次复出前夜,曾对邓榕开玩笑说:“我们这么样冒著风险为你爸爸通风报信,等你爸爸出来後,我们也得要个一官半职的呀。” 邓榕回家向父亲转述,邓小平笑著说:“可以,可以,现在要什么都可以。”

于是,一九七八年邓小平掌握中共实际领导权後,立刻提出让王震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征询胡耀邦意见时,胡表示王震的个人作风实在令人不敢恭维,考虑到中央决策机构的严肃性,此人不易进决策层。再者,当时在世的许多军队元老都比王震军衔高,好几个大将都还在世,这样安排恐怕不太合适。但邓小平坚持这样安排,胡耀邦自然被王震恨之入骨。

一九八五年,王震虽然在政治局内不再占有位置,但又被邓小平安排了一届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一九八八年,他虽然同意不继续在党内任职,但却向邓小平伸手要了一个体面风光的国家副主席职务直到去世为止。
事实上,无论是在中共党内还是中国大陆的普通老百姓中间,以邓小平家族为代表的中共几大元老家族个个富可敌国早已不是新闻。而如果说这几大家族当年是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政策的首批既得利益者的话,那么他们之间的“首富”又非王震家族莫属。这里说的“首富”是“首先”的“首”,意思是说王震家族又是中共几大元老家族中第一个富起来的。

提起王震家族,人们自动就会和中信集团联系在一起。该集团的原始名称是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是由荣毅仁于1979年10月创办的。而因为该公司是邓小平亲自批准创办的,所以此通过邓榕对王震后人的许诺便由此兑现,当时还穿着军装的王军被安排进入中信公司,与从中共情报系统派入的总参二部负责人熊向辉一同辅佐荣老板。王军本人最先是出任该公司业务部经理兼保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很快升为总公司的副总经理,然後又是第一副总经理兼中信深圳公司董事长,王军的哥哥王兵则是副董事长,当时熟知内幕的人都说,中信深圳公司才真正是王震家族的私家店,别号为“深圳王家铺子”。而这也还只是王震家族叱诧中国商海的开始,一九九三年王震去世之前与邓小平商定要把其国家副主席职位交给党外人士荣毅仁去坐,而交换条件就是荣毅仁完全退出由他亲手创办的中信公司。交换之后,王军的职务由副总经理升至总经理。

王震去世之后,为使王家三兄弟在他们的父亲死去後仍能势力不减,邓榕已经把邓家,特别是她本人与王家的关系之“铁”,赤裸裸地跃然纸上。其人民日报上的文章中毫不隐晦地说:“我和王家三兄弟,便成了无话不谈,无事不商,困难之时甚至可以两肋插刀的莫逆之交。” “胡子叔叔的事,就是我们自己家的事。”

当时邓小平还在世,邓三公主如此放话,江泽民等人哪敢怠慢?于是王军又于一九九五年被中组部任命为中信董事长(正部长级)职务,总经理职务则交给了他此前亲自从石油系统调至自己门下,曾经担任过宋任穷的秘书秦晓。

当然,中信公司号称是国有企业----而且还是正部级企业,不能把中信的三千多亿元的总资产都兑现到王震家族的说法也是成立的,但无论是王震子女还是邓小平等家族的子女仅仅通过中信和它的名目繁多的子公司、孙公司中三十多年来陆续获取的巨额私利大致有多少,江泽民和胡锦涛清楚,习近平更清楚,秦城监狱里的薄煕来也清楚。

至于彭博新闻社中引述的“一群王八蛋”这句骂人话,到真是出自王震之口,但被骂的对象不是他自己的儿子们,而是以当时的以方励之为代表的“资产阶级自由化知识分子”。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