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震不認兒子?」不可能發生的故事!

2013-02-15 00:11 作者: 高新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最近幾天,境外華文媒體都在競相轉載一份源出自彭博新聞社對鄧小平時代中共「八大元老」的後裔中的103人的財富情況進行的追蹤調查,通過上萬字的文字報導和動漫圖表,揭示了他們的財富與父輩權力之間,以及他們彼此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文中描述說:1990年,王震將軍躺在北京一家軍醫院的病床上對一位前來探望他的訪客說,「他感覺自己被背叛了。幾十年前他曾經冒著生命危險,為一個人人平等的無產階級烏托邦戰鬥,他是共產中國的革命元老之一。但其曾高舉的共產主義的理想卻被他崇尚資本主義的子女們徹底毀掉了」。王震的孩子們成為中國金融業、航空業和計算器業的商業大佬。「一群王八蛋,」王震這樣告訴來訪的客人:「我不承認他們是我兒子。」

不知道「八大元老」之一的薄一波的兒子,如今正在和他那本人也是黨國元老後代的開來夫人在秦城監獄裡共度鐵窗生涯的薄熙來對外部世界有多大的知情權,假如他有機會讀到彭博社的這份大作的話,對其中關於王震的這段描述肯定會啞然失笑,因為當年無論是在八老們的相互之間還是他們家族裡的子子孫孫們,誰都知道自吹是共產黨內唯一一個敢於帶槍直闖老毛後宮而且竟然能被恩准,也曾被毛澤東半是誇讚半是嘲諷地稱之為「流氓無產者」的王震在整個鄧小平時代裡無論是為自己謀官還是為子女謀利,是最貪得無厭,最赤裸裸的一個。

當年曾長期接觸中共高層的吳江先生在其著作中揭露,在中共取得政權後,王震的名言就是「老子打天下,老子就得坐天下」,對某些特權毫不相讓。

我們早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出版的《中共太子黨》一書中即已經記載:一九八九年初王震就在深圳當面訓斥企圖審查他兒子經商問題的地方官員,怒氣沖沖地威脅說:「你們知道不知道,老子的兒子當過兵,文革中坐過牢,(審查我兒子)你們也敢?」

另外,王震在世時的官僚特權不但福及兒女,而且孫子輩們也同樣跟著沾光。比如他的孫女王京京原是北京師範大學經濟系的學生,一九八六年曾隨學校組織的軍訓大隊去河北石家莊陸軍學院參加軍事訓練。訓練日程快結束時,該學院領導突然接到中共中央軍委的專線電話,命令他們通知王京京軍訓結束後不要返回北京,由陸軍學院派汽車直接送往北戴河,因為她的爺爺,首長王震同志正在北戴河避暑。

本專欄前面的文章中已經向讀者和聽眾們介紹過一九九三年王震去世之後自稱是王震乾子女的鄧小平三公主鄧榕以毛毛的筆名在人民日報上以整版篇幅發表了紀念文章《緬懷鬍子叔叔》。當時一位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工作的人士私下諷刺說:鄧毛毛的這篇文章,與其說是為死去的王震本人樹碑立傳,不如說是為活著的王震子女鋪路搭橋。仔細分析鄧榕這篇文章的內容,確實如此。她在文章裡將王家三兄弟恨不能形容成西方文學史上著名的「三劍客」,說王兵、王軍、王之三人「個個有膽有識,在朋友中口碑甚佳」。所謂有膽有識的證據就是在鄧小平二次被打倒的那段日子裡,王震曾派這三個兒子給鄧小平送過口信。

鄧毛毛的文章中記述說,王震的公子王軍在鄧小平二次復出前夜,曾對鄧榕開玩笑說:「我們這麼樣冒著風險為你爸爸通風報信,等你爸爸出來後,我們也得要個一官半職的呀。」 鄧榕回家向父親轉述,鄧小平笑著說:「可以,可以,現在要什麼都可以。」

於是,一九七八年鄧小平掌握中共實際領導權後,立刻提出讓王震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徵詢胡耀邦意見時,胡表示王震的個人作風實在令人不敢恭維,考慮到中央決策機構的嚴肅性,此人不易進決策層。再者,當時在世的許多軍隊元老都比王震軍銜高,好幾個大將都還在世,這樣安排恐怕不太合適。但鄧小平堅持這樣安排,胡耀邦自然被王震恨之入骨。

一九八五年,王震雖然在政治局內不再佔有位置,但又被鄧小平安排了一屆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一九八八年,他雖然同意不繼續在黨內任職,但卻向鄧小平伸手要了一個體面風光的國家副主席職務直到去世為止。
事實上,無論是在中共黨內還是中國大陸的普通老百姓中間,以鄧小平家族為代表的中共幾大元老家族個個富可敵國早已不是新聞。而如果說這幾大家族當年是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政策的首批既得利益者的話,那麼他們之間的「首富」又非王震家族莫屬。這裡說的「首富」是「首先」的「首」,意思是說王震家族又是中共幾大元老家族中第一個富起來的。

提起王震家族,人們自動就會和中信集團聯繫在一起。該集團的原始名稱是中國國際信託投資公司,是由榮毅仁於1979年10月創辦的。而因為該公司是鄧小平親自批准創辦的,所以此通過鄧榕對王震後人的許諾便由此兌現,當時還穿著軍裝的王軍被安排進入中信公司,與從中共情報系統派入的總參二部負責人熊向輝一同輔佐榮老闆。王軍本人最先是出任該公司業務部經理兼保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很快升為總公司的副總經理,然後又是第一副總經理兼中信深圳公司董事長,王軍的哥哥王兵則是副董事長,當時熟知內幕的人都說,中信深圳公司才真正是王震家族的私家店,別號為「深圳王家鋪子」。而這也還只是王震家族叱詫中國商海的開始,一九九三年王震去世之前與鄧小平商定要把其國家副主席職位交給黨外人士榮毅仁去坐,而交換條件就是榮毅仁完全退出由他親手創辦的中信公司。交換之後,王軍的職務由副總經理升至總經理。

王震去世之後,為使王家三兄弟在他們的父親死去後仍能勢力不減,鄧榕已經把鄧家,特別是她本人與王家的關係之「鐵」,赤裸裸地躍然紙上。其人民日報上的文章中毫不隱晦地說:「我和王家三兄弟,便成了無話不談,無事不商,困難之時甚至可以兩肋插刀的莫逆之交。」 「鬍子叔叔的事,就是我們自己家的事。」

當時鄧小平還在世,鄧三公主如此放話,江澤民等人哪敢怠慢?於是王軍又於一九九五年被中組部任命為中信董事長(正部長級)職務,總經理職務則交給了他此前親自從石油系統調至自己門下,曾經擔任過宋任窮的秘書秦曉。

當然,中信公司號稱是國有企業----而且還是正部級企業,不能把中信的三千多億元的總資產都兌現到王震家族的說法也是成立的,但無論是王震子女還是鄧小平等家族的子女僅僅通過中信和它的名目繁多的子公司、孫公司中三十多年來陸續獲取的巨額私利大致有多少,江澤民和胡錦濤清楚,習近平更清楚,秦城監獄裡的薄煕來也清楚。

至於彭博新聞社中引述的「一群王八蛋」這句罵人話,到真是出自王震之口,但被罵的對象不是他自己的兒子們,而是以當時的以方勵之為代表的「資產階級自由化知識份子」。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