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执政党为什么容不得批评(图)

2013-02-15 00:45 作者: 胡赛萌

手机版 正体 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中南海与党外人士代表举行座谈会,习近平在会上称,中国共产党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党外人士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真实反映群众心声,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希望党外人士的批评能帮助中共查找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帮助其克服工作中的不足。
 
习近平此话一出,官方媒体纷纷报道转载,御用评论员也渐次登台,称习近平的讲话“彰显从谏如流的胸怀”,“是一种政治智慧”。相比于官方媒体的热议,微博等社交网络媒体对此却反应平淡,大多数网民对习的这次讲话不以为然,更多的则是调侃,不少网友在官方微博下面留言道“容得下批评从停止删帖开始”,也有网友借助“整风反右运动”对此事进行讽刺,称习此举是“钓鱼”。
 
客观公允地来说,习此次讲话不大可能是钓鱼,就算是要钓鱼,初登大宝的他不可能拿自己的政治信誉作为代价,毕竟他已没有了毛翻手为云覆手雨的权威和手段,况且今日中国的社会状况已不能与五十年代同日而语,习不可能冒此大险。不过,如果就此推断习新政新气象,打算开放言路、实施党外监督那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无论执政党领导人的态度如何,中国现任执政党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容得下尖锐的批评,这与领导人的执政思想与执政信心无关,是由现执政党的意识形态、执政基础的统治方式决定的。
 
中国当前执政党是靠暴力手段取得大陆政权的,迄今为止也仍未实现民主化转型,依旧靠着暴力手段维系统治,执政党所掌控的政府也非民选政府。正因缺乏民众选票的道义支撑,所以执政党只能依靠自诩的光荣伟大正确来为自己的统治正名。执政党正统意识形态一直标榜自己代表先进,象征光荣,只有它才能挽救中国,只有它才能带领中国走上正确的道路,这也就是其理直气壮垄断执政地位的唯一底气。也就是说,在中国执政党的语言体系里,其必须代表正确的方向和先进的生产力,这也是其统治的道义基石。
 
与民选政府不同,中国政府是打着带领中国人民走上复兴道路的旗号才牢牢控制政权的,而非民众手里的选票,所以它必须是正确的,不然就有丧失带领中国人民复兴的资格--即执政党地位。
 
不但跟民选政府不同,哪怕跟封建专制王朝相比,中国现今执政党在忍受批评尺度上也远远不及后者。在封建王朝,皇帝的统治地位是由血统决定,所以哪怕皇帝错了,朝廷错了,下罪己诏,还百姓一个公道,皇帝仍然是皇帝,朝廷统治的合法性不会收到本质上的动摇。而中国当前的执政党则不同,其统治的合法性源于其所宣传的代表了真理和绝对正确,它能给民众带来天堂般的优越生活。
 
倘若它可以被尖锐的批评,如果这种批评又是大规模的,这极有可能动摇其所宣扬的绝对正确的政治路线,必然引起民众对所代表的先进性产生广泛地质疑,而批评尺度的放开,更会让民众知道更多隐匿在宫廷黑幕中的权力勾当,民众就会产生强烈的被欺骗感和被剥夺感,到那时,面对一个错误百出且劣迹斑斑的政党,民众凭什么要让它永远盘踞在执政党的位置上呢?
 
简言之,倘若中国执政党可以被其他党派和民众尖锐批评,而这种批评又极有道理之时,那这种批评就很容易演变成大面积的质疑,这种大面积质疑不但动摇了执政党绝对正确的意识形态,也侵蚀了其执政合法性的道义基石,而这恰恰是现任执政党高层无论如何都不愿见到的结果。
 
正因为如此,所以党外对执政党的批评根本无法通过正规渠道释放出来,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仍会有长城防火墙这样的史前怪物。同理,囿于中国执政党的意识形态和统治基础,高层不但不允许党外的批评之声,有时甚至连来自党内的不同意见都容不下,这也就是为什么彭德怀至死都得不到平反的深层原因。
 
1957年5月1日,《人民日报》刊载了中共中央在4月27日发出的《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在全党开展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号召党外人士“鸣放”,鼓励群众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给共产党和政府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
 
于是各界人士,开始向中共和政府表达不满或建议改进,被各民主党派所掌控的报纸如《文汇报》《光明日报》也纷纷跟进,发出各种声音,如“共产党与民主党派轮流坐庄”、“党天下”等论调,甚至有民主党派的首脑人物向中共提出,既然是共同执政,中共有自己的武装部队,那么民主党派也应该有自己独立的武装力量。
 
这些意见和批评严重动摇了中共统治的道义合法性,极大刺激了意气风发的毛泽东。据毛的私人医生回忆,“毛这步棋估计错了。最后毛几乎一天到晚睡在床上,精神抑郁,患了感冒,把我叫回来。睡眠更加不规律。毛感觉上了民主党派的‘当’,自信心受到极大挫折,因此毛准备狠狠‘整’民主人士。”由此拉开了轰轰烈烈、影响深远的“反右运动”,经此运动后,中共的政策重新回到以政治挂帅,强调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路线上来,政治路线从此严重左倾。这些变化为之后的“大跃进”、“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埋下伏笔。而党外人士在经历过从“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到“引蛇出洞”的骤然转变,各党派参政议政不复1950年代初期的热情,在政治生活中不敢发声,造成这些政党进一步的边缘化。
 
反右运动半个世纪后的今天,执政党的总书记再一次提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然而中国的民众早已不是五十多年前的群众了,他们的权利意识正在苏醒,全球范围内的信息流通正日益加速,别说习不想钓鱼,就算习想钓鱼也未必会有鱼儿上钩了。新浪微博上一位名叫@沙狐隆美尔的网友说:一直觉得“要容得下尖锐批评”这句话本身就很搞笑。如果容不下尖锐批评,你想咋滴?难道还打算肉体消灭不成?你容得下也得容,容不下也得容。天赋人权,我说什么怎么说是我的自由,拍马屁你听着,尖锐批评你也得听着,大不了装没听见,但是少扯什么容不容得下,给你点“面子”你还真当自己是饭桶了?
 
正如这位令人尊敬的网友所言,当初老毛都不敢让党外人士继续批评,为了收拾烂摊子最后不得不以党国领袖的身份食言自肥,自打耳光也要压制住越来越尖锐的批评。因为毛心理清楚,倘若事件持续发展下去,他的政党和共和国将面临一次极为严重的合法性危机。一向以共和国缔造者和世界革命领袖自居的毛尚且不敢真正面对批评,遑论一个依靠父亲祖荫上位的新君!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