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執政黨為什麼容不得批評(圖)

2013-02-15 00:45 作者: 胡賽萌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日前,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中南海與黨外人士代表舉行座談會,習近平在會上稱,中國共產黨要容得下尖銳批評,做到有則改之、無則加勉;黨外人士要敢於講真話,敢於講逆耳之言,真實反映群眾心聲,做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希望黨外人士的批評能幫助中共查找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幫助其克服工作中的不足。
 
習近平此話一出,官方媒體紛紛報導轉載,御用評論員也漸次登臺,稱習近平的講話「彰顯從諫如流的胸懷」,「是一種政治智慧」。相比於官方媒體的熱議,微博等社交網路媒體對此卻反應平淡,大多數網民對習的這次講話不以為然,更多的則是調侃,不少網友在官方微博下面留言道「容得下批評從停止刪帖開始」,也有網友藉助「整風反右運動」對此事進行諷刺,稱習此舉是「釣魚」。
 
客觀公允地來說,習此次講話不大可能是釣魚,就算是要釣魚,初登大寶的他不可能拿自己的政治信譽作為代價,畢竟他已沒有了毛翻手為雲覆手雨的權威和手段,況且今日中國的社會狀況已不能與五十年代同日而語,習不可能冒此大險。不過,如果就此推斷習新政新氣象,打算開放言路、實施黨外監督那就大錯特錯了。
 
其實,無論執政黨領導人的態度如何,中國現任執政黨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容得下尖銳的批評,這與領導人的執政思想與執政信心無關,是由現執政黨的意識形態、執政基礎的統治方式決定的。
 
中國當前執政黨是靠暴力手段取得大陸政權的,迄今為止也仍未實現民主化轉型,依舊靠著暴力手段維系統治,執政黨所掌控的政府也非民選政府。正因缺乏民眾選票的道義支撐,所以執政黨只能依靠自詡的光榮偉大正確來為自己的統治正名。執政黨正統意識形態一直標榜自己代表先進,象徵光榮,只有它才能挽救中國,只有它才能帶領中國走上正確的道路,這也就是其理直氣壯壟斷執政地位的唯一底氣。也就是說,在中國執政黨的語言體系裡,其必須代表正確的方向和先進的生產力,這也是其統治的道義基石。
 
與民選政府不同,中國政府是打著帶領中國人民走上復興道路的旗號才牢牢控制政權的,而非民眾手裡的選票,所以它必須是正確的,不然就有喪失帶領中國人民復興的資格--即執政黨地位。
 
不但跟民選政府不同,哪怕跟封建專制王朝相比,中國現今執政黨在忍受批評尺度上也遠遠不及後者。在封建王朝,皇帝的統治地位是由血統決定,所以哪怕皇帝錯了,朝廷錯了,下罪己詔,還百姓一個公道,皇帝仍然是皇帝,朝廷統治的合法性不會收到本質上的動搖。而中國當前的執政黨則不同,其統治的合法性源於其所宣傳的代表了真理和絕對正確,它能給民眾帶來天堂般的優越生活。
 
倘若它可以被尖銳的批評,如果這種批評又是大規模的,這極有可能動搖其所宣揚的絕對正確的政治路線,必然引起民眾對所代表的先進性產生廣泛地質疑,而批評尺度的放開,更會讓民眾知道更多隱匿在宮廷黑幕中的權力勾當,民眾就會產生強烈的被欺騙感和被剝奪感,到那時,面對一個錯誤百出且劣跡斑斑的政黨,民眾憑什麼要讓它永遠盤踞在執政黨的位置上呢?
 
簡言之,倘若中國執政黨可以被其他黨派和民眾尖銳批評,而這種批評又極有道理之時,那這種批評就很容易演變成大面積的質疑,這種大面積質疑不但動搖了執政黨絕對正確的意識形態,也侵蝕了其執政合法性的道義基石,而這恰恰是現任執政黨高層無論如何都不願見到的結果。
 
正因為如此,所以黨外對執政黨的批評根本無法通過正規渠道釋放出來,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信息高度發達的今天仍會有長城防火牆這樣的史前怪物。同理,囿於中國執政黨的意識形態和統治基礎,高層不但不允許黨外的批評之聲,有時甚至連來自黨內的不同意見都容不下,這也就是為什麼彭德懷至死都得不到平反的深層原因。
 
1957年5月1日,《人民日報》刊載了中共中央在4月27日發出的《關於整風運動的指示》,決定在全黨開展以反對官僚主義、宗派主義和主觀主義為內容的整風運動,號召黨外人士「鳴放」,鼓勵群眾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見,給共產黨和政府提意見,幫助共產黨整風。
 
於是各界人士,開始向中共和政府表達不滿或建議改進,被各民主黨派所掌控的報紙如《文匯報》《光明日報》也紛紛跟進,發出各種聲音,如「共產黨與民主黨派輪流坐莊」、「黨天下」等論調,甚至有民主黨派的首腦人物向中共提出,既然是共同執政,中共有自己的武裝部隊,那麼民主黨派也應該有自己獨立的武裝力量。
 
這些意見和批評嚴重動搖了中共統治的道義合法性,極大刺激了意氣風發的毛澤東。據毛的私人醫生回憶,「毛這步棋估計錯了。最後毛幾乎一天到晚睡在床上,精神抑鬱,患了感冒,把我叫回來。睡眠更加不規律。毛感覺上了民主黨派的‘當’,自信心受到極大挫折,因此毛準備狠狠‘整’民主人士。」由此拉開了轟轟烈烈、影響深遠的「反右運動」,經此運動後,中共的政策重新回到以政治挂帥,強調階級矛盾和階級鬥爭的路線上來,政治路線從此嚴重左傾。這些變化為之後的「大躍進」、「四清運動」、「文化大革命」埋下伏筆。而黨外人士在經歷過從「言者無罪,聞者足戒」到「引蛇出洞」的驟然轉變,各黨派參政議政不復1950年代初期的熱情,在政治生活中不敢發聲,造成這些政黨進一步的邊緣化。
 
反右運動半個世紀後的今天,執政黨的總書記再一次提出「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然而中國的民眾早已不是五十多年前的群眾了,他們的權利意識正在甦醒,全球範圍內的信息流通正日益加速,別說習不想釣魚,就算習想釣魚也未必會有魚兒上鉤了。新浪微博上一位名叫@沙狐隆美爾的網友說:一直覺得「要容得下尖銳批評」這句話本身就很搞笑。如果容不下尖銳批評,你想咋滴?難道還打算肉體消滅不成?你容得下也得容,容不下也得容。天賦人權,我說什麼怎麼說是我的自由,拍馬屁你聽著,尖銳批評你也得聽著,大不了裝沒聽見,但是少扯什麼容不容得下,給你點「面子」你還真當自己是飯桶了?
 
正如這位令人尊敬的網友所言,當初老毛都不敢讓黨外人士繼續批評,為了收拾爛攤子最後不得不以黨國領袖的身份食言自肥,自打耳光也要壓制住越來越尖銳的批評。因為毛心理清楚,倘若事件持續發展下去,他的政黨和共和國將面臨一次極為嚴重的合法性危機。一向以共和國締造者和世界革命領袖自居的毛尚且不敢真正面對批評,遑論一個依靠父親祖蔭上位的新君!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