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文明探秘:三叶虫上的鞋印(图)


三叶虫,一种节肢动物,生存在古生代的寒武纪和奥陶纪,在地球上存在的时间为6亿年前~2.8亿年前,其化石是目前人类所知的最古老的化石之一。

如果有一天,一只人类的脚踩在三叶虫上,会说明什么呢?

在距离加拿大与阿拉斯加边界数英里远的老克罗河畔,加拿大国立博物馆的哈灵顿和多伦多大学的欧文发现了一些古老的动物骨头,它们向数万年以前北美洲没有人类的说法提出了挑战。

1973年的《史密松博物馆志》记载着这两位加拿大人的惊人发现:他们发现的北美洲驯鹿的胫骨上有整齐的刮痕及齿痕,一端被逐渐削薄,明显是被人用锐利的石器有目的地切割过,这根胫骨很像是用来刮干净兽皮用的人造器具。除此之外,两人还发现了两块已变成化石的长毛象的骨头,很明显可以看出,骨头还是新鲜的时候,曾被人弄断过。经过放射性碳定年法测定,这些古物大约存在于25000年~32000年前。

其实早在几十年前,科学家们就已发现了一些无法解释的足印。

1930年,贝利欧学院的地质系主任包罗博士在肯塔基州的一处山上,发现了10处完整的人类足迹,有些足迹甚至存在于石炭纪沙石中。所有的证据都显示那是原生代沙石海岸留下的,也就是说,2.5亿年前,曾有人在这个地区活动过。

包罗博士被这些神秘的足印彻底迷住了,为了揭开这个古老的两足动物留下的足印,他秘密地研究了20年之久。

直到1953年,包罗博士最终决定正式公开他的发现,告诉《路易斯维尔评论报》的普利维德:三双足迹,明显可以看出是左脚和右脚的足印,其中两双的左脚足印超在右脚之前,而足部的位置与现代人留下的十分相似,从前跟到后跟的距离有18英寸,有一对足印明显可以看出是互相平行的,两脚跟的距离也和正常人相同。

包罗博士十分谨慎,为了维护自己的科学立场,没有对留下足迹的生物做任何情绪性、戏剧性的断言。他只是认为:这些足印的确是一些两足生物留下的,他们的脚和人类一样,有一个脚跟和五个趾头,走起路来像人。

《科学报务》的生物编辑杜恩博士和史密松学院的吉尔摩都建议将这个神秘的足迹称为:似人类,值得注目。

2.5亿年前,这一带是大型两栖动物的天下,会不会是它们留下了这些神秘的足迹呢?

不可能。包罗博士肯定地说,因为没有前肢的印痕,这块保留足迹的岩石很大,如果爬过去,就一定会有前肢的脚印。而且这些生物是用后肢走路的,如果是两栖动物,就应该会留下腹部和尾部的痕迹。何况,有的足印还穿着7.5英寸长的鞋子!

那么,可不可能是后人,譬如说,古代印第安人或是其他原始人雕凿或伪造的呢?包罗博士否认了这种猜想,因为他曾经利用照片放大技艺和红外线摄影进行分析,结论是:没有任何雕凿或是切割的痕迹。

细心的包罗小心翼翼地检查了深一点的足印内的沙粒。研究显示:生物脚步的压力曾使松软的沙被压向两侧,使得边缘较内侧高一些,就像现代人走过泥地的情形一样。

他自己完成这项计算工作后,并未立即宣布结果,而是另找了两名物理学家借助显微镜,测算单位面积的沙粒。最后,三人将结果进行了对比,每个人都发现脚印内的沙粒密度大于脚印外,可见脚印确实是踩上去的。

但是,人类的出现,仅仅是二三百万年前的事,这些脚印,是谁的呢?

1968年6月1日,赫克尔公司的监察人梅斯特偕同家人到犹他州的羚羊喷泉度假。对于自称岩石狂,同时也是三叶虫收藏家的梅斯特来说,这次度假令他终生难忘。

度假的第三天,梅斯特夫妇意外地发现一些三叶虫的化石。三叶虫是细小的海洋无脊椎动物,这种小生物的背面,从头到尾有两条明显的纵沟,把身体分为中部和左肋、右肋三叶模样,故称三叶虫。

当他用地质锤轻轻敲开一块石片时,石片像书本一样打开。他吃惊地发现,这些三叶虫化石上居然有人的脚印,其中一只穿着凉鞋的脚正好踩在三叶虫上!

脚印长26.2厘米,前端8.8厘米宽,后跟7.6厘米宽,后跟比前端深0.3厘米,是一只右脚。

7月4日,梅斯特带着哥伦比亚联合大学的康蒲博士和柯罗拉大学的地质学家卡利索再次来到羚羊喷泉。卡利索挖掘了两个小时,发现一块泥板上也有化石足印。

7月20日,卡利索又与亚利桑那州的地质学家伯狄克博士来到了羚羊喷泉。伯狄克发现了一块泥板岩,上面留有一个小孩的清晰的赤脚脚印,五个脚趾隐约可见,脚长大约15.2厘米。可以推测这个小孩并没穿鞋,因为脚趾头是分开的,大拇趾不太突出。

梅斯特带着他的发现找到了犹他大学的地质学家柯克教授。1968年8月,柯克教授接受《创造研究学会季刊》的访问时,表示盐湖城公立学校的一位教育家比特先生在同一地点也发现过两个凉鞋脚印,而且也踩在三叶虫上。可见这件事值得研究。

5亿年前没有人类,甚至没有猴子、熊等与人类似的动物,

当然也没有鞋子,何况是凉鞋!人类学家面临着一个难题:5亿年前,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人,在我们这个地球上大步行走呢?

事实上,更早以前就有许多类似发现。1822年的《美国科学评论》上记载了史库克拉夫讨论过发现于密西西比河圣路易西岸的数个人类足印的问题。

这些足印是法国探险家发现的,是一个人以自然姿势站立时留下的,他没穿鞋子,因此可以看出趾印。足印长26.6厘米,趾头部分宽10.1厘米,后跟部分宽6.4厘米。

1822年11月7日,纽约国家科学院的一篇论文中也提到,在内华达州的卡逊附近砂岩中,发现了一些似人的足印。这些似人足印长45.7厘米,宽20.3厘米,共有六堆,每一堆都有左右脚的痕迹,足印跨步长度有45.7~48.2厘米。这无疑是某种生物留下来的。

1971年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玫瑰谷附近的拉克西河河床中,发现了生活在白垩纪的恐龙的脚印。考古学家们吃惊地在恐龙脚印化石旁47厘米的地方,同时发现有12具人的脚印化石,甚至有一个人的脚印叠盖在一个三指恐龙脚印上。

古生物学家们知道,如果是真正的人类脚印就会出现以下情况:第一,人脚的压力通常会使脚印周围的岩层隆起;第二,如果将真的脚印化石敲破或锯开,在脚印表面之下会找到压力线纹。过去他们就是据此识别出伪造脚印的。然而,在拉克西河河床上发现的这些人类脚印,其脚印周围岩石的隆起清晰可见。把化石从中间切开,发现脚印下的截面有压缩的痕迹,这是仿制品无法做到的,显然足印不是假冒的。

1976年,得克萨斯州基督教大学的地质学教授华尔伯和另一名专家柘林,曾在帕勒克西河上筑起堤坎,抽干河水,在河底找到了不少交错在一起的恐龙脚印和人脚印。这些人脚印长45厘米左右,宽13~17厘米,最重要的是,所有这些脚印周围都有脚部压力造成的隆起部分。如果有人要伪造这些脚印,就必须把几乎整个河底的岩石都凿掉一层,而且还得长时期地潜入河底动工,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于是有人提出,这些与恐龙脚印交错的足印不是人类的,而是一种与人类身材体重差不多的用两足行走的恐龙的脚印。但是,世界上还从来没有发现过与人类的双脚长得类似的恐龙,这样的恐龙显然是不存在的。

为解释这些无法匹配的足印,包罗博士提出了一个岩石层运动的理论。他认为,这些化石足印先印在古老岩石形成的沉积物上,然后被后期的沉积物掩上,数千年后,新的沉积物夹着化石和当时的动植物再掩上,受到重压后,沉积物之间产生位移,而混在了一起,形成三叶虫上的足印或恐龙脚印上的人类足印。

这种说法很快被推翻了。1970年10月的《追寻》杂志认为:这个说法未能说明岩石上面其他沉积物的存在现象。因为这些人样的足印是在岩泥未干时踩上去的,而且在一些化石中,足印是出现在整个岩层深数百米之处。那么谁又能在坚硬的数百米的岩层中印上足印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