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揪 “副部级老虎”内幕(组图)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蛇年到,人们都在高高兴兴的过年,而中国能源局局长、享受副部长级特供的刘铁男家人却在愁眉苦脸中煎熬。在民间举报和中纪委立案调查中,癸巳蛇年恐怕是刘家这辈子最难过的年关了。

年前大陆官场流传著中共新任党魁习近平模仿邓小平南巡深圳的内部讲话,里面有句话让很多人吃惊。在谈到苏联共产党的解体时,习悲愤地感慨:“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一个男儿站出来为保苏共而抗争。

先不谈苏共解体对中共解体的必然昭示,近日这位共产党特殊材料制成的“铁男儿”刘铁男,遭《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实名举报后被立案调查。外界预测,他将是习近平反腐击中的第三只副部长级贪腐“老虎”。不过,掀开事件面纱,对照“南周事件”,刘铁男被实名举报实际是习近平借助民间力量,敲打江派的又一警示。

被举报假学历外加贪腐

翻开中国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的官方简历,称他1954年10月出生于北京,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工学博士。1983年在国家计委工作;1996年后在中共驻日本大使馆做了三年经济参赞;2006年12月任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副部长级);2008年3月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2010年12月接替干了11年的张国宝,担任国家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 2012年12月6日,在任国家能源局局长两年之后,刘铁男遭遇《财经》杂志副总编罗昌平的实名举报。相关举报资料称,刘铁男与商人倪日涛结成“官商同盟”,刘铁男的妻子、处级干部郭静华及儿子刘德成均在倪的公司持有股份,并担任要职,因境外收购骗贷事宜被曝光,严重侵害国家利益。


中国能源局局长刘铁男被实名举报。(新纪元资料室)

在《财经》杂志的封面故事〈中国式收购:一名部级高官与裙带商人的跨国骗贷〉一文中,例举了大量调查数据,比如里面有郭静华亲笔签名与倪日涛合资注册公司的第一手证据,还有刘德成在汇丰银行三个美金、加币的帐户号码和巨额汇款凭证等。

文章开篇就说,“只差一步,中国商人倪日涛就完成了他的海外收购。这是一个极富胆色的计画:在国内银行贷款两亿美元以上,收购一家加拿大企业New Skeena制浆厂。鲜为人知的是,在他赴加重组以前,标的资产其实已被其控制的境外公司提前收购。概而言之,这是一场涉嫌以项目撬动银行资金,‘自己收购自己’的跨国资本游戏。”

倪日涛何许人士,竟然能把部长夫人和部长儿子公然拉入自己的公司?

公开履历显示,现年58岁的倪日涛,在1980年代任机械工业部发电设备服务中心干部、中国机电工业联销公司上海公司经理;1994年任国营上海南疆机械成套公司的法人代表;1996年任上海中机能源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1998年起,他担任注册资本一亿元的上海中机董事长,该公司隶属原国家经贸委机械工业局发电设备服务中心。

懂行的人明白了,原来倪日涛与曾经担任电子工业部部长、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曾任经贸部部长的李岚清等人的派系人马有瓜葛,而且刘铁男的前任能源局长张国宝,两人都是江派铁杆人物,由于有这些江派背景,倪日涛才与刘铁男关系这么“铁”。

由于有这些幕后关系,刘铁男指使手下干将甘智和,在2005年以中共国家发改委的名义,批给了倪日涛16.5亿元“林纸一体化”项目,让这个不懂造纸业的外来商人,很快利用资金运作,在七个省先后租赁或收购了八家造纸企业,总资产号称数十亿元。不过,如今这八家企业只有一家还在正常运转,众多纳税人的血汗钱就被白白打了水漂,而这位甘智和更在2005年8月从国家发改委副祕书长的位置退休后,马上就加入了倪日涛的中竹控股公司并担任董事。

《财经》报导中不但列出了这些腐败官员的行为,还列出了中共官方的规定,如2000年1月中纪委关于“省(部)、地(厅)级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不准在该领导干部管辖的业务范围内个人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活动。”2006年1月1日施行的《公务员法》和2007年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明明白白地揭示了贪官奸商的罪行。


图为2011年11月15日罗昌平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举办“《财经》如何调查”讲座。(新纪元资料室)

罗昌平在其微博中还举报说,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称他获得了经济学硕士,但外界却无法找到其硕士信息。刘铁男“在日本做经济参赞时经情人获得名古屋市立大学‘修士学位’”,但这是荣誉证书而非学位证书。刘曾请校方加“学位”字样并将“可以评价等同”改为“特殊培养授予学位”,被拒。

罗昌平的实名举报,顿时在全球范围激起极大关注。一个副部长级高官如此卑劣地造假,家属如此公开的贪腐,这样一个明显的“大老虎”都不打的话,习近平的反腐口号也就等于放牛娃喊的“狼来了”。

“中共露面潜规则”失灵了

2013年1月30日,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香港凤凰网和海内外各大门户网站都发出这样一条消息:中国《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在微博上透露,称中共中央有关部门已就他实名举报刘铁男一事立案调查,是“立案调查”,而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受理”。 罗昌平在新浪实名微博这样写道:“中央有关部门已就本人实名举报一事立案调查,是立案调查而不止于受理。近两个月来,本人已尽举报人义务配合完成相应程序,在官方定论并公告之前不表态、不回应。感谢各界亲友,来年当以更好的调查报导回报。”

同日,1月30日,刘铁男也出现在中央电视台的新闻画面中,但当晚的新华社官方微博则首度对刘铁男事件发声,承认刘铁男被调查。“新华社中国网事”贴文原文如下:“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针对微博反映的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的有关情况,纪检部门仍在核实。”

一时间,喜欢从官媒上以是否露面来判断一个官员是否受惩罚的“中共露面潜规则”好像不灵了。其实自从王立军出逃美领馆后,这个潜规则就受到冲击,比如薄熙来起初还一直露面,最后被送上审判台,新年前夕还有外媒透露说,“薄熙来被注射毒针概率比想像的高”。再比如与薄案有瓜葛的刘源、张海阳等人,也是先照常露面,但最后仕途都受阻。最突出的还有周永康,海内外媒体大量报导周永康与薄熙来企图发动政变,赶走习近平,但周永康还是一次次地被安排出来露面,目的就是为了维持中共黑帮的表面团结。

这方面的详情,请见《新纪元》2013年初出版的新书《胡锦涛全退布局与令计划的复仇》和《习近平元年杀机四伏》。

“替补鬼雄”的80后罗昌平

能把一个中共副部长级高官拉下马,外界的关注目光自然也落到举报人罗昌平身上。网上这样介绍说:“罗昌平,1980年12月生,湘中人士,现居北京。好诗词,习书法,报时事,自许‘人中豪杰,替补鬼雄’。历任《中国商报》首席记者,《新京报》深度报导部主编。现为《财经》杂志副主编。著有《递罪:政商博弈的郴州样本》(南方日报出版社2010年1月版)。”

外界一直称《财经》杂志是大陆最敢言的杂志之一,这与它曾经有过的主编胡舒立直接相关。胡舒立被称为“中国最危险的女人”,她率领《财经》报导了很多其他人不敢报导的贪腐大案,被称为“中国的良心”之一。1953年生于北京的胡舒立,人大新闻系毕业后,一直致力于深度新闻调查报导,由于得罪权势太多,2009年11月被迫辞去《财经》主编职位,目前现任财新传媒总发行人兼总编辑、财新《新世纪》总编辑,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教授。


被称为“中国最危险的女人”的胡舒立,盛赞罗昌平依凭新闻人的正义感和责任感所做的反腐调查。(AFP)

罗昌平与胡舒立的关系很不一般,从她在2010年为罗昌平新书《递罪》作序就可看出来,序中胡舒立这样写道:

“结识昌平,缘于他的反腐报导。 2006年夏,他加盟《财经》杂志,此后,始终没有放弃他热爱和擅长的方向——反腐调查。甚至为不少新闻人淡忘的正义感和责任感,始终在这位‘80后’年轻人身上燃烧,这一直让我觉得可贵。

昌平曾在《财经》参加报导上海社保案(中共上海市原市委书记陈良宇、富豪张荣坤)、北京城建案(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海淀区原区长周良洛)、青岛李薇案(中共青岛市原市委书记杜世成、中石化原总经理陈同海)、‘问题首富’黄光裕系列案(黄光裕、杜鹃夫妇,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广东省原政协主席陈绍基,中共浙江省原纪委书记王华元)等。《财经》惯常团队作战,而昌平在团队中往往是尖兵、是骨干、是带头人之一。”

最后胡舒立写道:“新闻是易碎品,而好的记者一生的追求,正是让新闻不碎。我赞赏昌平和我所有的年轻同仁为此做出的努力。特为此书序。”

从这个简单介绍中不难看出,罗昌平举报刘铁男是志在必得。外界评论这位“80后”,不但有记者的敏锐触觉,更有政治人的敏锐嗅觉,他选定的题目往往都与中共高层内斗息息相关。

鲁能700亿国有资产进了曾庆红腰包

说起《财经》杂志,不得不提2007年1月8日的封面故事〈谁的鲁能〉。胡舒立率领其团队再度揭开一惊天祕密:山东最大型国有企业鲁能集团在“转制”中悄然易主,两家名不见经传的北京私人企业竟以37.3亿的收购价,获得总资产738.05亿的鲁能集团91.6%的股份,导致700多亿国有资产的流失。

《财经》报导说,参与这场瓜分国有资产黑幕的,最为神祕的是首大能源派出两名董事之一的首大能源子公司首大能源科技公司董事长曾鸣,《中国证券报》在1月17日列出的名单中,就隐藏了这位曾姓公子的名字。

当时的大陆网站,特别是鲁能集团内部爆出消息说,该黑幕涉及曾姓、俞姓、王姓的三位当今中共最高层领导和两位位列政治局的封疆大吏。著名政论家林保华在《自由时报》中更是直接点名道:“鲁能转制所涉第一个关键人是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另外两个是政治局委员,一个是俞正声(湖北省委书记、中共太子党,与国民政府前国防部长俞大维一个家族),另一个是王乐泉(新疆党委书记)。”至于曾鸣和曾伟是否是同一人,或是曾家其他子弟,外界不得而知。

2007年1月《大纪元》在〈胡藉反腐还击,爆700亿公产进曾家——曾庆红大搞特务活动胡藉鲁能转制还击〉一文中分析说,2007年“胡锦涛在反腐败过程中大体上布署了三部曲:第一步,是拿下陈良宇,单刀直入强攻‘上海帮’;第二步,是斗垮刘志华,步步为营智取‘北京帮’;第三步,则是敲山震虎阻吓‘太子党’。鲁能转制正好给了胡锦涛这样的机会,来遏制‘太子党’的势力。

有人称,胡舒立是代胡锦涛出征。太子党藉鲁能转制之机而将巨额国有资产攫取到自己手中,也将自己的小辫子落到了胡锦涛手中。胡借用鲁能事件,就是为了在17大江湖(胡)大战中,争得更多权杖。”

六年过去了,回头再看当时《大纪元》的分析,还算切中要害,不过随着2013年元旦的《南方周末》事件爆发,人们对胡舒立背后保护她的高层人物有了更清楚的认识:至少胡舒立和王岐山关系非常好,“她能随手推开王家的大门”。

《财经》举报与南周事件的内在联系

在2012年8月《新纪元》出版的《中南海政治海啸全程大揭祕(下)鲜为人知的胡锦涛夺位战》一书中,介绍了胡锦涛与江泽民的“江胡斗”到了暗杀的可怕程度,18大胡锦涛以裸退的方式“舍身炸碉堡,废除老人干政”,以便习近平能独立执政以来,“江胡斗”已经转变成了“江习斗”。 在2013年2月即将出版的《习近平对江泽民亮杀手锏》一书中,讲述了《新纪元》周刊此前报导的南周事件,以及江泽民派系与习近平人马大打出手的故事。

简单回顾说,2013年1月2日,《南方周末》新年致辞被广东宣传部长庹震私自篡改,删除了习近平在2012年12月4日提出的要依照宪法治国的“宪法梦”,并出现多处严重错误。庹震背后的后台就是长期把持中宣部的新任政治局常委、江派亲信刘云山。1月4日,52名《南周》前实习生联名写公开信,呼吁庹震辞职并公开道歉。

1月7日,刘云山指使《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南方周末“致读者”实在令人深思〉后,中宣部发出三点紧急通知,再次对习近平公然叫板。被激怒的习于是指使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7日同一天亮出了杀手锏。在中共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孟建柱突然宣布:“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习近平在此会上也全力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再次强调其“宪法梦”。

面对习近平的还击,江派人马并不甘心,能源局的两位亲信被推到了前台。1月7日,官媒上停止劳教的消息很快被换成国家能源局前局长张国宝吹捧江泽民的文章,同时,刘铁男出席能源会议的消息也被官媒报导。此前外界都称刘铁男是江派在能源界捞钱的财务主管。

面对江派的出手,习近平方面也是你来我往的大打出手。1月9日,中纪委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薄熙来、刘志军、李春城案的审理情况,习近平提醒江派:他的反腐是“苍蝇、老虎都要打”。“敲山震虎”,历来是中共高层常用的内斗手法,9日同一天,在中南海会议上,习近平批刘云山在南周事件上“添乱”。


南周事件对刘云山的还击,以及《财经》杂志对刘铁男的举报,内在是有相通之处,都是习近平、王岐山借助民间力量,敲打江派的警示。(AFP)

《中国改革》杂志社前社长李伟东在1月9日深夜的微博上发文说:“妥协结果出来了(有人评论这次结果的进步意义超过乌坎):灿烂去职担责,宣萱不再审稿,明天正常出报,不追究年轻人的行为,事情与头陀无关。据说著名女报人找了王常,王找了小胡,协调出这个结果。这是20多年来第一次媒体人的有限成功,更可能是一次影响深远的蝴蝶翅动。相信媒体人今夜无眠。熊174”

这里“灿烂”指《南方周末》总编黄灿,“宣萱”则为要求《南方周末》采取事前审稿的省委宣传部,“头陀”则为部长庹震。“著名女报人”是胡舒立,“王常”当然是王岐山,“小胡”则为胡春华。

由此可见,南方周末事件对刘云山的还击,以及《财经》杂志对刘铁男的举报,内在是有相通之处,都是习近平、王岐山借助民间力量,敲打江派的警示。

刘铁男、张国宝背后的江泽民

就在刘铁男被罗昌平举报的当天,12月6日,国家能源局在未作任何调查的情况下矢口否认,把举报说成是诬陷,而且能源局还发表通报称:刘铁男正随同国务院副总理、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出访俄罗斯,并登出了一张刘铁男坐那签协议,王岐山站在后面表情怪异的照片。不过这则新闻稿当天晚间就从国家能源局官方网站上撤下。

随后,刘铁男在官媒上的露面次数,成了中共两派较量的“晴雨表”。

自2012年12月6日以来,除了前述随同王岐山的出访,刘铁男先后有四次公开见诸报导的活动:2012年12月17日与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座谈;18日出席全国经济运行调节工作座谈会;2013年1月7日,全国能源工作会议召开,刘铁男作了一个多小时后报告;1月29日,温家宝到发改委调研,刘铁男出席随后的座谈会,并出现在1月30日新闻联播相关报导的画面中。

然而据能源部内部人士说,刘铁男的露面报导主要在国内,而涉及国际媒体的外事活动,基本由副局长代替。能源局官方网站显示,副局长刘琦先后会见土耳其能源与自然资源部部长、丹麦气候能源建筑部部长,副局长吴吟会见埃及外交部部长副助理,以往这样的活动大多刘铁男自己出面。

1月8日,江派在删除“停止使用劳教制度”的同时,换上了江泽民铁杆亲信、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的文章,张竭力吹捧江,称“在电网问题上争议很大,电力体制改革搞不下去,江泽民总书记也亲自过问电力体制改革,在听意见后,说了一句英语‘compromise’,大概的意思是要把这两种意见相互妥协,再协调一下。”以此暗示,即使现在,江泽民对中共大事还是有发言权,这与习近平强调的改变工作作风、杜绝老人干政的“习八条”相牴触。

万里乔石要求解决江泽民“非正常活动”

据《动向》杂志报导,中共18大会议期间,江泽民一再表示:“作为一个老党员,唯一心愿是生命不止、工作不息。”但江所自称的“普通老党员”,却是个干政乱纪的“太上皇式的超级老党员”。


行动不便的江泽民,仍行使老人干政的手段(Getty Images)

据说18大一中全会刚结束,江就在北京玉泉山寓所(隶属中央军委)设淮扬菜家宴招待俞正声、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以及李长春、曾庆红、李岚清等。江以30年陈酿黄酒祝四位当选政治局常委,并给四人鼓劲:“不要自我约束。要好好干,不要患得患失。”2012年12月下旬,江还为竹子诗词作序、给黄菊画册题词,为长江新桥题词。12月15日江致信政治局、中宣部,提出要加大力度对新晋升政治局常委、委员的经历宣传报导。12月21日,江还购一批优质苹果慰问海军、空军、二炮部队,同时致信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要求“关心”全军生活,把职业军人薪酬提升比地方党政干部高。

江的这一系列举动,被中共高层定性为挑衅习近平八条新规的“七大罪”,于是以万里、乔石等中共元老为代表的退休高层,致信中共中央委员会、中纪委,提议召开中央委员特别会议或中央政治局特别会议、生活会议,来正视、解决江泽民在党内外“非正常活动”及其造成的影响,对江泽民进行警告和惩罚。

信中明确提出四点,其中包括:中共中央委员会和中纪委等应向江泽民转达党内外的批评意见;应当阻止、批评有关宣传部门、地方党政为江“搞不适当宣传活动及造神活动”。

另外,《动向》还报导了江泽民穷凶极奢的退休生活。2012年江在上海住了150天,住宿、交通等开支由上海市政府列作行政开资外,仅宴请签单237万7000元,相当于上海市职工年收入中位数七万元的33.5倍。

此前还有报导说,目前中共中央委员以上离休高干,每年公款开销就高达1000亿人民币;最高级离休官员,包括江泽民、李鹏等11人,享受至高无上的特权待遇,包括各地行宫、专机、专列、高级轿车、专家医疗组等。每年耗费公款10亿元,平均每人近1亿元!

张国宝是江派之宝,而非国家之宝

中共官场中的人都知道,国家能源局是江家帮人马巨额财富的根据地,无论是曾庆红、周永康还是江绵恒,以至于李鹏家族,从能源垄断上获得了很多非法利益。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列举的数据显示,自1990年以来,中共官员贪污腐败,每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大约在9875亿到1兆2570亿之间。这其中,江泽民首当其冲。


张国宝把持能源局11年之久,直到2011年1月才把这个肥水位置让给了刘铁男。(AFP)

2007年中共17大前夕,中共财政部长金人庆突然下台,有人传因其中了台湾女特工的美人计,泄露了机密;但另有消息指,这与金人庆和江泽民前些年合谋把国库的钱转到国外有关,当时胡温正在彻查近1000亿人民币去向问题。当时未经朱镕基批准,江泽民直接从金人庆那里划钱出去。

据《中国事务》披露:江泽民在瑞士银行的祕密帐户上存有3亿5000万美元;江还在印尼的峇里岛拥有一栋豪宅,据悉是由中共前外长唐家璇于90年代花1000万美金替江购买的。

《财经》杂志在2011年1月回顾了张国宝把持能源局11年的历史。1944年11月出生的张国宝,按中共惯例,应该在65岁前退休,也就是2009年秋,但在江派操纵下,张国宝多赖了一年多,直到2011年1月才把这个肥水位置让给了刘铁男。

官方简历显示,张国宝是浙江人,西安交大机械工程系硕士毕业,历任陕西汽车齿轮厂技术员,机械工业部汽车局技术处科长,国务院外国专家局、国家计画委员会机械电子局综合处处长等职。由于能说日语、英语、俄语,2003年被江泽民提拔为发改委副主任,2004年兼任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正部级),2008年还兼任国防动员委员会委员,武警黄金部队第一政委,2012年6月还受聘为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院长。

在谈到自己的业绩时,张国宝称“十一五”期间,中国新增电力装机超过4.3亿千瓦,“五年干了过去近50年的活儿”,2010年末中国总装机达到9.5亿千瓦,仅次于美国11亿千瓦的装机量,但他没有谈到的是,中国经济“高污染、高能耗的增长模式”已越来越不合时宜。

在风力发电方面,2010年末,中国风电装机跃升至4183万千瓦,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比五年前的规画目标整整高出了一倍,但他没有谈到的是,由于电网无法消纳暴增的风电,数百万千瓦风电机组无法并网,意味着数百亿元投资的闲置浪费。

而且在这些快速建设中,巨大的贪腐黑幕已在其中。民间很多举报材料显示,在选择中标方时,能源局获得了巨大黑钱。人们发现,逾30年改革之后,能源行业可谓市场经济中国的“最后几块行政垄断高地”,而垄断带来的巨额黑钱,也是江派人马害怕真相曝光的事项之一。

仔细看习近平上台初期反腐的对象,熟悉中共官场黑幕的人发现,从这些落马官员的背景中也能看出来,薄熙来案、李春城案都牵涉到周永康家族,刘铁男牵涉到江泽民和李鹏家族,而那位因情人举报而下台的中央编译局局长,被中南海奉为“马列老师”的衣俊卿,则牵涉到李长春和刘云山。

不过即使这样,习近平也难以挽回中共垮台的结局:因为中共从根上烂了。南巡时习近平叹息苏共垮台时“竟无一人是男儿”,其实像刘铁男、江泽民之流的男儿,充斥着整个中共官场,等中共垮台时,也必然会出现“竟无一个真男儿”的局面。◇


中共垮台时,也必然会出现“竟无一个真男儿”的局面。(Getty Images)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