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揪 「副部級老虎」內幕(組圖)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蛇年到,人們都在高高興興的過年,而中國能源局局長、享受副部長級特供的劉鐵男家人卻在愁眉苦臉中煎熬。在民間舉報和中紀委立案調查中,癸巳蛇年恐怕是劉家這輩子最難過的年關了。

年前大陸官場流傳著中共新任黨魁習近平模仿鄧小平南巡深圳的內部講話,裡面有句話讓很多人吃驚。在談到蘇聯共產黨的解體時,習悲憤地感慨:「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一個男兒站出來為保蘇共而抗爭。

先不談蘇共解體對中共解體的必然昭示,近日這位共產黨特殊材料製成的「鐵男兒」劉鐵男,遭《財經》雜誌副主編羅昌平實名舉報後被立案調查。外界預測,他將是習近平反腐擊中的第三隻副部長級貪腐「老虎」。不過,掀開事件面紗,對照「南周事件」,劉鐵男被實名舉報實際是習近平藉助民間力量,敲打江派的又一警示。

被舉報假學歷外加貪腐

翻開中國能源局局長劉鐵男的官方簡歷,稱他1954年10月出生於北京,研究生學歷,經濟學碩士,工學博士。1983年在國家計委工作;1996年後在中共駐日本大使館做了三年經濟參贊;2006年12月任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副部長級);2008年3月任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2010年12月接替干了11年的張國寶,擔任國家能源局黨組書記、局長。 2012年12月6日,在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兩年之後,劉鐵男遭遇《財經》雜誌副總編羅昌平的實名舉報。相關舉報資料稱,劉鐵男與商人倪日濤結成「官商同盟」,劉鐵男的妻子、處級幹部郭靜華及兒子劉德成均在倪的公司持有股份,並擔任要職,因境外收購騙貸事宜被曝光,嚴重侵害國家利益。


中國能源局局長劉鐵男被實名舉報。(新紀元資料室)

在《財經》雜誌的封面故事〈中國式收購:一名部級高官與裙帶商人的跨國騙貸〉一文中,例舉了大量調查數據,比如裡面有郭靜華親筆簽名與倪日濤合資註冊公司的第一手證據,還有劉德成在匯豐銀行三個美金、加幣的帳戶號碼和巨額匯款憑證等。

文章開篇就說,「只差一步,中國商人倪日濤就完成了他的海外收購。這是一個極富膽色的計畫:在國內銀行貸款兩億美元以上,收購一家加拿大企業New Skeena制漿廠。鮮為人知的是,在他赴加重組以前,標的資產其實已被其控制的境外公司提前收購。概而言之,這是一場涉嫌以項目撬動銀行資金,‘自己收購自己’的跨國資本遊戲。」

倪日濤何許人士,竟然能把部長夫人和部長兒子公然拉入自己的公司?

公開履歷顯示,現年58歲的倪日濤,在1980年代任機械工業部發電設備服務中心幹部、中國機電工業聯銷公司上海公司經理;1994年任國營上海南疆機械成套公司的法人代表;1996年任上海中機能源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長;1998年起,他擔任註冊資本一億元的上海中機董事長,該公司隸屬原國家經貿委機械工業局發電設備服務中心。

懂行的人明白了,原來倪日濤與曾經擔任電子工業部部長、上海市委書記的江澤民、曾任經貿部部長的李嵐清等人的派系人馬有瓜葛,而且劉鐵男的前任能源局長張國寶,兩人都是江派鐵桿人物,由於有這些江派背景,倪日濤才與劉鐵男關係這麼「鐵」。

由於有這些幕後關係,劉鐵男指使手下干將甘智和,在2005年以中共國家發改委的名義,批給了倪日濤16.5億元「林紙一體化」項目,讓這個不懂造紙業的外來商人,很快利用資金運作,在七個省先後租賃或收購了八家造紙企業,總資產號稱數十億元。不過,如今這八家企業只有一家還在正常運轉,眾多納稅人的血汗錢就被白白打了水漂,而這位甘智和更在2005年8月從國家發改委副祕書長的位置退休後,馬上就加入了倪日濤的中竹控股公司並擔任董事。

《財經》報導中不但列出了這些腐敗官員的行為,還列出了中共官方的規定,如2000年1月中紀委關於「省(部)、地(廳)級領導幹部的配偶、子女,不准在該領導幹部管轄的業務範圍內個人從事可能與公共利益發生衝突的經商辦企業活動。」2006年1月1日施行的《公務員法》和2007年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聯合發布的〈關於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明明白白地揭示了貪官奸商的罪行。


圖為2011年11月15日羅昌平在北京外國語大學舉辦「《財經》如何調查」講座。(新紀元資料室)

羅昌平在其微博中還舉報說,劉鐵男涉嫌學歷造假,稱他獲得了經濟學碩士,但外界卻無法找到其碩士信息。劉鐵男「在日本做經濟參贊時經情人獲得名古屋市立大學‘修士學位’」,但這是榮譽證書而非學位證書。劉曾請校方加「學位」字樣並將「可以評價等同」改為「特殊培養授予學位」,被拒。

羅昌平的實名舉報,頓時在全球範圍激起極大關注。一個副部長級高官如此卑劣地造假,家屬如此公開的貪腐,這樣一個明顯的「大老虎」都不打的話,習近平的反腐口號也就等於放牛娃喊的「狼來了」。

「中共露面潛規則」失靈了

2013年1月30日,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香港鳳凰網和海內外各大門戶網站都發出這樣一條消息:中國《財經》雜誌副主編羅昌平在微博上透露,稱中共中央有關部門已就他實名舉報劉鐵男一事立案調查,是「立案調查」,而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受理」。 羅昌平在新浪實名微博這樣寫道:「中央有關部門已就本人實名舉報一事立案調查,是立案調查而不止於受理。近兩個月來,本人已盡舉報人義務配合完成相應程序,在官方定論並公告之前不表態、不回應。感謝各界親友,來年當以更好的調查報導回報。」

同日,1月30日,劉鐵男也出現在中央電視臺的新聞畫面中,但當晚的新華社官方微博則首度對劉鐵男事件發聲,承認劉鐵男被調查。「新華社中國網事」貼文原文如下:「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從有關方面獲悉,針對微博反映的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的有關情況,紀檢部門仍在核實。」

一時間,喜歡從官媒上以是否露面來判斷一個官員是否受懲罰的「中共露面潛規則」好像不靈了。其實自從王立軍出逃美領館後,這個潛規則就受到衝擊,比如薄熙來起初還一直露面,最後被送上審判臺,新年前夕還有外媒透露說,「薄熙來被注射毒針概率比想像的高」。再比如與薄案有瓜葛的劉源、張海陽等人,也是先照常露面,但最後仕途都受阻。最突出的還有周永康,海內外媒體大量報導周永康與薄熙來企圖發動政變,趕走習近平,但周永康還是一次次地被安排出來露面,目的就是為了維持中共黑幫的表面團結。

這方面的詳情,請見《新紀元》2013年初出版的新書《胡錦濤全退布局與令計畫的復仇》和《習近平元年殺機四伏》。

「替補鬼雄」的80後羅昌平

能把一個中共副部長級高官拉下馬,外界的關注目光自然也落到舉報人羅昌平身上。網上這樣介紹說:「羅昌平,1980年12月生,湘中人士,現居北京。好詩詞,習書法,報時事,自許‘人中豪傑,替補鬼雄’。歷任《中國商報》首席記者,《新京報》深度報導部主編。現為《財經》雜誌副主編。著有《遞罪:政商博弈的郴州樣本》(南方日報出版社2010年1月版)。」

外界一直稱《財經》雜誌是大陸最敢言的雜誌之一,這與它曾經有過的主編胡舒立直接相關。胡舒立被稱為「中國最危險的女人」,她率領《財經》報導了很多其他人不敢報導的貪腐大案,被稱為「中國的良心」之一。1953年生於北京的胡舒立,人大新聞系畢業後,一直致力於深度新聞調查報導,由於得罪權勢太多,2009年11月被迫辭去《財經》主編職位,目前現任財新傳媒總髮行人兼總編輯、財新《新世紀》總編輯,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院長、教授。


被稱為「中國最危險的女人」的胡舒立,盛讚羅昌平依憑新聞人的正義感和責任感所做的反腐調查。(AFP)

羅昌平與胡舒立的關係很不一般,從她在2010年為羅昌平新書《遞罪》作序就可看出來,序中胡舒立這樣寫道:

「結識昌平,緣於他的反腐報導。 2006年夏,他加盟《財經》雜誌,此後,始終沒有放棄他熱愛和擅長的方向——反腐調查。甚至為不少新聞人淡忘的正義感和責任感,始終在這位‘80後’年輕人身上燃燒,這一直讓我覺得可貴。

昌平曾在《財經》參加報導上海社保案(中共上海市原市委書記陳良宇、富豪張榮坤)、北京城建案(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海淀區原區長周良洛)、青島李薇案(中共青島市原市委書記杜世成、中石化原總經理陳同海)、‘問題首富’黃光裕系列案(黃光裕、杜鵑夫婦,公安部原部長助理鄭少東,廣東省原政協主席陳紹基,中共浙江省原紀委書記王華元)等。《財經》慣常團隊作戰,而昌平在團隊中往往是尖兵、是骨幹、是帶頭人之一。」

最後胡舒立寫道:「新聞是易碎品,而好的記者一生的追求,正是讓新聞不碎。我讚賞昌平和我所有的年輕同仁為此做出的努力。特為此書序。」

從這個簡單介紹中不難看出,羅昌平舉報劉鐵男是志在必得。外界評論這位「80後」,不但有記者的敏銳觸覺,更有政治人的敏銳嗅覺,他選定的題目往往都與中共高層內鬥息息相關。

魯能700億國有資產進了曾慶紅腰包

說起《財經》雜誌,不得不提2007年1月8日的封面故事〈誰的魯能〉。胡舒立率領其團隊再度揭開一驚天祕密:山東最大型國有企業魯能集團在「轉制」中悄然易主,兩家名不見經傳的北京私人企業竟以37.3億的收購價,獲得總資產738.05億的魯能集團91.6%的股份,導致700多億國有資產的流失。

《財經》報導說,參與這場瓜分國有資產黑幕的,最為神祕的是首大能源派出兩名董事之一的首大能源子公司首大能源科技公司董事長曾鳴,《中國證券報》在1月17日列出的名單中,就隱藏了這位曾姓公子的名字。

當時的大陸網站,特別是魯能集團內部爆出消息說,該黑幕涉及曾姓、俞姓、王姓的三位當今中共最高層領導和兩位位列政治局的封疆大吏。著名政論家林保華在《自由時報》中更是直接點名道:「魯能轉制所涉第一個關鍵人是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另外兩個是政治局委員,一個是俞正聲(湖北省委書記、中共太子黨,與國民政府前國防部長俞大維一個家族),另一個是王樂泉(新疆黨委書記)。」至於曾鳴和曾偉是否是同一人,或是曾家其他子弟,外界不得而知。

2007年1月《大紀元》在〈胡藉反腐還擊,爆700億公產進曾家——曾慶紅大搞特務活動胡藉魯能轉制還擊〉一文中分析說,2007年「胡錦濤在反腐敗過程中大體上佈署了三部曲:第一步,是拿下陳良宇,單刀直入強攻‘上海幫’;第二步,是鬥垮劉志華,步步為營智取‘北京幫’;第三步,則是敲山震虎阻嚇‘太子黨’。魯能轉制正好給了胡錦濤這樣的機會,來遏制‘太子黨’的勢力。

有人稱,胡舒立是代胡錦濤出征。太子黨藉魯能轉制之機而將巨額國有資產攫取到自己手中,也將自己的小辮子落到了胡錦濤手中。胡借用魯能事件,就是為了在17大江湖(胡)大戰中,爭得更多權杖。」

六年過去了,回頭再看當時《大紀元》的分析,還算切中要害,不過隨著2013年元旦的《南方週末》事件爆發,人們對胡舒立背後保護她的高層人物有了更清楚的認識:至少胡舒立和王岐山關係非常好,「她能隨手推開王家的大門」。

《財經》舉報與南周事件的內在聯繫

在2012年8月《新紀元》出版的《中南海政治海嘯全程大揭祕(下)鮮為人知的胡錦濤奪位戰》一書中,介紹了胡錦濤與江澤民的「江胡鬥」到了暗殺的可怕程度,18大胡錦濤以裸退的方式「捨身炸碉堡,廢除老人干政」,以便習近平能獨立執政以來,「江胡鬥」已經轉變成了「江習斗」。 在2013年2月即將出版的《習近平對江澤民亮殺手鐧》一書中,講述了《新紀元》週刊此前報導的南周事件,以及江澤民派系與習近平人馬大打出手的故事。

簡單回顧說,2013年1月2日,《南方週末》新年致辭被廣東宣傳部長庹震私自篡改,刪除了習近平在2012年12月4日提出的要依照憲法治國的「憲法夢」,並出現多處嚴重錯誤。庹震背後的後臺就是長期把持中宣部的新任政治局常委、江派親信劉雲山。1月4日,52名《南周》前實習生聯名寫公開信,呼籲庹震辭職並公開道歉。

1月7日,劉雲山指使《環球時報》發表社評〈南方週末「致讀者」實在令人深思〉後,中宣部發出三點緊急通知,再次對習近平公然叫板。被激怒的習於是指使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7日同一天亮出了殺手鐧。在中共全國政法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上孟建柱突然宣布:「今年停止使用勞教制度。」習近平在此會上也全力推進「平安中國、法治中國」,再次強調其「憲法夢」。

面對習近平的還擊,江派人馬並不甘心,能源局的兩位親信被推到了前臺。1月7日,官媒上停止勞教的消息很快被換成國家能源局前局長張國寶吹捧江澤民的文章,同時,劉鐵男出席能源會議的消息也被官媒報導。此前外界都稱劉鐵男是江派在能源界撈錢的財務主管。

面對江派的出手,習近平方面也是你來我往的大打出手。1月9日,中紀委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薄熙來、劉志軍、李春城案的審理情況,習近平提醒江派:他的反腐是「蒼蠅、老虎都要打」。「敲山震虎」,歷來是中共高層常用的內鬥手法,9日同一天,在中南海會議上,習近平批劉雲山在南周事件上「添亂」。


南周事件對劉雲山的還擊,以及《財經》雜誌對劉鐵男的舉報,內在是有相通之處,都是習近平、王岐山藉助民間力量,敲打江派的警示。(AFP)

《中國改革》雜誌社前社長李偉東在1月9日深夜的微博上發文說:「妥協結果出來了(有人評論這次結果的進步意義超過烏坎):燦爛去職擔責,宣萱不再審稿,明天正常出報,不追究年輕人的行為,事情與頭陀無關。據說著名女報人找了王常,王找了小胡,協調出這個結果。這是20多年來第一次媒體人的有限成功,更可能是一次影響深遠的蝴蝶翅動。相信媒體人今夜無眠。熊174」

這裡「燦爛」指《南方週末》總編黃燦,「宣萱」則為要求《南方週末》採取事前審稿的省委宣傳部,「頭陀」則為部長庹震。「著名女報人」是胡舒立,「王常」當然是王岐山,「小胡」則為胡春華。

由此可見,南方週末事件對劉雲山的還擊,以及《財經》雜誌對劉鐵男的舉報,內在是有相通之處,都是習近平、王岐山藉助民間力量,敲打江派的警示。

劉鐵男、張國寶背後的江澤民

就在劉鐵男被羅昌平舉報的當天,12月6日,國家能源局在未作任何調查的情況下矢口否認,把舉報說成是誣陷,而且能源局還發表通報稱:劉鐵男正隨同國務院副總理、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出訪俄羅斯,並登出了一張劉鐵男坐那簽協議,王岐山站在後面表情怪異的照片。不過這則新聞稿當天晚間就從國家能源局官方網站上撤下。

隨後,劉鐵男在官媒上的露面次數,成了中共兩派較量的「晴雨表」。

自2012年12月6日以來,除了前述隨同王岐山的出訪,劉鐵男先後有四次公開見諸報導的活動:2012年12月17日與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座談;18日出席全國經濟運行調節工作座談會;2013年1月7日,全國能源工作會議召開,劉鐵男作了一個多小時後報告;1月29日,溫家寶到發改委調研,劉鐵男出席隨後的座談會,並出現在1月30日新聞聯播相關報導的畫面中。

然而據能源部內部人士說,劉鐵男的露面報導主要在國內,而涉及國際媒體的外事活動,基本由副局長代替。能源局官方網站顯示,副局長劉琦先後會見土耳其能源與自然資源部部長、丹麥氣候能源建築部部長,副局長吳吟會見埃及外交部部長副助理,以往這樣的活動大多劉鐵男自己出面。

1月8日,江派在刪除「停止使用勞教制度」的同時,換上了江澤民鐵桿親信、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張國寶的文章,張竭力吹捧江,稱「在電網問題上爭議很大,電力體制改革搞不下去,江澤民總書記也親自過問電力體制改革,在聽意見後,說了一句英語‘compromise’,大概的意思是要把這兩種意見相互妥協,再協調一下。」以此暗示,即使現在,江澤民對中共大事還是有發言權,這與習近平強調的改變工作作風、杜絕老人干政的「習八條」相牴觸。

萬里喬石要求解決江澤民「非正常活動」

據《動向》雜誌報導,中共18大會議期間,江澤民一再表示:「作為一個老黨員,唯一心願是生命不止、工作不息。」但江所自稱的「普通老黨員」,卻是個干政亂紀的「太上皇式的超級老黨員」。


行動不便的江澤民,仍行使老人干政的手段(Getty Images)

據說18大一中全會剛結束,江就在北京玉泉山寓所(隸屬中央軍委)設淮揚菜家宴招待俞正聲、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以及李長春、曾慶紅、李嵐清等。江以30年陳釀黃酒祝四位當選政治局常委,並給四人鼓勁:「不要自我約束。要好好幹,不要患得患失。」2012年12月下旬,江還為竹子詩詞作序、給黃菊畫冊題詞,為長江新橋題詞。12月15日江致信政治局、中宣部,提出要加大力度對新晉升政治局常委、委員的經歷宣傳報導。12月21日,江還購一批優質蘋果慰問海軍、空軍、二炮部隊,同時致信中央政治局中央軍委,要求「關心」全軍生活,把職業軍人薪酬提升比地方黨政幹部高。

江的這一系列舉動,被中共高層定性為挑釁習近平八條新規的「七大罪」,於是以萬里、喬石等中共元老為代表的退休高層,致信中共中央委員會、中紀委,提議召開中央委員特別會議或中央政治局特別會議、生活會議,來正視、解決江澤民在黨內外「非正常活動」及其造成的影響,對江澤民進行警告和懲罰。

信中明確提出四點,其中包括:中共中央委員會和中紀委等應向江澤民轉達黨內外的批評意見;應當阻止、批評有關宣傳部門、地方黨政為江「搞不適當宣傳活動及造神活動」。

另外,《動向》還報導了江澤民窮凶極奢的退休生活。2012年江在上海住了150天,住宿、交通等開支由上海市政府列作行政開資外,僅宴請簽單237萬7000元,相當於上海市職工年收入中位數七萬元的33.5倍。

此前還有報導說,目前中共中央委員以上離休高幹,每年公款開銷就高達1000億人民幣;最高級離休官員,包括江澤民、李鵬等11人,享受至高無上的特權待遇,包括各地行宮、專機、專列、高級轎車、專家醫療組等。每年耗費公款10億元,平均每人近1億元!

張國寶是江派之寶,而非國家之寶

中共官場中的人都知道,國家能源局是江家幫人馬巨額財富的根據地,無論是曾慶紅、周永康還是江綿恆,以至於李鵬家族,從能源壟斷上獲得了很多非法利益。

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列舉的數據顯示,自1990年以來,中共官員貪污腐敗,每年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大約在9875億到1兆2570億之間。這其中,江澤民首當其衝。


張國寶把持能源局11年之久,直到2011年1月才把這個肥水位置讓給了劉鐵男。(AFP)

2007年中共17大前夕,中共財政部長金人慶突然下臺,有人傳因其中了臺灣女特工的美人計,泄露了機密;但另有消息指,這與金人慶和江澤民前些年合謀把國庫的錢轉到國外有關,當時胡溫正在徹查近1000億人民幣去向問題。當時未經朱鎔基批准,江澤民直接從金人慶那裡劃錢出去。

據《中國事務》披露:江澤民在瑞士銀行的祕密帳戶上存有3億5000萬美元;江還在印尼的峇裡島擁有一棟豪宅,據悉是由中共前外長唐家璇於90年代花1000萬美金替江購買的。

《財經》雜誌在2011年1月回顧了張國寶把持能源局11年的歷史。1944年11月出生的張國寶,按中共慣例,應該在65歲前退休,也就是2009年秋,但在江派操縱下,張國寶多賴了一年多,直到2011年1月才把這個肥水位置讓給了劉鐵男。

官方簡歷顯示,張國寶是浙江人,西安交大機械工程系碩士畢業,歷任陝西汽車齒輪廠技術員,機械工業部汽車局技術處科長,國務院外國專家局、國家計畫委員會機械電子局綜合處處長等職。由於能說日語、英語、俄語,2003年被江澤民提拔為發改委副主任,2004年兼任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正部級),2008年還兼任國防動員委員會委員,武警黃金部隊第一政委,2012年6月還受聘為中國石油大學(北京)中國能源戰略研究院院長。

在談到自己的業績時,張國寶稱「十一五」期間,中國新增電力裝機超過4.3億千瓦,「五年干了過去近50年的活兒」,2010年末中國總裝機達到9.5億千瓦,僅次於美國11億千瓦的裝機量,但他沒有談到的是,中國經濟「高污染、高能耗的增長模式」已越來越不合時宜。

在風力發電方面,2010年末,中國風電裝機躍升至4183萬千瓦,超過美國居世界第一,比五年前的規畫目標整整高出了一倍,但他沒有談到的是,由於電網無法消納暴增的風電,數百萬千瓦風電機組無法並網,意味著數百億元投資的閑置浪費。

而且在這些快速建設中,巨大的貪腐黑幕已在其中。民間很多舉報材料顯示,在選擇中標方時,能源局獲得了巨大黑錢。人們發現,逾30年改革之後,能源行業可謂市場經濟中國的「最後幾塊行政壟斷高地」,而壟斷帶來的巨額黑錢,也是江派人馬害怕真相曝光的事項之一。

仔細看習近平上臺初期反腐的對象,熟悉中共官場黑幕的人發現,從這些落馬官員的背景中也能看出來,薄熙來案、李春城案都牽涉到周永康家族,劉鐵男牽涉到江澤民和李鵬家族,而那位因情人舉報而下臺的中央編譯局局長,被中南海奉為「馬列老師」的衣俊卿,則牽涉到李長春和劉雲山。

不過即使這樣,習近平也難以挽回中共垮臺的結局:因為中共從根上爛了。南巡時習近平嘆息蘇共垮臺時「竟無一人是男兒」,其實像劉鐵男、江澤民之流的男兒,充斥著整個中共官場,等中共垮臺時,也必然會出現「竟無一個真男兒」的局面。◇


中共垮臺時,也必然會出現「竟無一個真男兒」的局面。(Getty Images)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