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二周年:当局不义必须全部记录


中国茉莉花集会两周年前夕,有媒体人透过互联网呼吁受害者站出来,对当权者的暴行公诸于世。有受害者表示支持,认为此举有助受害人治疗躯体及精神上的伤痛。

2011年茉莉花革命的反政府浪潮,不但迅速蔓延至其他阿拉伯国家,更蔓延至中国。有网民发起中国茉莉花集会,由2月20日开始,每周到全国各地指定地点游行示威,令当局大为紧张,在短短两个月内 ,数以百计的网民、维权人士、维权律师等被传唤、关押,期间遭受不人道对待。

在中国茉莉花集会两周年前夕,现时在美国的大陆媒体人北风,在网上发起收集受害者名单,被关押时间及遭遇,至今已收集到130个名单。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是首个站出来,详述他遭受身体及精神的虐待。他形容当局所用的手段主要是要彻底摧毁他的自尊及价值,其中包括殴打、辱駡、洗脑、长时间审讯等。江天勇对有关收集受害者名单的行动,表示十分支持。他认为受害者在诉说受虐遭遇的过程中,有助克服恐惧及疗伤。此外,更可令人认识那些不为人知的受害者。

他说:“把这种令人恐惧的遭遇说出来,恰恰就是一个克服及打破恐惧的过程。这种经历会让经历者带来心理的创伤,我是有体会的,我认为最好的疗伤办法就是把它说出来,与人分享。”

同样是受害者的广州网路作家野渡事发超过一年,心身的创伤才慢慢复原。他说最难受的是连续多日通宵审讯,疲劳轰炸。他亦鼓励更多受害者站出来把当局的暴行公诸于世,防止不幸的历史重演。

他说:“对民间而言,必须保留这份集体回忆,当局种种不义的行为,我们要全部记录下,以防将来继续发生。当正义回到这片土地时,这些就回成为民间道义的标杆,对不义体制的控诉。”

对两年前这场群众运动最后无疾而终,有人批评时机未成熟,不过,江天勇认为失败乃成功之母,如果要等候所谓成熟的时机,可能永远不会有行动。

他说:“事情的根源是突尼西亚的小摊贩被公权力打死引起的,这样的事例在中国不计其数,中国人早就应该愤怒,但我们一直在忍。如果没有一次又一次这样所谓不成熟的行动,我们永远在等待中,就这样一年年的过去。”

江天勇就认为,中国的群众运动,应由当地的民众自发,不应由身处自由世界的海外人士,鼓动大陆的民众冒险。

他说:“我的基本观点是任何公民街头运动,必须由身处其中的人自发。当你身处海外,安全的环境,去鼓动国内的人去做,这是极为无责任伦理的行为。

维权网的统计,自2011年2月网传茉莉花集会以来,因在网上转发与茉莉花行动相关资讯,而被传唤问话、拘留、甚至判刑的,数以百计。

茉莉花革命缘起自北非国家突尼西亚一名26岁失业青年,2011年初在街上无牌贩卖,被员警充公货物及摊车,他以自焚抗议警员不合理执法,最终不治身亡,事件触发当地连串大规模街头示威游行,争取民主。最终导致时任总统班•阿里倒台,成为阿拉伯国家首个因人民起义,推翻现政权的革命,有人以其国花取名为茉莉花革命。

(原题目:“茉莉花”二周年受害人站起来诉暴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