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二週年:當局不義必須全部記錄


中國茉莉花集會兩週年前夕,有媒體人透過網際網路呼籲受害者站出來,對當權者的暴行公諸於世。有受害者表示支持,認為此舉有助受害人治療軀體及精神上的傷痛。

2011年茉莉花革命的反政府浪潮,不但迅速蔓延至其他阿拉伯國家,更蔓延至中國。有網民發起中國茉莉花集會,由2月20日開始,每週到全國各地指定地點遊行示威,令當局大為緊張,在短短兩個月內 ,數以百計的網民、維權人士、維權律師等被傳喚、關押,期間遭受不人道對待。

在中國茉莉花集會兩週年前夕,現時在美國的大陸媒體人北風,在網上發起收集受害者名單,被關押時間及遭遇,至今已收集到130個名單。

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是首個站出來,詳述他遭受身體及精神的虐待。他形容當局所用的手段主要是要徹底摧毀他的自尊及價值,其中包括毆打、辱駡、洗腦、長時間審訊等。江天勇對有關收集受害者名單的行動,表示十分支持。他認為受害者在訴說受虐遭遇的過程中,有助克服恐懼及療傷。此外,更可令人認識那些不為人知的受害者。

他說:「把這種令人恐懼的遭遇說出來,恰恰就是一個克服及打破恐懼的過程。這種經歷會讓經歷者帶來心理的創傷,我是有體會的,我認為最好的療傷辦法就是把它說出來,與人分享。」

同樣是受害者的廣州網路作家野渡事發超過一年,心身的創傷才慢慢復原。他說最難受的是連續多日通宵審訊,疲勞轟炸。他亦鼓勵更多受害者站出來把當局的暴行公諸於世,防止不幸的歷史重演。

他說:「對民間而言,必須保留這份集體回憶,當局種種不義的行為,我們要全部記錄下,以防將來繼續發生。當正義回到這片土地時,這些就回成為民間道義的標桿,對不義體制的控訴。」

對兩年前這場群眾運動最後無疾而終,有人批評時機未成熟,不過,江天勇認為失敗乃成功之母,如果要等候所謂成熟的時機,可能永遠不會有行動。

他說:「事情的根源是突尼西亞的小攤販被公權力打死引起的,這樣的事例在中國不計其數,中國人早就應該憤怒,但我們一直在忍。如果沒有一次又一次這樣所謂不成熟的行動,我們永遠在等待中,就這樣一年年的過去。」

江天勇就認為,中國的群眾運動,應由當地的民眾自發,不應由身處自由世界的海外人士,鼓動大陸的民眾冒險。

他說:「我的基本觀點是任何公民街頭運動,必須由身處其中的人自發。當你身處海外,安全的環境,去鼓動國內的人去做,這是極為無責任倫理的行為。

維權網的統計,自2011年2月網傳茉莉花集會以來,因在網上轉發與茉莉花行動相關資訊,而被傳喚問話、拘留、甚至判刑的,數以百計。

茉莉花革命緣起自北非國家突尼西亞一名26歲失業青年,2011年初在街上無牌販賣,被警察充公貨物及攤車,他以自焚抗議警員不合理執法,最終不治身亡,事件觸發當地連串大規模街頭示威遊行,爭取民主。最終導致時任總統班•阿里倒臺,成為阿拉伯國家首個因人民起義,推翻現政權的革命,有人以其國花取名為茉莉花革命。

(原題目:「茉莉花」二週年受害人站起來訴暴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