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碎了 “桔井事件”暴发的回国潮(图)


连载11:赤柬变本加厉抓捕大批亲中华运人士

【前言】一九七二年年底,柬共一手炮制“西南事件”,极大地刺痛进入赤柬区闹革命的红色华人后,又一次变本加厉悍然做出更令人痛心的“桔井事件”,导致革命同志们信心崩溃,不久就各散东西,各奔前程。柬埔寨“华运”烟消云散,在海外华人史页画上句号。因此,“桔井事件”是华运史的重大事件,是为华运吹起终结号的历史性大事!

湄公河
流经多个省份的湄公河(123rf.com)

《叶落湄江》(姚思著)是这样写的:(摘录)一九七四年的四月中旬,柬共统治桔井市的五零五特区党委书记密韧,看到他领导下的华侨工作组动员华侨下乡入林的工作成果甚微,想采用威逼的强硬手段来达到目的。他在十八日的早晨调动部队入城,凶神恶煞地挨家挨户通告,限他们三天内离开城市,否则自负后果。全市华侨,既受惊吓,又来不及做准备,更舍不得在城里的产业,一时群情激愤。面对这种情况,密韧的工作组便召开全体华侨开会,进行说服。可是愤怒的群众在会场跟工作组长进行针锋相对的辩论。有些老华侨对柬共统治以来的横行霸道,以及华侨生命、财产毫无保障的处境提出控诉,甚至痛哭流涕,全场情绪激昂。在场众人纷纷要求回中国。柬共工作组只好草草宣布散会。

事后柬共干部错误地评估了情况,认为闹着要回中国只是“少数人”起哄,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愿意回中国。为了摸清情况,他们决定让全体华侨填写申请书。
这通告一发出,侨胞们都争先恐后地填写了申请书,连已经柬化了三代的华裔柬人也填写了。

这件事闹大了,五零五特区委感到脸上无光,桔井城华侨工作是柬共中央给他们的重点工作,现在搞出几千群众对抗的大事,怎么了结?

区委书记密韧只得亲自出面,接见华侨代表,宣布不强迫华侨离开城市,让群众安心。但另一方面,为了推诿责任,把挑动华侨群众对抗政权的罪名加到我们头上。二十八日一早柬共部队在桔井市实行戒备,重要路口还架起重机枪;大批军人以抓鬼为名,包围了早先“闹鬼”的房屋,连同老黄所住的大木楼也在包围圈内。柬共在下午才进行逮捕,我方同志,连同平常比较接近我们的华侨青年,其中包括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总数七十几人全被用汽车载走。我方驻地用物、财物被掠夺一空。

我们分布在桔井远近郊区的三个劳动地点,其中包括原来的报社,总共三十几位同志也在这天下午同时被逮捕。

【编者按】此次被柬共悍然逮捕的华运干部群众约一百一十人,影响不小,这就是“桔井事件”。

这么的一个重大逮捕行动,根本没有什么罪证,仅是服务于桔井特区委恐吓华侨同胞乖乖就范的政治目的。这就是俗话说的“杀鸡儆猴”嘛!柬共干部抄了我们的家,在所有文件中反复搜寻,事后几个月内又在群众中反复寻找,都找不到我方人员反对政权的丝毫证据。

这事件可以说是柬共野蛮面目的一次大暴露,我方的领导人把希望寄托于北京的“有关方面”去解决问题。可是当时中国政府外交部在“四人帮”党羽的控制下,不少官僚只顾自己的乌纱帽,谁敢跟毛泽东高度肯定的柬共真正办交涉!

柬共的“四•二八”暴行使桔井城的华侨同胞陷入惶惶不可终日的恐惧之中。整个桔井城笼罩在一片阴风惨雾中,人人自危。

我方同志连群众一百余人被柬共逮捕,囚禁在柬东北一个叫“净贡”的疟疾林区,牺牲了十几条生命。他们葬身于柬埔寨的荒林野莽之中,有谁能体会这些同志赍志以殁时的心境呢!老李后来写了一首诗给我看,说的是:“壮士同来不同归,荒林蔓草土几堆;千古奇冤净贡狱,青磷碧血夜夜飞!”这首诗说尽了我们的心酸和感慨。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处于困境的华运人趁着越共部队的进攻,闯过深山老林逃亡,经磅通、磅针逃亡。现实的唯一去处只有到越共统治下的越南南方……几个月的艰苦日子后,到了西贡城。这个过去的越南共和国首都,现在改称“胡志明市”。

关于“桔井事件”,周德高在《我与中共和柬共》一书的叙述摘要:
(前文从略)很久以来,波尔布特集团就处心积虑以消灭城市和取消货币,来消灭“万恶的”城乡差别和“堕落的”商业行为,来实现“纯洁的”共产主义。桔井是柬共控制区最大的城市,政变后不到半月就落入越军手中,柬共刚从丛林里出来,越方就将它交给柬共管理。一九七四年柬共以为进城在即,因此迫不及待地在“解放区”进行试验,桔井就成为试点。四月二十八日,柬共限令全市华人到农村种田,并将该地华运干部七十多人,用军车强行押往重疟疾区振公(又称净贡)村。这就是著名的“桔井事件”。

这事件的起因是,柬共桔井地方政府命令市民(绝大部分是华侨)下乡从事生产,禁止他们从事一切商业活动。而桔井华侨一向“热爱祖国”,“拥护革命”,他们也同意弃商务农,但要求让老弱病残留在城里。于是与柬共干部发生激烈争执,柬共动员无效,就下令限期搬迁,终于闹到华侨提出集体返回中国的要求。

柬共干部碰上了棘手问题,就怀疑有人挑拨,于是召集华侨开大会,并邀请住在桔井市的“华运”前负责人王海与会,想在会上“揪黑手”。但会议一开始就失控,过去侨胞一向逆来顺受,可是这次相反,他们认为自己为革命尽了力,可是连安身立命都被剥夺,他们不仅向柬共政权说“不”,而且都要求返回中国,柬共干部恐吓说“要回中国举起手来”,而全场都举起手来。华侨学校的杨璧陶老师站起来发言,她说“华侨要求回国是正当的权益,连国际法都有保障”,群众报之以热烈的掌声,以致柬共干部无法下台。

在“煽动华侨对抗革命政权”的罪名下,抓走了王海在内的七十多名华运干部,群众也就不得不就范了。

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七日,金边先行落入柬共之手;十四天后,越南北方军队入西贡……不少华运青年同志在归国无门的绝境中,混入越侨回乡的行列逃生。只有那些死心塌地按照中共命令,等待柬共收留的驯服同志,一直到一九七九年柬共集团土崩瓦解才逃出苦海。

看中国首发 转载注明出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