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博士导师:奥运会对中国是巨大的错误

2013-03-29 23:04 作者: 秦雨霏编译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商业内幕》3月27日报导说,孙立平,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习近平的博士导师,3月11日撰文说,奥运会可能对中国的政治生活带来负面效果。

2008年北京奥运会对中国是巨大的付出,420亿美元的机会把中国推上世界舞台。是否这个钱花的值得已经成为一个大大的疑问。《商业内幕》3月27日报导说,孙立平,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习近平的博士导师,3月11日撰文说,奥运会可能对中国的政治生活带来负面效果。

在他的搜狐博客当中,孙立平质疑:是否奥运会导致中国政治的转变—从进步和变革转向“控制和维稳”?

孙立平写道:“进入21世纪之后,在经历了短暂的所谓新政之后,权力溃败的趋势愈演愈烈,甚至成为这一时期最引人注目的特征。本来,孙志刚事件废收容,非典促信息公开,办陈良宇反腐败,一时之间似乎政通人和,老百姓也对新班子寄予很高的期望。但不知为何,转眼之间,新政偃旗息鼓,学起了朝鲜,控制和维稳成了鲜明的主题,并锲而不舍地坚持到最后。”

“这个转变是如何发生的?我到现在仍然百思不得其解,请教了许多朋友也不得要领。我唯一能够想到的,是奥运的作用,当然背后是新班子的旧思维以及自信的缺乏。我一直在想,北京奥运对中国的影响可能是非常深远的,不是仅仅在钱上。面对一个盛会的拘谨心态,深深地影响了中国后来的历史进程,可以说,奥运是举国维稳体制化的开端。现在看来,奥运,可能是我们办了一件不该办的事情。”

“中国进入21世纪最突出的特征是权力膨胀与权力溃败的加速并交织在一起。此前就已经开始的强化政府抽取资源能力的过程,使集中到政府手里的钱越来越多,可谓财大气粗。而奥运的成功举办,拘谨的心理又演变为集中力量办大事这种举国体制的幻觉。而权力溃败也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愈演愈烈。财大气粗加速了挥霍无度,举国体制也培养着权力的专横与任性。”

“过去的十年,有关人士可谓尽心竭力,身心交瘁。因为是在用最糟糕的方式应对最糟糕的情况。这时,既得利益集团已经形成,并由此造成巨大的社会不公。但解决社会不公的问题无能为力,只能用维稳的方式求得不出事。但这一维就把中国维坏了,因为这样不但助长了社会不公,加剧了社会矛盾,而且毁坏了社会中正常运作的机制。前一段时间,我曾提出过逐级复制的‘作恶授权’的概念,在维稳中,反正不能‘出事’,怎么做我不管。这样一来,权力的任何胡作非为都可以在维稳的名义下进行,同时也可以用维稳的名义对任何监督权力的行为进行打压。”

《商业内幕》报导说,孙立平的批评言论仅仅是反对奥运会的最新一次论证。随着耗资数百万美元的体育场馆空置荒芜,城市破败不堪的基础设施资金不足,许多人质疑,究竟奥运会留下了什么遗产。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