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流感恐慌 这次我们该相信北京吗


【看中国记者欧阳光编译报道】中参馆(ChinaFile)网站4月3日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题为“禽流感的恐惧,这次我们该相信北京吗?”

主持本次讨论的David Wertime说:毫无疑问,H7N9的爆发将测试习近平政府是否真的重视其呼吁的要有更大的透明度。习近平肯定会研究SARS爆发的案例。

正是十年前的今天,世卫组织的专家小组前往中国大陆调查SARS的早期感染。几天之后,我与数十位在中国的和平队(Peace Corps)志愿者们被告知要在24小时内撤出,乘坐从成都到华盛顿DC的最后一个商业航班。在我离开涪陵的教学岗位前,学校领导把志愿者们召集开了个会。他们礼貌地告诉我们,他们不同意和平队撤出中国的决定。院长说,SARS已经“被治愈了”。最终,时任主席的胡锦涛政府对该疾病的“守口如瓶”的做法,只会引发恐慌,造成长期的不信任。

文章里,邀请了数位专家对此问题发表评论。

位于伦敦的国际记者Isabel Hilton回应说:

所有公开和透明的做法都是值得赞赏的。但第一起禽流感死亡发生在2月27日,3月4日的是第二起。当局等了20天才释放这个信息。(在中国)公众与政府之间存在巨大的信任赤字。更快更全面的披露才是解决的最好办法。

想想看,如果有15000头死猪沿着密西西比河顺流而下,能没有数百名记者去吗,直到他们发现源头及是谁干的?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对于黄浦江上死猪的来源,我们知道的这么模糊?

中国数字时代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线索:政府在试图平息这怪诞的故事。3月19日中国审查机构给中国媒体的相关指令:上海黄浦江死猪事件已经得到了有效处理,相关后续报道应遵循新华社的稿件及地方当局发布的信息;媒体不得派记者前往嘉兴或类似地区进行调查,也不得在此问题上危言耸听或进行评论。

中参馆编辑Susan Jakes回应说:

值得记住在2003年,北京的卫生当局不仅没有向香港透露SARS蔓延的信息,他们还就在北京的SARS病例及在中国大陆的感染人数,对世卫组织、传媒和中国的公众撒了谎。他们是如此一意孤行,试图维护其谎言,甚至在军医蒋彦永大声吹哨之后还这样。他们甚至将病情很重的SARS患者藏起来,躲避世卫组织的检查人员。有一例是他们用救护车把这些病患拉走,另一例是把病患送入一家医院的地下室。

他们下令医生、护士及其他医护工作者不许讲出在他们医院里发生了什么。数百人因这些命令而造成感染,其中一些人死亡。

我记得一位年迈的医生,声音颤抖地解释道,她所在的医院处理了北京第一起SARS病例,他们接到口头命令,不许告诉任何人有关SARS病患的情况,医院的人员被禁止把笔和笔记本带入传达那些命令的房间。

在一定程度上,中国官方在掩盖灾难性后果方面可能已经学乖了。而且,无疑,科技已经令要守卫这些“敏感”信息的难度增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北京在随后的几年里已经接受了透明度。想想对最近那些灾害的官方反应:三聚氰胺毒奶粉丑闻、四川大地震、高铁撞车,他们试图去掩埋出事的火车车厢。

中参馆编辑Dorinda Elliott评论说:

我在想,现在生活在中国是什么感觉。你不能相信买的食品是安全的,或买的药品是有效的。你不能相信所呼吸的空气是安全的(它不是)。你不能肯定政府有没有告诉你你应该知道的可能在传播的疾病。在这样的日子里,人们的焦虑程度必定暴涨。这意味着什么,又将会导致什么呢?

(译文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