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后头七人断魂 丈夫跪求勿去女儿墓


17岁女孩黄小鸥离开七天了,但在妈妈赵思琼心里,女儿一天也没走。因为太思念女儿,她天天往坟山跑,半夜也去,以至于小鸥爸爸下跪哀求:“你去再多次,女儿也回不来了,你要是身体垮了,我们家怎么办?”

芦山县太平镇胜利村的小鸥是在此次地震中离世的,不幸发生后,她妈妈赵思琼天天都去上坟。赵思琼说:“我知道她没走远,天天去陪她说说话。”

小鸥下葬的那个晚上,赵思琼半夜跑了出来,想跑去后山小鸥的坟地,被丈夫黄志康发现了,一阵苦劝,才劝回去。“我实在睡不着,太想女儿了!”赵思琼说,她被劝住后,第二天六点不到就又到了女儿坟前。此后,她天天都要到女儿的坟前,说说话,整理一下杂草枯叶,说着说着就大哭一场,哭累了就趴着睡一会。

从家里到坟地有一公里多,都是崎岖的小路,如果是晚上,赵思琼就用手机举着照明,“我不怕,女儿会保佑我”。

前天晚上,赵思琼再一次想跑去后山时,黄志康拐着腿跑出来,当场跪下了,哭着说:“你去再多次,女儿也回不来了,你要是身体垮了,我们家怎么办?”赵思琼也哭了起来,两人搀扶着回了家。

按照当地的风俗,头七不上香,要么提前一天,要么推后一天。但是昨天下午,赵思琼还是在弟弟赵勇和小女儿黄小雪的陪同下,带着记者去了小鸥的坟地。

沿着一条小路,穿过所在村庄,走向后山,大约一公里后上山,走过一个杂树林,出现一个用水泥围起来的新坟,孤零零地立在山腰上的竹林间,坟前还放着一些祭品,有水果,有零食。

“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没有成年的不能跟祖辈的坟放在一起,也不能有名字”,赵思琼说。接着她开始清理坟上的枯叶,因为是新土,安葬时又草率,枝叶特别多,小女儿黄小雪也安静地上前帮忙。

赵思琼说,小女儿本来就话少,姐姐死后,更沉默了。

地震前被煤车撞折左脚的黄志康这么多天一直不肯去医院,这几天走动太多,伤情变重了。在记者和他妻子的反复劝说下,黄志康终于决定跟记者的车去镇上,找成都军区总医院的医疗队看一下伤脚。医生要求:伤脚短期内绝对不能沾地。

在太平镇,很多人都认识小鸥一家人,知道她家的悲惨经历,大量志愿者和媒体也以各种形式进行帮助。医疗队一位医生对记者说,这一家人都需要心理疏导,建议政府部门多多关心。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