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公交纵火案真凶是不是陈水总?(图)

2013-06-15 09:12 作者: 啃咸菜谈天下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06月15日讯】厦门市政府新闻办6月10日下午发布公告:在公安部,省公安厅专家组的牵头参与下,经过公安机关不分昼夜连续奋战,综合人证,物证,技术鉴定等各方面的调查结果,确认犯罪嫌疑人陈水总于为6月7日在车号为闽DY7396的BRT公交车上实施了纵火案......

此言一出,让人惊诧于官方破案之神速,而嫌疑人陈水总已然死亡,死无对证的结果,却落得个如何服众的问题。本文则借此探讨一下发生这类事件的深层次社会及现实背景。

凶手到底是谁,其实并不重要--研究自杀式恐怖袭击的原因才是当务之急

厦门市政府言之凿凿,认定陈水总是厦门公交纵火案的真凶,但是既不公布相关监控视频,也不公布陈水总的遗书。结果网上许多小民大为不满,认为并不能肯定真凶就是陈水总。还有陈水总的邻居说,陈水总那天是带了点茶叶去会朋友,有人见到他出门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异常。想起云南巧家县发生爆炸案,认定真凶是赵登用,并且认定爆炸与强拆没有关系,但广大网民不相信,天天在网上鼓噪。巧家县政府觉得很烦,就让公安局长杨朝邦出来宣布说:“我以局长的名义和前程担保赵登用就是嫌疑人。”但是最终的调查结果却发现,赵登用并不是凶手,赵登用也是受害人,真正的凶手是犯罪嫌疑人邓德勇、宋朝玉。凶手家里被强拆了,心怀不满,策划了这起爆炸杀人案。

有云南巧家的先例存在,我想民众对于厦门爆炸案的真凶是谁感到有疑问,这都是可以理解的。当然,民众们并不是福尔摩斯,他们关于案件的判断大部分只是一种猜测。我们并不能以网民的意见作为断案的根据,但是我们希望政府能够在侦破这种案子的时候增加透明度,不要老摆出高高在上,深不可测的样子。接近群众,透明操作,才能得到人民的信任。

厦门BRT公交车纵火案凶手真是陈水总?
厦门BRT公交车纵火案凶手真是陈水总?(看中国配图)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寻找真凶是谁,意义也并不是太大。不管是陈水总,还是李水总王水总,总之,是有人不想活了,带上一桶汽油故意到公交车上去纵火自焚,要死,也要带上一帮子人。

自杀式的攻击整个社会,这种情况全人类都有,并不只是中国这一个地方会有这种事。欧美西方国家也曾经出现过自杀式的袭击公共人群的事件。但是我想在中国出现的这种自杀式攻击,有两点与西方不太一样。一是在中国这种自杀式攻击越来越频繁,并被越来越多的人效仿。二是在西方一旦出现了这种事,政府总是第一个被指责的对象,各种传媒全都会骂政府,批评政府没有更好地改善民生。但是在中国,出了这种事,我们的报纸杂志清一色是骂犯罪嫌疑人,谈到政府,永远都是如何出色地展开救援。

其实对自杀式攻击者来说,他本来就不想活了,你们骂就骂了,有什么了不起,我本来就是想多杀掉几个,带着一起上西天。所以这种咒骂不但不能阻止犯罪,相反还能激发起更多潜在凶手的犯罪热情。郑民生,福建南平那个,不想活了,就去杀小学生。郑民生是个医生,有解剖知识,一杀一个准,把小学生肝啊肺啊都切掉了。全国大哗,全部都来骂郑民生,结果反而引发了全国性的模仿性犯罪活动。最后国家只好下令,不准再报道冲进幼儿园杀害儿童的事情。据我所知,在我老家的一个邻县,受郑民生案影响,就发生过一起冲进幼儿园杀孩子的事情。这个事情,媒体没有报道,但周围几个县的人都知道。

要消灭犯罪,就要找到犯罪的根源,单纯咒骂犯罪人,那只能激发起潜在犯罪分子更高的热情,因为他们觉得:不错,就这个办法好,这个办法能叫你们最伤心!

社会不公造成底层民众心理失衡,权力至上造成官员骄奢淫逸

这种自杀式的恐怖主义行为的根源在哪里?

你从成都公交纵火案,到郑民生案,到云南巧家,每一起恶性自杀式恐怖袭击的背后,都是严重的社会不公。一方面是政府官员骄奢淫逸的生活,一方面是下层百姓生活无着,沦落于社会的边缘。传统中国是一个靠宗族血缘维持的国家,每一个人只会对自己的亲戚朋友有爱心,对自己不认识的人全没有爱心。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人一旦沦落到社会底层,就会遭受到无穷无尽的屈辱,永远没有一点温暖与爱。有许多人,衣食无着,流浪于街头,晚上就睡在立交桥下,可是政府居然还要在这些地方倒上水泥碓!像陈水总这样的人,马上要60了,却一点收入来源也没有,想去申请低保又无人理睬,眼看就离流落街头不远了。这样的人,当他看到这些水泥碓的时候,他会怎么想?如果流落街头,那就连晚上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了。与其得到这样的下场,那还不如趁自己现在还走得动,去烧死一帮人,要死大家一起死!

我们国家古人有一句话:“一人向隅,满座不乐。”意思是,只要有一个人偷偷对着一个角落哭,那么全体的人员都会感到不快乐。这其实讲的是一个同情心的问题。德国哲学家康德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让我敬畏,一是头顶的星空,一是心中的道德律。”头顶的星空,是指自然的奥秘,这肯定是让人敬畏的。心中的道德律,这其实是几十万年来人类人与人相处的经验的总结,这也是一种奥秘无穷,不得不让人敬畏的东西。道德并不是空泛的,你不遵守它,你就会吃亏,甚至有血光之灾。比如说我们刚才提到的那个成语,如果有一个在悄悄哭,我们大家为什么会不快乐?如果我们大家无视他的痛苦,我们一起照旧开开心心地大笑行不行?肯定不行。如果别人在哭泣的时候,你没有同情,他可能就会变成陈水总,最后大家一起烧死算了。古人关于道德所说的很多话,都是几千年,甚至是几十万年来人与人相处的经验的总结,我们不能轻易忘记。

人生在世,不讲道德是不行的。当然说到遵守道德,最主要是政府要遵守道德。小民没有权力,他就算不讲道德,他也翻不了天。我到一个朋友家里去,他那个儿子很娇纵,见人就骂“你妈的B”。我就说:好,骂得好,出去骂。那个孩子真就走到大街上,见人就骂“你妈的B”,结果马上被路人扇了一巴掌,嚎啕大哭着回来了。我朋友很心疼,我说:你不让他挨几巴掌,你儿子长大就会变成你们家的祸根!当然,我在这里讲这个故事的目的不在于告诉你们如何教子,我说的这个故事的含意是:小民不讲道德关系不大,被人扇两巴掌就会学乖了;但是如果政府不讲道德,那就完了,因为没人敢扇政府的巴掌。

其实我们最该挨巴掌的是我们的政府。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但是实际上人民群众创造的巨大财富,主要都是被政府弄走了。我们国家现在是国家富,小民穷,中央富,地方穷。越到底层,越到基层,这个日子就越没法过。国家用种种办法盘剥人民,中国的税负全球第一,我们每个人到超市买东西,每买一样东西,就有65%的税。你消费一百块,65块就交给了政府。政府的奢侈程度全球第一。可是有句话叫“欲壑难填”,官员们觉得还不够,一顿饭吃十几万,一辆车上百万,搞完了下属搞模特,搞完了模特搞明星,搞完了明星搞处女,搞完了处女搞幼女。没完没了。海南那个校长,带着6个小学女生去开房。许多大骂那个校长,其实那个校长只是个皮条客,他是为上面的领导送处女的。这些躲在校长背后的官员到底是谁?至今没有一个交待。政府这么富有,小民们得到了什么?小民们除了下一顿的口粮,什么都没有!小民们全是房奴,既上不学,也看不起病,养老金又亏空严重,不夸张地说,我们这一代人,养老保险很多都被人挪用了,想在二十年后拿到养老金,基本没有可能。

最喜欢谈道德的人,一般都是最没有道德的人

政府表面是最讲道德的,其实是一点道德也没有。最近我采访了一位宣传部长,他们在推一部关于孝道的电影,要我们写报道。这个电影说的是一个孩子十二岁,父母就全瘫痪在床了,结果这个孩子独立承担起一个家庭的重任,然后就表扬这个孩子多么有孝道。官样的文章我当然会写,但在写官样的文章混饭吃的同时,我又忍不住想:十二岁的孩子,就要承担起家庭重任,这恐怕不是一个道德问题吧,这是政府失职的结果!这样的贫困家庭需要的不是什么狗屁孝道,它需要的是政府救济!政府也喜欢讲道德,但是它讲的道德,目的是为自己推卸责任。老人流落街头,那是他们的孩子不讲孝道,儿童闷死在垃圾箱里,那是孩子的父母不讲道德,没有尽到父母的养育之责。出了事,都是小民们没有道德造成的,而政府则一点责任没有,政府不但光荣,而且伟大正确。你说你们政府一点责任没有,我就想问问,全国人民交的那么些钱到哪里去了?这几年通胀率都在25%,而政府只对外报5%,政府想花钱了,就印钞票,这其实就是明摆着抢劫!小民们都这么穷了,你们都那么有钱了,你还好意思来印钱抢劫,你说你们还有点人味没有?道德这个东西,是现实存在的,也是维系一个社会所必须的,但这个道德,不能由你们政府来讲,你们政府只要遵守道德就好,不要夸夸其谈,好像天下人都没道德,就你们政府有道德。中国小民对政府其实早就认识很清楚,“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政府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为了私利不断破坏中国的社会生态环境。自然有自然的生态环境,社会也有社会的生态环境。自然的生态环境被破坏了,各种生物就会灭绝。而社会的生态环境被破坏了,广大人民也会无以为生。

厦门公交纵火案以及其它类似的自杀式恐怖袭击事件,就是这种社会生态环境被破坏的结果。政府为了私利,不断挤压小民的生存空间,总会有一部分小民沦落到社会最底层,无以为生。在这里情况下,政府又不给人以任何救济,任凭小民自生自灭。如果没有政府力量,有社会组织的力量救济穷人,也是可以的。但我们的政府又对社会组织心存疑虑,不允许有独立于政府的社会组织存在,在这样的情况下,小民们遭遇困境就没有任何人可以给他们支持。流落街头以后,想睡在立交桥下面,政府都要倒上水泥锥,在这样的情况下,一部分性格内向的小民,就会思想偏激,走上恐怖袭击,与大家同归于尽的道路。

政府在不断地压迫小民,恶化了我们的社会生态环境,但是最后倒霉的还是我们这些小民。官员们坐着豪车,出门有警车开道,他们不必挤公共汽车,当然也不必担心被汽油烧死,只有我们这些悲摧的小民,过着最寒酸的生活,什么福气也没享受过,一旦有人不想活了,我们还要陪葬。一个人受了压迫,肯定是要反抗的。但是在中国,因为传统教育的结果,小民们的反抗,一般都是指向另一批小民,很少有指向领导的。中国的政治特征,是一级压一级,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对最底层的小民来说,上级领导个个都是慈眉善目、憨态可掬的,而直接面对自己的这些人才是最可恶的。上级领导组织一帮子穷人,成立城管部队,再派城管部队去打小贩,这些小贩并不恨这些上级领导,他们恨的是城管,其实这些城管也只是另一批穷人而已。你们下层打来打去,杀来杀去,烧来烧去,我们上级领导的官一样照当,二奶一样照泡,豪车一样照坐。这就是我们国家制度设计的巧妙之处。在这样的制度设计之下,小民们再反抗,也只是小贩打城管,穷人杀穷人。陈水总一辈子被人欺负,他也反抗了,但他的反抗就是烧死了另一批穷人。这就叫“有中国特色的底层小民反抗之路”。我们的官方为什么喜欢大谈“中国特色”,就是这个原因。

联想起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其实也都是放大了的厦门纵火案。清朝末年,民不聊生,洪秀全利用邪教造反。马克思说:太平天国给人民带来的恐怖要远远超过它给满清政府带来的恐怖。洪秀全杀来杀去,杀的大部分也还是另一批穷人,满清官员的日子照样过得有滋有味。在中国,不管是盛世还是乱世,占便宜的永远是官员,吃亏的永远是小民,这才是不变的真理。

官员为了私利使民族关系不断恶化

小民如何才能避免代官方受过呢?《圣经》里有个故事,说是有个罪恶的索多玛城,上帝准备毁灭这座城市,亚伯拉罕为这座城市祈求,上帝说:你如果在这个城市里能找到10位义人,我就不毁灭这城。但是可悲的是,在这个城市里确实找不出10位义人,人人都是有罪的。于是索多玛被毁灭了。今天的中国,也是一个罪恶的索多码,我们每天都在互相坑害,你生产三鹿,我生产苏丹红;你在大街上吐痰,我就在电梯里大便;今天警察强拆你家,我哈哈大笑看热闹,明天我在街头被城管踩脑袋,你喊好玩好玩。没有同情,没有信任,正义无人关注,乞丐无人怜悯,这样的社会,自然就会出现陈水总式的公交纵火案。

每一个人都不是一个孤岛,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的不幸,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所遭遇的不公正,都与我们有关。今天不站出来,明天站不出来。全体中国人都没有勇气为正义而战斗,我们最后就会被全体烧死在同一辆公交车上!多看看电影《勇敢的心》,全体中国小民有勇气抗争,我们才能避免成为社会矛盾的牺牲品。

结语】没有正义,没有对下层人民的关注与怜悯,恐怖袭击就会越来越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