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严打“网络谣言”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图)

2013-09-07 10:43 作者: 鹿鸣

手机版 正体 1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看中国2013年09月07日讯】(看中国记者鹿鸣综合报导)近日,一场由中共宣传部门主导、警方冲锋陷阵、以打击网络谣言为名义的网络“严打”运动正席卷中国。当局加大力度进行网络上舆论控制,以打击所谓的网络名人“造谣、传谣”来收紧言论,加强意识形态斗争。警方连续数日逮捕了不少知名网络活跃人士。从2013年8月20日到8月31日,短短12天内,已有数以百计的网民因“制造传播谣言”而遭处理,每天几乎都有关于传播谣言者被抓捕的消息。随着官方打击谣言的力度不断增大,各界纷纷批评此次的谣言整治行动只是为了打压网络的舆论,维护共产党的统治。

网络大V 纷纷落马

据《南方周末》报导披露,8月20日是公安部启动打击网络谣言专项行动的日子,各地成立了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公安厅(局)指挥,宣传口引导舆论。全国范围内的“打击网络谣言”如火如荼,一些媒体认为,这与新近兼任公安部副部长的北京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傅政华相关。报导称,许多网络舆论认为,这是傅政华履新后的“第一把火”。

据报道,继北京警方日前拘捕了秦志晖(秦火火)、杨秀宇(立二拆四)等网络推手之后,江苏昆山检察院也批捕了知名网络举报人周禄宝。23日,北京警方再次出动,在重庆抓捕了在微博上实名举报中国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马正其等四位中共官员涉嫌贪污的广州《新快报》记者刘虎,并在25日凌晨,以“涉嫌制造传播谣言”为由正式刑拘刘虎。

“顺我者昌 逆我者嫖娼”

9月25天,一位拥有1200万粉丝的知名网络微博名人(即所谓的网络大“V”)薛蛮子(本名薛必群)也被北京警方以“嫖娼”罪名行政拘留。虽然警方声称逮捕薛蛮子是“根据群众举报”,但一些熟悉警务的网友则相信,这是一场针对薛蛮子的设局。薛蛮子曾在新浪微博上定期发表有改革思想的内容,包括对中国的空气质量和食品安全等问题提出意见。

官方的新华社29日发布通稿将薛蛮子的“嫖娼”罪名升级为“聚众淫乱”后,当晚,央视《新闻联播》罕见的用3分钟批判这位美籍华人薛蛮子的“劣行”。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中国总理李克强会见外宾的出镜时间仅仅只有2分钟。除了《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不断刊登评论文章之外,中央电视台(CCTV)的《新闻1+1》也都对此事进行了深度报道。与此同时,各大官媒也纷纷发表评论,对薛蛮子的人品进行口诛笔伐,并且专门强调他的“网络大V”身份。对此,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分析到:“新闻播报时不说公民薛嫖娼而是说大V薛,实质是要杀鸡给猴看,警告所有在网络上说话的人,即大V我都抓,你们都小心点管住自己的嘴。这是以抓嫖为名行封口之实,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说穿了是压制言论。”

有消息称,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曾于八月10日召集了多名网络微博名人在央视新址演播厅举办“网络名人社会责任论坛”,薛蛮子也有出席这次论坛。出身新华社深谙传播的国联办主任鲁炜在接见薛蛮子和潘石屹时曾警告他们不得乱说话,并威胁说,“你要不要脸我就撕破脸。”

普通网民发表言论也遭殃

随着官方打压行动的升级,不少网民也莫名牵扯其中。此前有网民因转述官方的消息时多说了几个人的死亡数字,就遭到拘留,还有人因为询问某事件是否有死人时也遭到刑拘。

在随后的8月31日,据《燕赵都市报》报导,8月26日晚,网名为“宁05021”的网民在百度贴吧“清河吧”发贴:“听说娄庄发生命案了,有谁知道真相吗?”被清河县公安局网安大队警察发现后,“我们迅速启动应对网络谣言处置机制……同时快速确定造谣网民身份,并于8月28日,将违法人员赵某行政拘留。”清河县公安局政治处主任候兴军9月1日称,“该信息迅速被点击1,000余次,在该县部份群众中传播,严重扰乱了社会公共安全秩序,引发民众恐慌。”目前赵某已被警方行政拘留5日。

8月27日,广州网民张某在网上发布:“狼牙山五壮士实际上是几个土八路,当年逃到狼牙山一带后,用手中的枪欺压当地村民,致当地村民不满。后来村民将这5个人的行踪告诉日军,又引导这5个人向绝路方向逃跑”消息。张姓网友后被广州市越秀警方以“污蔑狼牙山五壮士”为由,予以行政拘留。

据海外媒体报道,最近几个月在中共当局推动的所谓网络谣言严打运动中,大约有接近一千人被捕。包括河南省批捕131人,山西省刑事拘留49人,治安处罚29人,浙江省刑拘两人,治安处罚46人等。今年以来被海南省公安厅查处的网络谣言案件,涉及人数更多达五百多人。

“子产不毁乡校”借古喻今

8月31日晚,广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以《谣言必须打,打击须依法,严防扩大化》为标题发布微博表态,称“子产不毁乡校,打击造谣要防止扩大化,若人人噤若寒蝉,道路以目,显然是噩梦。”但随后这条微博便被删除。

子产不毁乡校,出自《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对于乡人聚会议政的乡校,然明主张毁掉,子产不同意,他说,“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子产把乡校作为获取群众议论政事的反馈信息的场所,而且注意根据来自公众的意见,调整自己的政策和行为。
有消息说,最早发出“子产不毁乡校”博文的作者,广州公安局公共关系处副处长张胜春遭停职检查。

媒体态度不同反映高层内部的角力

在大规模的“净网”行动受到民众指责的同时,中共内部的分裂也愈发明显,对待“打击谣言”,众多党媒、官媒自说自话,各不同调,甚至抛出观点截然相反的文章,罕见的混乱一团。

在薛蛮子被拘之后,新华网随即发表文章,题为《“薛蛮子”跌下道德神坛的警示:网络大V尤应坚守法律底线》。另一家官方媒体《中国青年报》则刊发主编曹林的文章呛声,不同意将薛蛮子“嫖娼”跟其“大V”身份联系起来,认为“拿这种行为来抹黑和贬低大V们,以此作为居高临下地批评一个群体的借口”。

党媒《人民日报》8月29日的一篇文章称:“网络世界已在某种程度上绑架了现实社会,并逐渐成为整个社会情绪和舆论潮流产生裂变的核心。”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9月2日刊文《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则称:“无论是在什么时代,不要以为掌握了大权,就可以为所欲为,就能够把老百姓的嘴巴堵住;当然,这可能得逞于一时,但是,终归是要被老百姓赶下台的。”

《法制日报》亮出的说法是“对网络谣言须严打”;《光明日报》的文章称“打击网络谣言的主力军应是全体网民”。

《云南信息报》30日以“政府是大V,官谣应杜绝”为题刊发时评文章,文章认为“官谣”压制“民谣”所为之恶劣,“在于以暴制‘暴’,它本着对‘谣言’痛心疾首的批评态度,并利用其占据的权威高地,对信息定性”。大陆省市级的官方媒体《济南日报》、《钱江晚报》也分别发表评论文章炮轰“官谣”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同时要求对“官谣”追责。《中国青年报》的评论文章认为,“每一则‘官谣’背后都有权力的魔影,‘官谣’发布者固然要被追责,‘官谣’制造者尤其要被追责”。

有网友整理出一组媒体打架的观点:《人民日报》视网络如洪水,《学习时报》警告甚于防川;《红旗文稿》说要出重拳,《新华网》提醒莫跑偏;《北京日报》称要对群众亮剑,《解放日报》(沪)则检讨政府信息不公开;《环球时报》要整大V,《华声在线》担心堵塞言路;《法制日报》说须严打,《光明日报》坚持要依靠网民;《河南日报》晒抓人,《南方日报》认为得相信每个公民。

在局部地区,这种“互掐”也日趋白热化。不久前,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庹震在8月19日的宣传思想工作会议表态发言中,首次提出广东将处于“意识形态斗争的前沿”,还表示广东宣传思想文化工作任务重,要求高。而在9月5日的广东省政法工作会议上,广东省政协主席、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朱明国则呼吁政法机关平等开放自信,增强舆论监督承受力和容忍度,“不要怕偶尔说错话,只要不是原则问题都是可以原谅的。”对比庹震的表态与朱明国的言论,有分析称广东明显出现了两条路线,两种口径,朱明国的“宽纵”态度与庹震的“意识形态斗争”形成“激烈对撞”,显示高层分裂明显。

意识形态领域的战争

9月2日,《北京日报》甚至抛出强调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极左文章《不给普世价值留空间》。文中称,互联网已经成为今天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将其上升到你死我活的高度,并警告如果不搞意识形态斗争就会出现当年苏联亡党亡国、东欧剧变等,甚至叫嚣“尤其是对一些人极力宣扬的所谓普世价值、宪政民主、新闻自由等,任何时候、任何渠道都不能为之提供空间和方便,该管的要管起来。”此文引起网络震惊与强烈反弹,被认为“疯了!”“赤裸裸的疯狂了!”前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研究员吴伟评论:“终于图穷匕见,杀气腾腾,不可一世了。”

中共《解放军报》4日也刊发署名文章《夺取网络舆论斗争的主动权》。文章称,中国网民近6亿,手机网民4.6亿多人。文章认为当下中共意识形态斗争的“导火线”是网线,并将手机喻为新式“手雷”。文章声称军队要学会跟网络上“看不见的敌人”过招,打赢“没有硝烟的战争”。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中共统治者对民间声音的关注实际上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他们快速反应以遏制可能威胁一党专制的潜在危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兼职教授和中国数字时报网站的创始人萧强则说,“政治自由声音已经主导中国互联网,随着人们公开表达他们对各种问题的观点,共产党开始输掉这场战斗。”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