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油灯下走出6名大学生(组图)


这是陈运弟一家用过的煤油灯

【看中国2014年05月19日讯】四周都是灯火辉煌的宾馆、酒店,热闹非凡;被喧嚣包围的这处农家小院,每到夜晚却是一片漆黑。低矮的房间里,煤油灯淡淡的光影下,农家孩子们一笔一画地认真书写着自己的未来。

回忆起23年来被断电的经历,老三陈运弟的眼眶湿了,“苦了孩子啊……”然而,在煤油灯下读书的孩子们很争气,如今有6人考上了大学,其中2人还是研究生。

他们为何被断电,还长达23年之久?煤油灯下走出的孩子,又有着怎样的辛酸和顽强?5月14日,记者走进这间位于万宁兴隆的农家小院,倾听他们的故事。

陈运弟一家就靠这些煤油灯过了23年


今年终于用上了电。

今年终于用上了电

今年54岁的陈运弟是万宁兴隆华侨农场的下岗职工,家中排行老三,弟兄5个成家后陆续建起瓦房,共同生活在农场五管区37队这个“四合院”结构的农家小院里。尽管瓦房有些低矮老旧,但每逢新年,他们都要在大门口两侧贴上对联,挂上大红灯笼。生活虽然过得清贫简单,但近20口人的大家庭,相处得和睦融洽。

庭院里被打扫得一尘不染,陈运弟和妻子符春英坐在院子里的塑料凳上,回忆起23年来的无电生活,眼泪打湿了眼眶。

“那个老房子比我年龄还大,是我父亲年轻时修建的。”陈运弟指着西边的老房子告诉记者,老大一家已经搬走了,“但我们世代生活在这里,这是我们唯一的住所。”

不愿搬迁,他们被人断水断电

始料未及的是,1991年上半年,陈家的电线突然被剪断了,电线杆也被重型机械拔出运走。陈运弟说,被断电的主要原因是“地产商要开发旅游度假村”,“断我们的电就是想逼我们搬迁。”陈运弟说,农场方面想让他们搬到32队新居民点居住,“按照当时的安置方案,只能给我们一大家子14口人两个套间,总共不到160平方米。不是我们不想搬,是这么多人根本没法住。”

“村庄唯一的一口水井也被开发商填埋了,我们不得不重新打井取水。”事实上,这个旅游度假村项目并没有搞起来,最终成了半拉子项目。“我们家的房子并不在征地范围内,而是在度假村项目的边沿。”陈运弟说,之后双方一直处于僵持状态,电一断就断了23年。

多方反映,问题始终没有解决

断电不仅给陈家10余口人的生活带来极大不便,更影响了孩子们的学习。

“为了孩子们能正常学习,我们23年里无数次向农场等有关方面反映,但谁也不承认断了我家的电,没有人来解决这个问题。”陈运弟说起往事,脸上写满了愁绪。

从1991年上半年断电开始,陈家只得过起点煤油灯的日子。“当时我女儿还在上幼儿园,儿子还没有出生。”陈运弟告诉记者,大人们点煤油灯也能将就着过日子,但孩子们的学习不能耽搁。在这个“四合院”里,渴望光明的孩子还有好几个。

“没有电灯,孩子们最怕过漆黑的夜晚。”与其他兄弟家一样,陈运弟买来了煤油灯,一用就是23年。

孩子们只能坐在煤油灯下学习

“最难熬的是孩子上小学那段时间,天生爱学习的女儿,晚上就坐在煤油灯下,一笔一画写作业。”陈运弟说,他和妻子坐在年幼的女儿旁边,给她削铅笔、拨亮煤油灯灯芯,“刚开始一盏煤油灯光线太暗,女儿写作业很吃力,我就又买了一盏,但还是不够亮。”于是,陈运弟想出一个办法,他从街上捡回几块废弃的白色塑料板,围在煤油灯附近,利用光线的反射,让光亮集中在女儿的课本上。

陈运弟告诉记者,这个农家小院里的孩子从小学到初中都是走读,尽管没有电灯照明,但孩子们的学习从来不用大人操心,成绩出奇的好。23年里,煤油灯下走出了6名大学生,其中还有2名研究生。这也是陈家人感到最幸福的事。

挑灯夜读,火苗烧焦了头发丝

陈运弟的一双儿女均考上了大学,女儿陈琼(化名)现在是福州大学的一名在读研究生,她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到自己的童年时光:“夜幕降临,我们小心翼翼地端出煤油灯,‘嗤——’的一声划根火柴将煤油灯点燃,照亮漆黑的夜晚;但是,这微弱昏黄的火光,在那漆黑的夜里显得无比的冷清与凄凉。”

记者连线采访陈琼时,她说往事不堪回首,对生活的执着是他们的全部动力。“晚上,我们围坐在饭桌前,将煤油灯放在桌子中央,伴着呛鼻的油焦味,一家人共进晚餐。”陈琼说,饭后,他们又将煤油灯放在破旧的书桌上,用书本垫高,她和弟弟就在昏暗的灯光下做功课。每过一段时间,灯芯烧硬形成结块,灯光变暗,父亲就取下滚烫的玻璃灯罩,用牙签拨去硬块,使得光线亮一些。

“初中时,功课负担较重,经常是挑灯夜读至深夜,有几次因为看书太入神了,煤油灯火苗烧焦了前额的头发,闻到异味才发现离煤油灯太近了。”陈琼说,那一刻,她最希望家里能用上电灯。

6名大学生,眼睛都深度近视

年复一年,陈琼和弟弟在煤油灯下学习,老实憨厚的父亲母亲就陪在他们身边,用心帮姐弟俩削好铅笔,炎炎夏日则为姐弟俩摇扇驱蚊。煤油灯下这一幕幕场景每天都会重现。“我和弟弟互相听写语文词语、背诵课文,互相激励。”陈琼说,学习累了的时候,她就和弟弟伸出双手,手指一屈一伸,在煤油灯的光照下,墙壁上就会出现小狗狂吠、鸭鹅张嘴、大鹏展翅……

如今,这个农家小院走出了6名大学生,其中2名还是研究生。但由于长期在煤油灯照明的环境里学习,他们的眼睛都深度近视。

时隔23年,他们终于迎来光明

陈家告别煤油灯重新用上电,是在今年3月25日,这距离陈家当初被强行断电已有23年之久。

陈运弟说,被断电后,他们曾无数次到当地有关部门反映,甚至哀求有关领导让他们家通上电,“根本没有用,他们互相‘踢皮球’,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今年3月7日,因为自家的椰子树被开发商挖掉却没有获得赔偿,陈运弟的妻子符春英与对方发生争执,被人殴打致伤。湖南知名环保人士、网民“湘潭小武哥”在其个人认证新浪微博上,发布了符春英被人殴打住院的长篇微博。

今年3月25日,经区管委会与供电部门协调,陈家终于恢复了用电,结束了23年点煤油灯的生活……

老大陈秋伟

女儿 研究生 中南民族大学

儿子 大学生 中国传媒大学

老二陈秋跃

女儿 大学生 琼州大学

女儿 大学生 海南医学院

老三陈运弟

女儿 研究生 福州大学

儿子 大学生 北京化工大学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