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沛】《无耻的洋人》被宋庆龄告状(图)

2014-06-23 10:09 作者: 徐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史沫特莱在上海还接触和掩护过从苏区到上海治病养伤的共匪头目。一九三四年,史沫特莱响应中共中央号召写作《中国红军在前进》,美化共匪。刘小莉在论文《〈中国红军在前进〉──回应“左联”前期的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焦虑》中说,“史沫特莱在《中国红军在前进》中所记叙的中央红军发展壮大的过程,并非是坚守新闻报导的实事求是原则的‘有血有肉的记录’,而是抹除了苏区肃反扩大化的灾难性后果,创造了‘红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所以,这部作品不仅在实际上成为王明时期中共中央政治宣传的传声筒,而且为江西苏区的‘左’祸提供了佐证。” 

一九三六年九月,在宋庆龄介绍给张学良当副官的共产党员刘鼎的安排下,史沫特莱到了西安,住进临潼华清池温泉招待所,在蒋中正来到前,搬进西京招待所。

王安娜的回忆录《我为毛战斗过》里面有一章专门写史沫特莱。从中可以获知王安娜与史沫特莱都为“西安事变”做过统战和宣传工作。回忆录说:“在中国居住的外国人之中-其中只有少数人曾和艾格妮丝(史沫特莱)见过面-对她的评价很差,特别是对她的性格大加抨击。在那些传教士眼里,她简直成了魔鬼的化身。

一九三六年秋,艾格妮丝到西安休养,直到十二月还住在临潼的硫磺温泉,因而那些传教士认为她有策动革命之嫌。也许他们甚至认定,整个西安事变是她组织的呢”。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实例,就凭此王安娜就该算接受共党领导的“红色娘子军”。她象维尔纳一样先在中国当红色间谍,后回德国当红色笔杆子。而维尔纳对史沫特莱也有记载,其中说到“史沫特莱在这里(指上海)生活得并不轻松。欧洲人拒绝跟她来往,因为艾格妮丝彻底伤害了他们。”


迷上朱德的共产国际间谍史沫特莱(网络图片)

史沫特莱就如此“偶然”地成为共产国际策划多时的“西安事变”的参与者。周恩来到西安后,很快与史沫特莱取得联系并安排她搞红色广播。 史沫特莱在完成了“西安事变”的宣传任务后,得到去延安的邀请。岂知她却促使宋庆龄留下了一封把她们俩钉上历史耻辱柱的密信。  

一九三七年一月,宋庆龄从上海写信向在莫斯科的王明告已潜入延安的史沫特莱的密状。此信证明这三人都接受共产国际领导。这封告状信已于七十年后在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一九三一—一九三七)》第十五卷发表。 

这封信透露了宋庆龄滥用其身份,秘密违反家规国法,象史沫特莱一样为共产国际工作,从中也可以看到史沫特莱不是宋庆龄的洋秘书,因此,有必要在此照登宋庆龄的秘函。  

亲爱的同志:  

我必须向您报告以下情况,这些情况有可能威胁我的工作和损害我将来在中国可能与之有联系的任何运动。我提出这些情况供您研究,希望您能着眼于业已发生的情况,给我提供关于今后行为方式的建议。  

一段时间以前,作为对毛泽东同志请求帮助提供资金的来信的答复,我在三个月前给他寄去了一笔款项,此事在这里只有一个人知道,他起了联络人作用,通过他,我收到了来信和转寄了钱款。  

几周前,宋子文得到释放蒋介石的保证从西安回来后,想与我见面。他对我说,蒋介石获释有一些明确的条件,这些条件经商定是严格保密的,并且蒋介石在过一段时间是要履行的。但是他说,共产党人出乎意料地通过西安电台公布了这些条件,而其英译稿也经史沫特莱报道出去了。史沫特莱小姐以自己的名义公开证实了这些消息的真实性,并补充说,周恩来同蒋介石、宋子文进行了谈判,等等。宋子文说,我们说好了,所有这些事情要绝对保密。  

蒋介石正对“共产党人违背诺言和缺乏诚信”非常恼火,决定不再受这些诺言的约束,也不履行任何条件。他对宋子文说,别指望同这些人合作,“他们没有起码的诚实”等等。这使宋子文极为不安,因为他知道不可能再保持其《西安协议》保证人的地位。  

我自然为我们的同志们辩护,我说,这种背信弃义的事应该是杨虎城干的,还说,无论如何史沫特莱不是在为共产党做工作,而是一个同情中国民族解放运动的自由派作家和新闻记者。当时宋子文问我:“要是我告诉您,周恩来曾告诉我,不久前您给他们寄去了5万美元,您还会否认您的同志出卖了您吗?并且他还对我们两个人(我和宋美龄)说,我们可以通过您同红军的代表取得联系。”  

至于史沫特莱小姐,我想说,她不顾不止一次的指示,继续保持着不好的关系,向他们提供资助,然后就要求党来补偿那些由她提议花费的款项。实际上这里的人认为她是共产国际的代表。她把《工人通讯》的出版者、工会书记、“中共上海中央局”特科的工作人员和其它许多人带到同情我们的外国人的一个住所,结果这个用于重要目的的特殊住所遭到破坏。虽然她无疑是出于好意,但她的工作方法给我们的利益造成了损失。  

我转达了您把她孤立起来的指示,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同志让她在西安工作,给我们造成了麻烦和困难。或许他们认为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忠实您的宋庆龄(亲笔签字)  

1937年1月26日于上海  

宋子文与宋美龄最迟在“西安事变”之后就从周恩来处获知他们的姐姐秘通共匪,这在当时是杀头之罪,但是他们纵容了宋庆龄的谎言和违法行为。为此他们付出了从一九四九年起就丧失家园故国,父坟母墓被挖,流亡至死等代价。善恶必报,纵容邪恶也要遭报。  

对于史沫特莱而言,这封信无疑是个沉重打击。史沫特莱与正常人无法相处,现在宋庆龄也与她决裂,她无法再以“国母”的秘书身份活动。(未完待续)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