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石专栏】君写我诗盈寺壁 我题君句满屏风(图)


题壁诗是古代文人士子于远游近访中,即兴或应邀将诗文书写于公共场所,常常是以壁作纸,题诗传世,或抒发政治抱负,或寄托迁客情思,或思古幽情抚今追昔,或广而告之期盼知音。壁,有屋壁、石壁、寺壁、殿壁、楼壁、亭壁、驿传壁等等。但凡茶楼酒肆、旅店驿馆、亭台寺庙,古代文人兴致所至,欣然命笔多有题咏,叫人目不暇接。题壁诗是中国古代诗歌中的瑰宝,流传至今的许多杰作就来自题壁诗。

题壁诗历史悠久,始于两汉,盛于唐宋。东汉南阳有位叫师宜官的书法家,可能是最早题壁者之一。据《晋书•卷三十六》转引卫恒《四体书势》云:“至(汉)灵帝好书,时多能者,而师宜官为最。大则一字径丈,小则方寸千言,甚矜其能。或时不持钱,诣酒家饮,因书其壁,顾观者以酬酒值,讨钱足而灭之。”可惜其题壁的具体内容不得而知,所题之壁亦荡然无存了。

汉代以后,题壁者代不乏人。南北朝时期,题壁诗渐多。至唐代,题壁之风乃大行于世。唐代诗歌、书法臻于极盛,题壁诗之多,体现了当时诗歌创作和书法活动的空前繁荣。虽然当时已有印刷术的采用,但印刷能力有限,大量诗歌不能及时刻印出来,“题壁”于是成为诗人即兴“发表”诗作的最佳方式,如《全唐诗》里的大量诗作都注明是随手题写。

唐代著名诗人元稹在《骆口驿二首》其一云:“邮亭壁上数行字,崔李题名王白诗。尽日无人共言语,不离墙下至行时。”元稹甚至尽日“不离墙下”,欣赏题壁诗,可见官壁、驿墙壁题诗之多。据唐人诗集统计,当时题壁诗的作者有百数十家,其中以寒山、崔颢等最为著名。

寒山为唐代著名诗僧,好吟诗唱偈,他的题壁诗达600首之多,他在一首无题诗中称:“五言五百篇,七字七十九。三字二十一,都来六百首。一例书岩石,自夸云好手。”可惜迄今有一半已散失了。据说他的千古佳作“一住寒山万事休,更无杂念挂心头。闲于石壁题诗句,任运还同不系舟。” 就是题在石壁之上。

湖北武昌黄鹤山(又名蛇山)黄鹤矶头上有黄鹤楼。有一次,李白登楼畅饮,诗兴大发,正想赋诗留念时,见到壁上已有崔颢所题《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馀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李白见崔颢此作,为之敛手,觉得自己一时间难以写出更好的,也不想以平庸之作应酬,遂望而兴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五代时期,最著名的题壁者当属大书法家杨凝式。杨凝式“素不喜尺牍”,其主要书迹都留在寺庙墙壁上。《旧五代史》本传注云:“(杨凝式)既久居洛,多遨游佛道祠,遇山水胜迹,辄流连赏咏,有垣墙画缺处,顾视引笔,且吟且书,若与神会。”以至“西洛寺观二百余所,题写几遍”(《书小史》)。

宋代题壁之风不逊唐代,举凡邮亭、驿墙、寺壁等处多有题咏。据宋周辉《清波杂志》卷十:“邮亭客舍,当午炊暮宿,驰担小留次,观壁间题字,或得亲朋姓字,写途路艰辛之状,篇什有可采者。其笔画柔弱,语言哀怨,皆好事者戏为妇人女子之作……辉顷随侍赵官上饶,舟行至钓台敬谒祠下,诗板留题,莫知其数。”可见有宋一代的题诗之多。

元代以后,随着印刷术的广泛应用,文人士子的题壁之风渐渐隐退,但至清末民初仍有一些文人学者雅好此风。

题壁简单易行,题壁之人快意于抒情写意的本身,只要把作品写在墙壁上,天南海北的过往行人见而读之,就可传播开来,相与应和,可谓一管狼毫挥洒了千古墨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