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会议 习近平抛火球烧纵火者?(图)

2014-08-14 03:39 作者: 夏新

手机版 正体 1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高层关门角力的北戴河会议期间,海外媒体大量报道中国良心犯器官被当局活体摘除贩卖,与此同时,陆媒罕见地呼应,也曝出多起器官移植黑幕。(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4年08月14日讯】(看中国记者夏新综合报导)在高层关门角力的北戴河会议期间,海外媒体大量报道中国良心犯器官被当局活体摘除贩卖,与此同时,陆媒罕见地呼应,也曝出多起器官移植黑幕,还特别指出原公安高官直接参与为警员找肾源。有分析指出,中南海现任高层意识到中国“活体摘除器官”贩卖是“纸包不住火” 的铁证,借北戴河会议,习近平抛火球烧纵火者,不想为中共前党魁江泽民集团的罪行背黑锅。

281号决议要求立即停止强摘器官

7月30日,由199名美国国会议员共同签署的281号决议案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完成最后审议,该议案要求中共政府立即停止从所有囚犯、特别是从法轮功良心犯和其他宗教信仰及少数族裔人士身上强摘器官。

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艾德‧罗伊斯表示,希望这项议案能达到至少两个目的:“一个是要求中国政府停止活摘器官。虽然多数中国人甚至不知道这件事,但我们一直都在持续关注并给政府压力。另一个目的是,美国医生要让移植器官的病人充分了解此事,来自中国的器官很大可能是从监狱里面强摘来的。”

美媒:“中共长期活摘政治敌人器官”

《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8月9日发表题为“中共长期活摘政治敌人器官”的长篇文章。文章说,来自中国的器官有时候被移植到美国人的身体上。这些器官不仅来自于中共宣称的死刑犯,而且来自于良心犯,尤其是来自法轮功修炼者。更加恶劣的是,当局不等他们死亡就抢夺他们的器官。

文中提到曾经是新疆乌鲁木齐一家医院医生的土赫提的证词,他曾经在1995年6月被上级要求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他最终被带到一处处决政治异议人士的刑场,枪响后他被要求摘取一位30余岁“尸体”的肝脏和肾脏,无法抗命的他在动手时才发现其人并没有死,不但仍然有脉搏,而且胸口随手术刀起伏痉挛,土赫提发现他的胸部枪口被故意打偏所以没有死亡。土赫提后来逃到英国,他在近年来屡屡看到有关中共大规模活摘良心异议人士的报导后,决定站出来讲出他的遭遇。

台北市长参选者医师曾获多个“国内价”优质器官

8月12日,美国智库学者伊森‧葛特曼的新书《大屠杀》正式发表。在新书中,葛特曼特别引用了正在参选台北市长的台大医师柯文哲提供的证据。这位医生向葛特曼叙述了去大陆寻找器官来源时,与中共官员讨价还价,获得器官“国内价”的过程。

柯文哲医生认识许多病人,其中有许多是老人,他们亟需肾移植和其它器官移植。这名医生在2004年至2005间,到中国大陆寻找器官源,并达成交易。

柯文哲在中国大陆找到了中共部门官员,官员们与这名医生出去吃饭、唱卡拉OK,一边娱乐一边谈买卖。这名台湾医生说,台湾人也是中国人,是亲兄弟,希望能够以国内价拿到肾脏,而不是卖给外国人的高价(当时是65,000美元一个肾)。

中共官员们回答说他们考虑后再给答覆。第二天下午四点,柯文哲医生接到消息,中共官员说已经与各大医院的负责人商量过了,不仅会以中国国内价提供肾源,而且鉴于柯文哲担心犯人器官容易由于肝炎感染或者健康状况不行而影响质量,官员说,他们提供给柯文哲推荐病人的器官会全部都是“法轮功器官”,不会是其他器官。中共官员们对柯文哲说:“这些器官是最好的,因为他们不抽烟也不喝酒……”

伊森‧葛特曼2012年曾在美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关于中共活摘器官听证会上表示,估计2000年到2008年间,有6万5千名法轮功学员因被摘取器官而杀害。葛特曼说:“我认为,这一罪恶已经超越了中国的国界。”

对于当前状况,葛特曼认为活摘并没有停止,他写道:“2014年1月,一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授权的中国器官经纪商奥马尔医疗服务公司(Omar Healthcare Service),在网上自由地打广告向西方人兜售器官移植旅游。”

官媒抛出武警、军区医院参与器官黑市

就在活摘罪行在海外被大规模曝光的同时,国内媒体开始深度报导器官黑市的黑幕。8月10日,新京报报导一个横跨江西、广东的贩肾团伙在2011年10月至2012年2月期间,圈养近40人,贩卖肾脏23个。

报导称卖肾者在江西省武警医院体检并配型,摘肾时在南昌华中医院手术室,参与的医护人员来自多个医院,主刀医生是从广西请来的蒋政林,手术助理是江西省武警医院年轻医生万鹏,麻醉师是南昌市第二人民医院麻醉师肖聪,两名护士也来自江西省武警医院。

在南昌摘下的肾脏以药水浸泡,装在冷藏箱中,以冷冻海鲜的名义空运至广州,而收购一方是广州军区总医院肾脏移植科副主任朱云松。报导称,目前朱云松被另案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海外国际组织“追查国际”曾公布过朱云松承认他手术供体有法轮功学员。当局此时抛出朱云松被“另案处理”信息看似无意其是有意安排。

2006年4月12日国际组织“追查国际”曝光了其调查员与时任广州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朱云松的对话录音。录音中,朱云松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虽然开始称“很少”,但随后就说在“五一”前有好几批。

追查国际负责人汪志远则表示“我们掌握的大量证据证明,至少是从2000年开始,在中国大陆大量增加的器官移植,主要的场所是军队、武警和地方的移植中心。”

武长顺被重新热炒 加入找肾情节

当局在抛出军队参与非法“器官移植”的同时,又爆出武警也参与其中。

8月11日北戴河会议期间,大陆媒体再次热炒7月20日落马的原天津公安局局长武长顺找“肾”一事。

文中称,几年前,一位年轻警察生病住院,需要换肾。公安局内部号召大家捐款。武长顺得知此事后,亲自出马寻找肾源,后来公安局刑侦队还帮着垫付了30万元的医药费。

武长顺于2003年6月开始兼任“武警天津市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而“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正是在2003年由武警天津市总队下辖的天津武警总队医院与天津市第一综合医院移植外科学部共同建立的,《天津日报》在2004年7月透露该中心已成为世界最大的肝移植中心。

2006年大陆媒体《影视图书周报》曾刊文〈中国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该文根据采访数据披露,至2004年底,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累计完成肝移植1500例,肾移植近800例,同时还有角膜移植。

武长顺由原天津政法委书记宋平顺一路提拔,宋平顺又是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罗干的心腹。宋平顺于2007年6月3日接受中共中纪委询问后突然自杀身亡,成为文革后畏罪自杀的最高级别官员。但有内部人士当时向本报披露,宋是被塑料袋蒙面窒息而死,且双手被手铐铐着。有分析认为,宋平顺或因知晓政法体系核心黑幕而遭到政治灭口。

有分析指出,中南海现任高层意识到当局“活体摘除良心犯器官”贩卖是“纸包不住火” 的铁证,“中共长期活摘政治敌人器官” 是江泽民当政时大面积开始并达到疯狂时期,习近平借北戴河会议,抛火球烧纵火者,不想为江泽民集团的罪行背黑锅。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