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圣吴道子 日画嘉陵三百里


日画嘉陵三百里

吴道子中年的时候,他的绘画艺术,更是出神入化.誉满京都。唐玄宗自从见了他的“三星图”,就十分欣赏,曾一度派人到许昌召他进京。但去的人往返几次都回禀说: “此人踪迹不明,无法寻觅。”

后来玄宗听说吴道子到了洛阳,就急忙再次下旨召他进京。吴道子接了圣旨,实在无奈,只好离开洛阳,去到长安。

玄宗皇帝赐给他“内庭博士”的官职,留在朝中听用。怎奈吴道子一生以绘画为乐,无心做官。玄宗皇帝也石田了他的心思,一天忽然想起嘉陵江山水的美景,便赐给他几个月假期,遣使吴道子漫游嘉陵江去写生。

四川景色,一向为古人所向往。诗人李白游遍了蜀中名胜,曾写下了不少动人的诗篇。吴道子有机会漫游嘉凌江,自然也会描绘出更多的山川美景来。他接受了这个任务,心中真是快活极了。一路上好山好水,他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使他得到了不少感受。

经过数月之后,吴道子重又返回了长安。当玄宗皇帝向他要画时,他却两手空空,玄宗诧异地问:“爱卿去四川为生作画,怎么赤手空探而回?”

吴道子见问,并不惊慌,遂直截了当地说:“臣无粉本,均记在心。”

玄宗大怒道:“数月的感怀,凭心何能记全?”于足就命他在大同殿内数丈长的粉壁上,画出全部嘉陵江三百里山水来,时间只限三个月。如果画不出来,定要问罪。

吴道子奉了旨意不敢怠慢,立即和好浓墨,配好颜料,当人就在大同殿内绘画起来。经过他的神笔挥舞,结果不到一天的时问,嘉陵江三百里的绚丽风光.全部展现在大同殿上。玄宗一见大喜道:“李思训数月之功,吴道子一日之迹(在此之前,名画家李思训,也曾在大同殿以数月之功,画过嘉陵江水),你真是活神仙!”

从此以后,据说吴道子就真的成了“活神仙”。有的还说,自唐玄宗封他“神仙”以后,就当上了镇守南海的人将军。

许昌人民为了纪念他,就在他的故居地方,建立起一座吴道子庙,金塑神像,供本为“画圣”、“师祖”。每年农历十月初四,古刹大会,香火不断。

每年到这个日子,吴道子就从南海回来一次,接受家乡人们对他供奉的香火。他每次回来时,总要下雨“显圣”,下雨的日子总是在会前的初二、三之间。

办嫁妆

吴道子有一个女儿,名叫玉妹,是一个勤劳善良的美丽姑娘。玉妹长到十八岁时,和邻村的一个百年定了亲。在那个时候,女儿出嫁,父母要陪送桌椅箱柜,被褥衣衫。可是,穷画匠哪有许多钱给女儿办嫁妆呢!

玉妹知道家中没钱,为了不让父亲作难,在婚期临近的时候,她手脚不停地纺花织布,想在出嫁时穿上自己做的新衣,让爹爹喜欢喜欢。

这天晚上,吴道子坐在灯下,看看正在织布的女儿说:“孩子呀,妳就要出嫁啦,爹用什么给妳当嫁妆呢?”

玉妹说:“爹,你给穷人画画,不要钱,给富人画画的钱,又救济了穷人,哪有钱给我办嫁妆?布织好了,做一身新衣裳就行了。今后,我会织布,又会纺花,还会下地干活,不愁没穿没饭吃。你就别再为办嫁妆作难啦。”

吴道子想了想,就说:“妳说的对,会干活就有饭吃。可是,我就只有妳这么一个女儿,总得尽一点当爹的心意。这样吧,爹是画匠,就给妳画点画吧。”

玉妹一听,高兴地站起来说:“爹,你我给我画几张画吧,这比啥东西都好,我把画挂起来,想你的时候看看,就和看见你一样了。”

就这样,吴道子开始给女儿画画了。玉妹给他研着墨,画桌子,画箱子,画衣衫,画帐子..画好一幅,玉妹就放在一个破箱里。

不管画什么,玉妹都很喜欢,这是爹给她画的呀!有时,她见爹画累了,就说:“爹,别画了,你歇歇吧,画的不少啦。”

吴道子没有停笔,画著说:“玉妹,妳是爹的好女儿,爹没啥给妳,要给妳画一箱子画,这也是当爹的一点心意。”

就这样,白天画,晚上也画,晴天画,阴天也画。到了玉妹出嫁的日子,果然画满了一箱子画,玉妹走时,这箱画也随着她的花轿抬到了婆家。

玉妹的女婿是一个贪财、自私的人。他见岳父没陪什么嫁妆,只带来一个破箱子,非常生气。趁玉妹出去吃饭的空儿,他打开了箱子,要看看装的是什么。他看见是一箱子画时,更气了,马上点起火,把画一张接一张地扔进火里。

玉妹吃过饭回房来,她看见丈夫在烧画,就不顾一切去夺。可是晚了,画已经烧完了,她只抢过来一张画着花绸被的画。

玉妹气坏了,哭着责问丈夫,为什么烧她的画。她丈夫说:“这些画,不当吃,不当穿,几张破纸,有啥用?妳要可惜,妳不是还拿着一张吗?今晚上别盖被子,盖妳爹给妳的画吧。” 说完,就盖著新被子睡了。玉妹是个要强的姑娘,就是冻死也不会屈服,她哭了一会,就抱着那张画和衣躺在床上。

这时候,她忽然发觉怀里的画变成了一床厚敦敦、软和和的新花绸子被。她这时才知道,爹的画是画啥是啥了。她把被子盖到身上,睡着了。

第一大早上,她丈夫醒了,看见玉妹盖著一条新被子,很惊讶,不知道她哪来的被子。这时,玉妹也醒了,她把被子一卷,又变成了一张画,放进了箱子里。她丈夫才知道这画宝贵了,悔恨极了。可是,悔恨有什么用呢?

吃过早饭,玉妹要回门了,伴她同去的丈夫急忙套上车,给她拿出花衣服,低三下四的给他说好话,承认自己错了,要他再去向爷要一些画,可是,不管他好说歹说,玉妹总不搭理他。

吃过午饭,王妹把丈夫烧画的事说给他爹听了,吴道子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玉妹的丈夫在一边苦苦请求,要爹再给他画一些画,吴道子说:“我的画可以当财物,但财物不是我的画。我给你们画画,你烧了,今天你要的是财物,不是画,我怎么会给你画呢?”

就这样,玉妹的丈夫始终也没有得到吴道子的一张画。

来源:艺林书画趣谭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