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名相吕蒙正奇遇和奇文(图)

2015-06-06 12:00 作者: 袁荣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吕蒙正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良相。《宋史》对他评价甚高:“蒙正质厚宽简,有重望,以正道自持。”

吕蒙正为人极有气量。 刚开始参与朝政时,朝上有人以轻蔑的口吻问道:“这小子也能参政啊?”吕假装没听见,大大方方照旧前行。可有同僚为此十分不平,向周围人打听这个家伙的姓名。蒙正极力禁止,说:“一旦知道他的名姓会记住他一辈子,还是不知道为好。”

吕蒙正

吕蒙正一生节俭,拒绝贿络。朝里有人想巴结他,有一天对吕说:“我家收藏一个古镜,能照二百里,想送给您,请笑纳。”吕笑了笑回答道:“我的脸也就是一个碟子那么大,哪里用的着照二百里呀。”

吕蒙正没有私心,敢讲真话。有一年正月十五,宋太宗大宴群臣。喝到高兴处,宋太宗开始自夸:“五代的时候,生灵凋丧,周太祖从邺南归,官吏和百姓都遭到抢掠,下则有火灾,上则彗星出现,观者惊恐畏惧,当时认为天下再也没有太平日子了。朕亲自总揽政事,万事大致得到治理,每当想到上天的赏赐,导致这样繁荣昌盛,就知道国家的治理与混乱在乎人为。”在座的大臣纷纷鼓掌表示赞同之际,只见吕蒙正起身,离开座位走到太宗面前说:“皇帝所在之处,百姓都到此聚集,所以繁盛至此。臣曾经看到城外不出数里之地,饥寒而死者很多很多,不是都像城里这个样子。希望陛下从近处看到远处,才是百姓的幸福啊。”宋太宗听了这话,大为扫兴。

在《宋史》中,这些事情都可以找到详细的记载,这里不再赘述。正史之外,关于吕蒙正的事迹,文章还有若干。今天要介绍的是宋人笔记中找到的吕氏一则奇遇,还有就是他的被传颂千年的一篇奇文。

宋•王铚《默记•卷中》记载的这段故事如下:

吕蒙正年轻时与朋友张文定 、王章、钱宣靖和刘龙图等人一起去找一位道士相面。第一天只见到徒弟在家,吕等说明来意后,徒弟答道:“我不能给你们相面,师父对此有严戒:相术未精时,不可随便乱说。明天师父在家,可请几位明日再来。”

第二天几人再来。见到师父后,吕坐在客座主位,张,王其次,钱又次,刘坐末位。坐定后道士抚掌太息,大家不知何故,急问究竟。

道士说:“我走遍天南海北,东到大海,西到流沙,南到岭峤,北抵大漠,目的是寻找贵人,以验证我的相术。可是一直没有找到。令人意外的是,贵人们就在今日座中。”说的几位又惊又喜。

道士慢慢说来:“吕君将通过科考,且无人可以超过,十年之内做宰相,十二年做河南府通判,出将入相达三十年,长寿而且富贵至老。张君后三十年作宰相,也是长寿富贵至老。钱君可作执政,但不会超过一百天。刘君有执政之名,而无执政之实。”

不久后,吕蒙正果然科举考试及第,次年又是廷试第一,成为状元。正如道士所言“通过科考,且无人可以超过”。确实十年作宰相。以后的经历也完全符合道士的预言。其他几人的经历也完全验证了道士的预言。

几个人在未来几十年的经历都被道士一一准确预测到了,连细节都说对了。

这位道士这里所展现的是修炼人在修炼到一定层次时所具备的宿命通功能。在古代中国这是十分常见的。在各种古籍中有关的记载可以说是汗牛充栋。可是在今天社会道德水平严重下滑的情况下,尤其是排神的影响下,人们对这些事情都不相信,不承认。人们越不相信,神迹也就越不容易出现。

吕蒙正还留下了一份流传了1300多年的奇文──《命运赋》 。都说是奇文,究竟奇在何处?我们先欣赏一下文章的白话译文:

吕蒙正 《命运赋》

天气的变化是很难预测的,人早晚的命运是很难说的。蜈蚣有百十条腿,但不如蛇爬的快。鸡的翅膀很大,却不能像鸟儿一样飞翔。骏马可以驰骋千里,但是没有人驾驭也不能自己到达目的地。每个人都有远大的志向,但是要有机遇才可以飞黄腾达。

人们常说:人生在世,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孔子的文章无人能比,可也有被困于陈蔡的时候。姜太公仗打的再好,早年也只能在渭水河畔钓鱼。颜回的命短,但决不是坏人。那个盗跖很长寿,能说他是好人吗。尧舜虽然是至圣的明君,却生下了不肖的儿子。瞽叟虽然愚蠢顽固,但却生下舜这样的大孝子。张良原本是老百姓,萧何也只是县吏。晏子身高不足五尺,却被封为齐国宰相。孔明早年生活在草庐之中,后来却做了蜀汉的军师。楚霸王曾是盖世英雄,却落了个乌江自刎的下场;而汉王刘邦虽然弱小,却夺得万里江山。李广虽然有箭射猛虎的威名,却一直没有封侯;冯唐虽然有治国安邦的才能,到死也没个一官半职。韩信时运不济时,一日三餐都吃不上,等到运气来了,成为掌印的元帅,而一旦运气衰败,又死于阴毒人的计谋。

有的人先富裕后贫穷,也有人老年富裕少年衰落。有人满腹锦绣文章,直到老年还没有考上功名;才疏学浅的人,可能年纪轻轻就金榜题名。皇宫深院里的妃娥在动乱中可能沦为妾妓;风流的妓女,时来运转也能做贵夫人。青春美女嫁了个愚蠢的丈夫,俊秀的青年倒配了个粗鄙丑陋的女人。

蛟龙没有机遇,只能藏身于鱼鳖之间,君子没有机会时,只能屈从于小人。衣服虽然破旧,不要失去礼仪风度;脸上有愁容,兼济天下的志向不可丢。不得志时,只能安于贫穷和本分,心中坦荡,一定会有扬眉吐气的一天。君子纵使贫寒,自有一身傲骨;而暴富的小人脱不了内心的贫寒。

天气不好时,就见不到太阳和月亮的光辉;土地没有合适的气候条件时,草木都不会生长。水得不到恰当的环境时,就会掀起疾风巨浪;人若得不到机遇时,好运就不畅通。富贵荣华命中都有安排,谁不想要呢?人如果没有依从八德而生活,哪里能做高官当宰相?

以前,我在洛阳,白天到寺庙里吃斋饭,晚上住在寒冷的窑洞里。所穿衣服不能避寒,吃的粥饭抵御不了饥饿。上等人憎恨我,下等人讨厌我,都说我卑贱。其实那是我没有机遇啊。现在我入朝为官,官职做到最高层,地位达到三公。只在皇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拥有管理百官的权利,有惩罚卑鄙悭吝官员的权力。穿衣服是绫罗锦缎,吃的则是山珍海味,出门有武士保护,回家有仆人侍奉,皇上宠爱我,百官拥戴我,所有的人说我尊贵。其实不是我真有多大本领,那是因为时机到了,运气来了。说到底,那就是我的命!

所以人活在世上,居富贵不能尽情享用,处贫贱也不要自暴自棄,听從天地的循环和周而复始吧。 

以上就是《命运赋》白话文的全部。文中列举了历史上许多名人经历的苦难和成功,许多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酸甜苦辣,最后又详述了自己一生中的贫苦和富贵。作者想要论述的主题就在最后的三个字:时,运,命。决定人一生的是命,或者说命中注定。但具体事情的发生还要看时机,看运气。

谈到时机,运气,可能容易被人接受。说到命字,就是另一回事了。由于长期排神的影响,很多人不再相信命的存在,甚至还会批评你“迷信”。

请再仔细阅读吕蒙正的这篇文章,他所列举的各种现象就是提醒人们不要被眼花缭乱的所闻所见迷惑,启发人们:决定一切的就是命。没有这一点,那个时机,运气就纯粹是偶然的东西,毫无意义。懂得这一点,你就会永远以积极的态度面待人生,你就会不断地改善自己的命运。
===========================================
附:吕蒙正《命运赋》原文: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雄鸡两翼,飞不过鸦。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

盖闻:人生在世,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文章盖世,孔子厄于陈邦;武略超群,太公钓于渭水。颜渊命短,殊非凶恶之徒;盗跖年长,岂是善良之辈。尧帝明圣,却生不肖之儿;瞽叟愚顽,反生大孝之子。张良原是布衣,萧何称谓县吏。晏子身无五尺,封作齐国宰相;孔明卧居草庐,能作蜀汉军师。楚霸虽雄,败于乌江自刎;汉王虽弱,竟有万里江山。李广有射虎之威,到老无封;冯唐有乘龙之才,一生不遇。韩信未遇之时,无一日三餐,及至遇行,腰悬三尺玉印,一旦时衰,死于阴人之手。

有先贫而后富,有老壮而少衰。满腹文章,白发竟然不中;才疏学浅,少年及第登科。深院宫娥,运退反为妓妾;风流妓女,时来配作夫人。青春美女,却招愚蠢之夫;俊秀郎君,反配粗丑之妇。蛟龙未遇,潜水于鱼鳖之间;君子失时,拱手于小人之下。衣服虽破,常存仪礼之容;面带忧愁,每抱怀安之量。时遭不遇,只宜安贫守份;心若不欺,必然扬眉吐气。初贫君子,天然骨骼生成;乍富小人,不脱贫寒肌体。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生;水不得时,风浪不平;人不得时,利运不通。注福注禄,命里已安排定,富贵谁不欲?人若不依根基八字,岂能为卿为相?

吾昔寓居洛阳,朝求僧餐,暮宿破窖,思衣不可遮其体,思食不可济其饥,上人憎,下人厌,人道我贱,非我不弃也。今居朝堂,官至极品,位置三公,身虽鞠躬于一人之下,而列职于千万人之上,有挞百僚之杖,有斩鄙吝之剑,思衣而有罗锦千箱,思食而有珍馐百味,出则壮士执鞭,入则佳人捧觞,上人宠,下人拥。人道我贵,非我之能也,此乃时也、运也、命也。

嗟呼!人生在世,富贵不可尽用,贫贱不可自欺,听由天地循环,周而复始焉。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