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议会击败中央 建制派离席另有阴谋?(图)

2015-06-20 04:13 作者: 端木珊

手机版 正体 1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建制派离席现场图(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06月20日讯】(看中国记者端木珊综合报导)香港政改方案因建制派的突然离席而戏剧化收场,外媒形容离场之举“怪异”、“神秘”。那么,建制派之举到底是为了等候刘皇发,还是背后另有阴谋?引发舆论关注。

8VS28建制派离场至政改惨败

6月17日下午1时开始,香港立法会对政改决议案进行辩论。18日12时25分左右,辩论结束,在港府“政改三人组”作最后陈述之后,立法会主席曾钰成12时27分宣布开始表决钟响前5分钟。

在钟即将响起的时候,建制派议员林健锋忽然提出要休会“再商议一下”,表示有事要商量,但由于表决倒数已经开始,曾钰成表示无法统一休会。于是,在钟响起前最后一分钟,33名建制派议员纷纷离席。

但由于有37人参加表决,政改方案以28票反对,8票赞成的大比分遭否决。

对此,建制派的解释为,希望透过点算人数争取时间,让身体不适的行政会议成员刘皇发到场,集体投票。

不过,《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指出,根据立法会议员天主教监察组的数据,刘皇发去年缺席八成投票。在投票表决前,27名泛民主派议员一致表示要投反对票,因此即使建制派议员全部投票,方案亦不会通过,但42票赞成、28票反对的结果,对于北京而言,是个更有利的历史结果。

建制派离场被质疑另有阴谋

一向支持中央决定的建制派做出让北京如此尴尬的举动,真的是为了等待议员刘皇发,还是背后另有阴谋?引发舆论关注。

国际金融时报形容建制派离场一事“怪异”(Bizarre)、令人惊讶。路透社则用“神秘离场”(mystery walk-out),“使许多人感到震惊”对此加以评论。

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撰文分析建制派议员只是听命行事,而离席的决定是中共做出的。文章根据实况转播的镜头分析:“建制派三位大佬林健峰,叶国谦,谭耀宗在集体离席前曾在一起商议过。也就是说他们三人得到了背后老板的指示。于是一起临时商榷如何行动。他们先让林健峰提出休会,但因违反议事程序,动议被否决。于是他们决定行驶第二方案,即带领过半建制派议员集体离席,迫使表决因未达法定过半人数而无法进行。可是,由于事情来得太过突然,没有充分的时间相互通气和协调,导致8名建制派议员并没离席。”

众观这次建制派集体离席事件,有两批人的表现非常吊诡,各界看法不一,众说纷纭。一是同属建制派的陈健波、林大辉、陈婉娴三人为什么没有与其他建制派同时离席。二是建制派的五位自由党议员田北俊、张宇人、方刚、锺国斌、易志明无一离席,拒绝参与建制派集体离席行动。

前者有两种可能,一是沟通出了问题。这三位议员因为没有及时得到准确的信息,一时不知所措。最后导致没有离席。二是他们对这种突然集体离席的做法不认同,拒绝配合行动。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而田北骏领导的自由党五位议员集体留下来参与表决,则几乎可以肯定,是属于故意所为。一是电视直播现场可以看出,经民联的谭耀宗曾经在离席前跟田北俊沟通,田北俊不可能不可知道他们集体离席的目的是什么。而且就算他们之间沟通出了问题,身为资深议员的田北俊也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二是五位自由党议员无一离席,不可能是因为他们都不明白建制派为何集体离席从而没有跟进。唯一的解释就是自由党党魁田北俊没有离席,其他4位议员跟进田北俊,拒绝配合其他建制派的做法。

这样一来,由于他们集体抵制了这次建制派的行动,再加上另外三位建制派议员出人意料地没有离席,导致建制派企图以集体离席来阻止议案的表决的企图没能得逞。而自由党五位议员则成了与会的关键少数。干练老辣的田少深谙议事规则,如果自由党五位议员也参与集体离席行动,即便这三位建制派议员没有离席,离席人数也会达到超过半数的38位,表决照样无法按期进行。中共就会得到喘息的机会。铁定被否决的方案就有可能在未来出现变量。因为只要他们能通过各种手段收买和拉拢四位泛民主派议员投反对票,政改方案就能通过。

唐柏桥指出,导致中共这次出现摆乌龙事件,田少当属首功。他们这样做可谓大智大勇,即促成了议案的顺利表决,同时又无法让中共抓到把柄。就如去年雨伞革命期间身为建制派议员的他公开表态支持抗议学生市民要求梁振英下台的诉求一样,都属于大义凌然的壮举。

时政评论家郭宝胜以“中联办阻止立法会表决的阴谋流产”为题,刊文指出,“从建制派对中央、中联办唯命是从的习惯和他们在立法会上频繁使用手机的情况看,他们在表决前集体离场,显然是统一授命、提前安排好的。而提前离场的唯一解释就是有势力企图使这次表决流产,继续拖延政改表决,进一步分化瓦解,最终实现他们的目的。而这个势力无疑就是中央政府及其香港代理人中联办。”

香港时事评论员程翔认为,建制派议员集体离席,突显他们潜意识的矛盾。《自由亚洲电台》引述程翔说:“他们失去为这个方案辩护、捍卫而继续发言的意志,他们的潜意识是知道这个方案是不行的,是很差劲的一个方案,但是潜意识又要支持北京的立场。所以他们放弃辩护。是他们自己的潜意识与潜意识争斗的结果。”

建制派离场举动引网民围剿

“非常可笑,太愚蠢了!”建制派的做法迅速引发民众围剿,曾参加去年占中行动的市民郑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只能说他们这一次太蠢了,你说合作,我觉得他们可能并没有真的合作,因为他们平时都是听中央的,他们自己都不用沟通。”

网民纷纷调侃建制派是“吃饭砸锅党”。有网友讽刺道:“政改投票乌龙事件后,建制派议员纷纷表态,有的表示自己是临时工,每次开会都睡着,不熟悉立法会流程;有的抱怨小米手机信号差,根本没有收到老大的离场通知;有的强调自己小学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以为37人不够法定人数;还有的表示当发现投票器上除赞成外还有好多键,一时无所适从,需要请示上级。”

此后,Facebook上还出现了“The Wait for Uncle Fat”(等埋发叔)Facebook专页,首两小时已获逾三千个Like,并转贴“Mr & Ms HK People”专页讽刺刘皇发的恶搞作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