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解读楼继伟离悬崖还有一公里之说(图)

2016-03-12 09:19 作者: 伍凡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6/03/11/20160311201816743.jpg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繁华表面下危机重重(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3月12日讯】中共政权财政危机不到一公里了

2月26日上午,中共财政部长楼继伟,在G20结构性改革高级别研讨会的分会场“OECD经济政策改革‘力争增长’”上,发表简短演讲,提醒各国,越推迟结构性改革,改革空间越小,不要等到站在悬崖边再改革。他说:“一个人可以掉下悬崖,但是一个国家掉不下去,所以我们只能承受痛苦。最好离悬崖还有一公里就预见到,加紧改革,不要等到最后1米。”

我相信,身为财政部长,专司中共政权钱袋子的楼继伟,在国际会议场合上对中共财政危机讲了真话,这绝不是危言耸听。看来,中共当局的财政危机已经来临了,离悬崖不到一公里了。楼继伟不会无的放矢的讲话,这是在两会之前先讲话,是为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做铺垫的,也是讲给习近平听的。

但是,如果中共再不加速改革,不改革财政支出的模式、不提高财政支出的效率,如果还不能尽快增加税收,如果还不是量入而出的话,那么中共当局的财政危机将在悬崖边上了,总有一天会爆发全局性的危机。金融危机将产生政治危机。

三年半前我看到“企业困境和税收减少是中共政权的死命穴”

在习近平正式登台的前夕,在2012年10月19日,我发表了《伍凡评论第311期》“企业困境和税收减少是中共政权的死命穴”,三年半前我看到了如下的事实。

2012年上半年税收收入的情况是有4个税种:国内增值税、消费税、营业税和企业所得税,这四项税收比去年、2011年同期下跌了11.6%、8.5%、14.8%和21%。这样,国家税收从企业方面得来的这四个税种全部下滑。

2011年半年显示,中石油净赚了660亿元,每天净收入3.6亿元;中石化净赚了402亿元,每天净收入2.2亿元。尽管如此高的收入,“两桶油”仍然在抱怨炼油板块亏损,要求财政部补贴。而这些垄断企业在赚取了巨额利润后,除了少数利润上缴政府之外,大部分都留在企业作为发展基金,相当一部分被体制内的高福利、高消费、高工资的管理成本所消耗了。

从1983年,中央政府对国有企业实行利税改革后的二十多年来,国企并没有上缴利润给政府,只有最近两三年才把利润的5%交给政府;2012年的最高上缴额调整为15%。

当时我在文章中指出,税收减少和国企花钱的方式,将是中共政权的命门死穴。三年半之后的现在,中共财政收入更是每况愈下。

中共政权2015年财政赤字达2万亿,2016年平衡收支恐更难

2016年2月1日,《每日经济新闻》登出一篇文章“2015年财政赤字达2万亿,2016年平衡收支恐更难”,文章指出,2015年GDP增长6.9%,而税收增长仅为5.8%,一般公共预算收支相抵后,2015年中共财政赤字突破2万亿元,达到23,551亿元,并且高于年初预算数字7,351亿元。

2015年所呈现的情况是,财政收入增长的速度还不及全年GDP的增长速度。主体税种的国内增值税是31,109亿元,同比增长是0.8%,假如删除“营改增”转移收入影响后,这个数据就下降为0.5%。

我们反过来看,2015年1月到12月的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是17.58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5.8%;2016年,财政状况是收支平衡压力会更大,预计2016年财政预算赤字率上调至3%。因为无论是去产能还是去库存,都更需要财政增加支出,工业结构调整会给钢铁、煤炭等行业带来经营的困难,这意味着传统纳税大户很难有更多的税收交给政府。

财政收入潜在的增长率下降,财政支出刚性增长的趋势没有改变,财政收支的矛盾呈现出继续加大的趋势,平衡收支压力增加了。

中共机关团体各级党委书记掌控21万亿元,将国家资金转变成为中共党产

从1983年以来,中共国企将大部分的利润留下来给自己用,开设基金和小金库,这种经营模式已经扩大到机关团体。2015年11月底,机关团体存款高达21万亿元,这些高达2015年全国税收的1.5倍的存款,不归财政部管辖,也不纳入国库,是由中共组织各级党委书记掌控的,名为小金库实为大金库,将国家资金转变成为中共党产。随着经济GDP的逐年下滑,税收增长率的逐年下降,而每年刚性的公共开支却逐年增加,这就每年不断的产生财政赤字,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改革方案六十条至今没有兑现、落实,这涉及到中共元老家族、太子党和金融集团的利益

2013年,中共三中全会提出全方位的改革方案六十条,其中最重要的是金融改革,但是至今没有兑现、落实。其根本原因是因为中共党内各派各系的既得利益集团,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其中最为明显的是涉及到党、政、军高层的利益。巨型的国营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实际掌控者和拥有者,各自把握着他们的既得利益不放,这涉及到中共元老家族、太子党和金融集团的利益。

尽管习近平最近反腐运动触及到了国企和金融机构,但是只抓了几个平民出身的官二代的管理层官员作为反腐样板,只做做样子、充个数字而已,他没有触犯中共元老家族、太子党和经营集团的利益,这就是光喊改革口号而没有实际改革行动的根本原因。

在这种基本格局下,习近平批准楼继伟在G20的研讨会上讲话,以表示习近平是关心财政赤字严重问题的。3月5日,李克强在全国人大会议作政府报告当中承认,去年面临多重困难和严峻的挑战;展望今年,面临的困难更多、更大,挑战更为严峻。李克强说:中国今年经济成长预期指标定为6.5%~7%。中共新一个五年规划,五年平均经济增长也只是达到6.5%。

李克强提到财政赤字,今年计划安排财政赤字2兆1,800亿元(约合3,342亿美金),比去年增加5,600亿(约合858亿美元)。请注意,李克强的报告当中,财政赤字的数额比2016年2月1日《每日经济新闻》登出的文章:2015年财政赤字达到20,000亿元。2016年平衡收支恐怕更困难,那篇报导当中的数额缩小了。

不知道李克强的报告当中哪个数据是真实可信的

由此可见,不知道李克强的报告当中哪个数据是真实可信的?在如此大会报告的数据都引起人们的怀疑,请问,中共当局公布的任何数据的可信度何在?实在悲哀!

中共当局不会因为财政赤字而坐以待毙,正在采取各种方法增加中央政府的税收,目前我看到的有以下几种方法:其一,“营改增”的税收改革;其二,调整信贷,刺激一线城市房价疯涨,吸引民间财力抢购高价房产;其三,为外国资本大开中国银行之间债务市场的大门,向外国资本借钱度日。

其一,李克强在一月下旬主持召开座谈会表示,“营改增”作为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重头戏,前期试点已经取得积极成效,今年要全面推开。

李克强强调,全面推开“营改增”,加快财税体制改革,要着眼于调动市场主体发展积极性,预计在“营改增”全面完成后,如果进一步优化增值税的税率,那么整个“营改增”实现的减税规模将达到9,000亿元左右。这是李克强特别强调“营改增”对减税的好处。这是一个方面。

“营改增”的最重要的目的是要把地方税收改为中央税收

但是他并没有公开讲明“营改增”的最重要的目的,也可以说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把地方税收改为中央税收。中共政权现有国内增值税、消费税、营业税和企业所得税四个税种,其中增值税和营业税是最主要的税种。

增值税是中共第一大税种,是中央和地方分享的税种;营业税为地方政府独享的第一大税种,收入完全归地方所有,目前仅仅有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四个主要行业还没有纳入到营改增的试点范围。营业税改成增值税之后,假如按照目前中央和地方按75比25分成,那么剩下的四大行业作为地方收入的重要来源,假如只能留给地方25%的比例,将造成地方财力很大的冲击,无疑将进一步加大地方财政的困境。

营改增之后,将呈现一税独大的局面,地方税没有了主体税种,现行的中央、地方分税的格局将难以为继。营改增不仅关系到税收全局稳定,也关系到中央和地方各自的利益分享,必定会严重影响到中央和地方的关系。

这也就是为什么“营改增”的改革至今不包括四大行业,也仅仅是试点,而不能全面地在全国推广。因为中央和地方利益摆不平。中共当局为了维持中央政权而忽视或者放弃地方政权,必将后患无穷,现在已经造成了地方抗拒中央的结果。

刺激一线城市房价疯涨是中共当局所设定的增加税收的手段

其二,调整信贷,刺激一线城市房价疯涨,吸引民间财力抢购高价房产。

中共当局预估,在中国民间社会储存约65万亿人民币(约10万亿美金)的资产。在过去两年,中共当局有计划地扩大股市,增加IPO,吸引上亿户疯狂的散户投入股市,几经波折,散户股民们已经损失了超过10万亿人民币的资产。现在股市如海水退潮般下跌,散户离开了股市,正千方百计的转移资产到外国,2015年已经流出了超过1万亿美金的资产到外国。

除了少数人能够转移资产到外国,更多的中产阶级还是在中国设法保存资产,但是中国缺乏投资渠道,人们手中富裕的资金不是投向股市就是投向房地产等有限渠道。在股市不振的情况下,为了避免资金闲置,就会把钱投向一线城市和二线重点城市的房地产。中共当局为了阻止资金外流和增加税收,正调整信贷,刺激一线城市房价疯涨,吸引民间财力抢购高价房产。这就是中共当局所设定的增加税收的手段。

房价有涨必有跌,现在是疯涨阶段,银行信贷和民间资本一齐下海炒房,就会造成银行的营业额增加、推高了GDP和增加了中共当局的税收。但是,当房价狂跌的时候,房主就会抛弃房产,留下债务,银行必将背负巨额债务,这就必定增加金融危机的因素。说实在,这种做法是慢性自杀。但是为了要增加税收和骗取民间的财富,中共当局就只顾眼前利益而不顾长远利益了。对中共当局而言,眼前能增加税收是最最重要的。

中共央行改变了外国资本投资中国资本市场的规则,为外国资本打开大门

其三,为外国资本打开中国银行之间财务市场的大门,向外国资本借钱度过难关。

二月下旬,中共央行(PBOC)静悄悄地、不公开宣扬也不登报公布,改变了外国资本投资中国资本市场的规则。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泽奔资讯(Z-Ben Advisors)表示,中共央行开放48万亿人民币(合7.3万亿美金)的境内信贷市场的主要部分,中共央行扩大了有资格投资国内银行之间债市的境外投资者范围,涵盖了几乎所有外国商业银行、保险公司、证券公司、资产管理公司以及养老基金、慈善基金、捐赠基金等长期机构投资者,被一同授予投资中国境内银行之间债券市场的权利,而不必受麻烦的投资额度的限制。

这些机构投资者只需要满足以下标准就可以了:它们是依照所在国家或地区相关法律成立的;具有健全的治理结构和完善的内控制度,经营行为规范;资金来源合法合规;具备相应的风险识别和承担能力,知道并且自行承担债务投资风险。

英国《金融时报》3月3日报导,中共央行选择在这个时候推出上述措施,背后的原因之一,是中国国内债券市场的强劲增长,在2015年增长律达到了35%,净发行额升至12.5万亿人民币(合1.9万亿美金)。预计今年各类债券发行将继续全线增长,包括中央和地方政府债券、银行的可转让存款证和企业债。

我们再看《人民日报》2016年1月26日的报导:中国人民银行25日发布数据显示,2015年,债券市场全年发行各类债券规模达22.3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87.5%。其中,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的债券是21万亿元,同比增长81.3%。截至2015年12月末,债券市场托管余额是47.9万亿元,其中银行之间债券市场托管余额为43.9万亿元。

安盛投资管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考虑到将近95%的中国境内交易发生是在银行之间的市场,这个市场的流动性远远大于规模较小的交易所交易领域,这一措施“将把中国债券市场显著融入全球固定受益体系”。

中共为了挽救政权、为了需要更多的税收和资金,决心开放金融市场

从上述英国《金融时报》和《人民日报》两条消息报导可以看到,中国的经济和金融市场的运转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依赖于债券市场,并且这个债务市场仍在扩大,有更大的需求,但是中共当局依赖债券市场所征收的税收不够开支,产生巨额的财政赤字,因此,中共当局将不顾对外国资本开放金融市场的危险,为了挽救中共政权、为了需要更多的税收和资金,决心开放金融市场,但又不敢公开宣布和宣传。为什么?我想,中共当局害怕被骂成“卖国贼”,让中国的金融市场被外国人占领了。

一旦全球金融风暴再起,不设防的中国金融市场将首当其冲,很可能将成为金融风暴中心之一,但是中共为了顾及眼前的救命钱,也就没有力量顾及未来的下场了!

中共改革开放近四十年,过去,外国资本投资到中国经济领域,最主要是以直接投资到实体经济,引入生产线,制造产品出口获得利润。

外国资本以外币输入,转换成人民币,外国货币就存到了美国、欧盟和日本等金融市场,就形成了中国在外国的外汇储备。经过这一周转,中共央行控制外国资本,这是利用外国资本来发展中国的实体经济。

巨额的外国资本进出自如,将必定会对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领域产生深刻和长久的影响

现在大开门户,让巨额的外国资本进入到中国的金融市场,无论是以外币交易或者以人民币交易,当有了巨额的外国资本进场,必定会深深影响甚至控制中国的资本市场,到那时,外国资本就完全不会接受“暴力救市”和“公安救市”等野蛮做法。久而久之,巨额的外国资本进出自如,将必定会对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领域产生深刻和长久的影响。

我们可以回顾上个世纪30年代,上海是远东最大的金融市场,对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产生了微妙的、难以避免的影响,把中国的金融市场完全容纳到世界金融体系了。

看来中共政权的财政危机,逼得中共当局打开大门,不得不接受外国资本的影响,这对中国未来长远的发展是积极因素,但是对中共政权长远而言就不见得是美妙的事情了!

人们一定会问,为什么中国共产党政权近四十年来一而在再而三地要依靠外国资本才能生存呢?同时,巨额的中国资本不喜欢中共政权而向外国逃跑呢?改革开放将近四十年的历史事实已经证实了这两个问题。请问现今的中共当政者能回答上面的问题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