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起】妙笔转乾坤 神威破顽敌(组图)

2016-05-30 13:00 作者: 李云飞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台湾花莲太鲁阁峡谷中的巨石。(摄影:贯明)

以前曾与一些年轻的学子闲谈,讨论什么才是世间最有力的武器。大家列举了古今中外的许多利器,谁都没有去联想文人手中的笔。其实中华文化是神传文化,古代造字的仓颉被后世尊称为“文字之神”,有神力相助的神笔就有扭转乾坤的神威。现代的核子武器破坏力很大,它却无法超越时空,如果要声讨历史上的奸臣恶人,任何武器都不如一支笔的威力大了。武器的射程毕竟有限,文字作为传播信息的工具,却不受时空的限制。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一支笔可以挥洒自如。因此,文人手中的笔才是最有力的武器。笔杆子与枪杆子虽然毫不相干,但是如果运用得当,早有“一支笔可抵十万军”的定论。

在古印度的佛家修行中,不只是每天诵经、打禅,更高深境界中的修行是抄经、写字。相传有一个沙弥在修行中看到石头和流水之后似有所悟,就捡起一块平整的枯石带回寺院。从此,一有时间,他就在石头上抄经,写字。抄写的过程中,他的思维逐渐的打开了,心的容量也增大了。他不断的领会神佛的思维与慈悲的境界。他的天目看到:对于人所能利用的武器就是铁;而对于修炼的人,守护佛法精神的利器,就是对法的坚信和溶于法中之后修炼出的慈悲。他开悟之时,写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法器一样,放出耀眼的光芒。在他书写的过程中,邻国的敌军不敢冒犯,即使挥动战马,战马不前。他书写的文字,使一层一层的天象都呈现变化,发生很大的改动。太阳神消散乌云,把缕缕的金光,洒在他身上。与他有因缘的在地狱里的生命,也随着他的书写,而减息了痛苦。


台湾阿里山原生林。(摄影:贯明)

在中国古代,唐朝诗仙李白一纸醉书吓退番将,使强敌番王递上降表;还有宋朝大学士苏东坡巧对退辽使的美谈,妙语连珠让对方心服口服,甘拜下风。两位文曲星的一纸文字就免除了大动干戈与生灵涂炭的悲惨局面,文字显神威,兵不血刃,顽敌不战而降。

李白醉书降番王

唐玄宗时,渤海国的使者带着国书来到长安,唐玄宗召见番使,命令翰林学士宣读番书。不料翰林学士打开番书,见上面全是些鸟兽文字,竟一字不识。

唐玄宗宣诏文武百官,文武百官也没有一个人识得。唐玄宗为此震怒。翰林学士贺知章回到家中,忧心忡忡,长吁短叹,引起家中客人李白的关注。

李白问明情况之后说:“可惜我李白金榜无名,不能为朝廷分忧解难。”贺知章问知李白能识番文,惊喜万分,立刻向唐玄宗作了汇报。唐玄宗赐李白进士及第,穿紫袍束金带,在金銮殿上接见了李白。

李白捧起番书,用唐音译出,念道:“渤海国大可毒书达唐朝官家:自你占了高丽,与俺国逼近,边兵屡屡侵犯我界,想出自官家之意。俺如今不可耐者,差官来讲,可将高丽176城让与俺国……若还不肯,俺起兵来厮杀,且看哪家败胜!”这分明是一份“宣战书”。唐玄宗问文武百官:“番人要兴兵抢占高丽,有何策可以应敌?”众人缄口不答。玄宗又问李白:“那我们该如何回复番使?”李白道:“明天召见番使,我当面回答他。”唐玄宗当即封李白为翰林学士,设宴款待。


美国北瀑布国立公园中矗立的雪山。(摄影:贯明)

第二天上朝,李白大笔一挥,不一会儿就写好了国书,当众念道:“大唐开元皇帝,诏谕渤海可毒:自昔石卵不敌,蛇龙不斗。本朝应运开天,抚有四海,将勇卒精,甲坚兵锐……方今圣度汪洋,恕尔狂悖,急宜悔祸,勤修岁事,毋取诛戮,为四夷笑……”

番使大为震惊。回到渤海国,将大唐国书交给渤海国国王,国王看后惊叹道:“天朝有神仙相助,如何敌得!”于是,写了降表,归顺大唐王朝。李白醉书,展示了大唐威仪,吓退挑衅的蛮国。这才是真正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苏轼巧对退辽使

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在历史上也有一桩“智退辽使”的美谈,至今还常被人津津乐道。宋朝神宗时期,邻邦辽国强大,宋朝每年要向辽进贡大批的黄金、丝帛以保和平。但辽国在文化上和宋朝相比,还是落后很多,所以辽主耶律洪基很不服气,总想在这方面再压过宋朝才好。于是在一次遣使来宋朝索取贡品时,就出了个奇招。

辽使在奏完正事后,便对神宗说道:“俺辽国与宋互为友好,不在战场上分胜负,但如能在诗文上较长短,也属美事。俺国有副对联,现在先呈上上联,请贵国对答,如能对出,贵朝便为上邦。否则便为下邦,俺辽国为上邦。”说罢,便呈上上联,只见写著五个字:“三光日月星”。


台湾花莲蕃薯寮十八号桥地质风光。(摄影:贯明)

这上联中,“三光”的“光”字后面跟着“日、月、星”,而这三样又都是发光的物体,所以这上联实在写得巧妙。这时满朝百官,包括宰相王安石在内,大家都面面相觑,无人能对。辽使退后,神宗正发愁时,这时文与可保举大宋朝才子苏轼上殿对答。东坡上殿后,三步之内,就对出了下联:“四诗风雅颂”。这下联对得很妙,“四诗”巧对“三光”,“风雅颂”是古代“诗经”中的诗体,其中“雅”又分为“大雅”和“小雅”,所以和“风”、“颂”合起来就是“四诗”。接着东坡又对出三副下联;都是巧对:

“一天风雨雷”;

“两朝兄弟邦”;

“三德元亨利”。

然后二人你来我往,辽使所出的对子,东坡都一一对出了。这时辽使有些惊慌了,东坡便对他说:“我也出副对联请你对吧!你要对得出,我大宋朝便奉贵国为上邦。上联是这样的:‘天上月圆,地下月半,月月月圆逢月半’”。

这上联出得非常巧妙,这时辽使真是坐立难安,全身冷汗直冒,好半天也答不出一个字来,只得向东坡俯首道:“学士真乃天人也!小臣回去定当面奏国王,大宋朝真是文风鼎盛,能人辈出啊!”从此辽国上下都知道宋朝的文化博大精深,一点也不敢小看了呢!而神宗见辽使认输而退,龙心大悦,加封苏东坡为“龙图阁大学士”,官升三品,一时传为佳话。

上士讨伐用笔端 下士杀人用石盘

据《孔子集语•杂事》记载:孔子游山,子路随行。夫子口渴了,让子路去打水。子路水边遇虎,与老虎搏斗,把老虎尾巴拽下来了。子路很得意,把老虎尾巴揣在怀里,回来问夫子:“上士打虎如之何?”夫子曰:“持虎头。”“中士打虎如之何?”“持虎耳。”“下士打虎如之何?”“持虎尾。”子路非常生气,自己与老虎搏斗,差点儿连命都搭进去了,才落了个下士。

他跑到一边,把老虎尾巴扔掉,揣了个石盘回来了。子路认为孔夫子先知先觉,明知水边有老虎,让自己去打水,就是想让老虎吃掉自己。所以揣个石盘回来,欲杀孔子。他问夫子:“上士杀人如之何?”夫子曰:“用笔端。”“中士杀人如之何?”“用语言。”“下士杀人如之何?”“用石盘。”


纽约长岛石溪海岸上充满灵性的石块。(摄影:贯明)

古人把士人分为上、中、下三等。孔夫子认为,上等的士人杀人用笔尖,就是“笔伐”,中等的士人杀人用语言,即“口诛”,只有下等的士人才动用武力。就是说,夫子认为,以武力服人的人只是个下等的士人,并不是真正的勇士。子路虽很粗野,却也明白了杀了孔子自己依然是个下士,而且绝对不能做下士,于是他悄悄的扔掉了石盘。

由此看来,同为征伐,不同层次与不同境界的人将呈现不同的形式。匹夫相斗,武力相拼,双方打得头破血流;精神境界稍微高一些的人们若起争端,则用口诛,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君子动口不动手”,相斗激烈时互相谩骂,尚不至于血肉相搏;格斗的最高境界就是笔伐,雄文出世,宛若神器,胜败立见分晓。因此,神笔才是最有力的武器。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