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雲起】妙筆轉乾坤 神威破頑敵(組圖)

2016-05-30 13:00 作者: 李雲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臺灣花蓮太魯閣峽谷中的巨石。(攝影:貫明)

以前曾與一些年輕的學子閑談,討論什麼才是世間最有力的武器。大家列舉了古今中外的許多利器,誰都沒有去聯想文人手中的筆。其實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古代造字的倉頡被後世尊稱為「文字之神」,有神力相助的神筆就有扭轉乾坤神威。現代的核子武器破壞力很大,它卻無法超越時空,如果要聲討歷史上的奸臣惡人,任何武器都不如一支筆的威力大了。武器的射程畢竟有限,文字作為傳播信息的工具,卻不受時空的限制。上下五千年,縱橫十萬里,一支筆可以揮灑自如。因此,文人手中的筆才是最有力的武器。筆桿子與槍桿子雖然毫不相干,但是如果運用得當,早有「一支筆可抵十萬軍」的定論。

在古印度的佛家修行中,不只是每天誦經、打禪,更高深境界中的修行是抄經、寫字。相傳有一個沙彌在修行中看到石頭和流水之後似有所悟,就撿起一塊平整的枯石帶回寺院。從此,一有時間,他就在石頭上抄經,寫字。抄寫的過程中,他的思維逐漸的打開了,心的容量也增大了。他不斷的領會神佛的思維與慈悲的境界。他的天目看到:對於人所能利用的武器就是鐵;而對於修煉的人,守護佛法精神的利器,就是對法的堅信和溶於法中之後修煉出的慈悲。他開悟之時,寫出的每一個字都像法器一樣,放出耀眼的光芒。在他書寫的過程中,鄰國的敵軍不敢冒犯,即使揮動戰馬,戰馬不前。他書寫的文字,使一層一層的天象都呈現變化,發生很大的改動。太陽神消散烏雲,把縷縷的金光,灑在他身上。與他有因緣的在地獄裡的生命,也隨著他的書寫,而減息了痛苦。


臺灣阿里山原生林。(攝影:貫明)

中國古代,唐朝詩仙李白一紙醉書嚇退番將,使強敵番王遞上降表;還有宋朝大學士蘇東坡巧對退遼使的美談,妙語連珠讓對方心服口服,甘拜下風。兩位文曲星的一紙文字就免除了大動干戈與生靈塗炭的悲慘局面,文字顯神威,兵不血刃,頑敵不戰而降。

李白醉書降番王

唐玄宗時,渤海國的使者帶著國書來到長安,唐玄宗召見番使,命令翰林學士宣讀番書。不料翰林學士打開番書,見上面全是些鳥獸文字,竟一字不識。

唐玄宗宣詔文武百官,文武百官也沒有一個人識得。唐玄宗為此震怒。翰林學士賀知章回到家中,憂心忡忡,長吁短嘆,引起家中客人李白的關注。

李白問明情況之後說:「可惜我李白金榜無名,不能為朝廷分憂解難。」賀知章問知李白能識番文,驚喜萬分,立刻向唐玄宗作了匯報。唐玄宗賜李白進士及第,穿紫袍束金帶,在金鑾殿上接見了李白。

李白捧起番書,用唐音譯出,念道:「渤海國大可毒書達唐朝官家:自你佔了高麗,與俺國逼近,邊兵屢屢侵犯我界,想出自官家之意。俺如今不可耐者,差官來講,可將高麗176城讓與俺國……若還不肯,俺起兵來廝殺,且看哪家敗勝!」這分明是一份「宣戰書」。唐玄宗問文武百官:「番人要興兵搶佔高麗,有何策可以應敵?」眾人緘口不答。玄宗又問李白:「那我們該如何回覆番使?」李白道:「明天召見番使,我當面回答他。」唐玄宗當即封李白為翰林學士,設宴款待。


美國北瀑布國立公園中矗立的雪山。(攝影:貫明)

第二天上朝,李白大筆一揮,不一會兒就寫好了國書,當眾念道:「大唐開元皇帝,詔諭渤海可毒:自昔石卵不敵,蛇龍不鬥。本朝應運開天,撫有四海,將勇卒精,甲堅兵銳……方今聖度汪洋,恕爾狂悖,急宜悔禍,勤修歲事,毋取誅戮,為四夷笑……」

番使大為震驚。回到渤海國,將大唐國書交給渤海國國王,國王看後驚嘆道:「天朝有神仙相助,如何敵得!」於是,寫了降表,歸順大唐王朝。李白醉書,展示了大唐威儀,嚇退挑釁的蠻國。這才是真正的「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蘇軾巧對退遼使

北宋大文豪蘇東坡在歷史上也有一樁「智退遼使」的美談,至今還常被人津津樂道。宋朝神宗時期,鄰邦遼國強大,宋朝每年要向遼進貢大批的黃金、絲帛以保和平。但遼國在文化上和宋朝相比,還是落後很多,所以遼主耶律洪基很不服氣,總想在這方面再壓過宋朝才好。於是在一次遣使來宋朝索取貢品時,就出了個奇招。

遼使在奏完正事後,便對神宗說道:「俺遼國與宋互為友好,不在戰場上分勝負,但如能在詩文上較長短,也屬美事。俺國有副對聯,現在先呈上上聯,請貴國對答,如能對出,貴朝便為上邦。否則便為下邦,俺遼國為上邦。」說罷,便呈上上聯,只見寫著五個字:「三光日月星」。


臺灣花蓮蕃薯寮十八號橋地質風光。(攝影:貫明)

這上聯中,「三光」的「光」字後面跟著「日、月、星」,而這三樣又都是發光的物體,所以這上聯實在寫得巧妙。這時滿朝百官,包括宰相王安石在內,大家都面面相覷,無人能對。遼使退後,神宗正發愁時,這時文與可保舉大宋朝才子蘇軾上殿對答。東坡上殿後,三步之內,就對出了下聯:「四詩風雅頌」。這下聯對得很妙,「四詩」巧對「三光」,「風雅頌」是古代「詩經」中的詩體,其中「雅」又分為「大雅」和「小雅」,所以和「風」、「頌」合起來就是「四詩」。接著東坡又對出三副下聯;都是巧對:

「一天風雨雷」;

「兩朝兄弟邦」;

「三德元亨利」。

然後二人你來我往,遼使所出的對子,東坡都一一對出了。這時遼使有些驚慌了,東坡便對他說:「我也出副對聯請你對吧!你要對得出,我大宋朝便奉貴國為上邦。上聯是這樣的:‘天上月圓,地下月半,月月月圓逢月半’」。

這上聯出得非常巧妙,這時遼使真是坐立難安,全身冷汗直冒,好半天也答不出一個字來,只得向東坡俯首道:「學士真乃天人也!小臣回去定當面奏國王,大宋朝真是文風鼎盛,能人輩出啊!」從此遼國上下都知道宋朝的文化博大精深,一點也不敢小看了呢!而神宗見遼使認輸而退,龍心大悅,加封蘇東坡為「龍圖閣大學士」,官升三品,一時傳為佳話。

上士討伐用筆端 下士殺人用石盤

據《孔子集語•雜事》記載:孔子遊山,子路隨行。夫子口渴了,讓子路去打水。子路水邊遇虎,與老虎搏鬥,把老虎尾巴拽下來了。子路很得意,把老虎尾巴揣在懷裡,回來問夫子:「上士打虎如之何?」夫子曰:「持虎頭。」「中士打虎如之何?」「持虎耳。」「下士打虎如之何?」「持虎尾。」子路非常生氣,自己與老虎搏鬥,差點兒連命都搭進去了,才落了個下士。

他跑到一邊,把老虎尾巴扔掉,揣了個石盤回來了。子路認為孔夫子先知先覺,明知水邊有老虎,讓自己去打水,就是想讓老虎吃掉自己。所以揣個石盤回來,欲殺孔子。他問夫子:「上士殺人如之何?」夫子曰:「用筆端。」「中士殺人如之何?」「用語言。」「下士殺人如之何?」「用石盤。」


紐約長島石溪海岸上充滿靈性的石塊。(攝影:貫明)

古人把士人分為上、中、下三等。孔夫子認為,上等的士人殺人用筆尖,就是「筆伐」,中等的士人殺人用語言,即「口誅」,只有下等的士人才動用武力。就是說,夫子認為,以武力服人的人只是個下等的士人,並不是真正的勇士。子路雖很粗野,卻也明白了殺了孔子自己依然是個下士,而且絕對不能做下士,於是他悄悄的扔掉了石盤。

由此看來,同為征伐,不同層次與不同境界的人將呈現不同的形式。匹夫相鬥,武力相拼,雙方打得頭破血流;精神境界稍微高一些的人們若起爭端,則用口誅,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君子動口不動手」,相鬥激烈時互相謾罵,尚不至於血肉相搏;格鬥的最高境界就是筆伐,雄文出世,宛若神器,勝敗立見分曉。因此,神筆才是最有力的武器。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