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夫:奥运的咄咄怪事!(图)

2016-08-24 09:00 作者: 唐夫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奥运跳水冠军陈若琳(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8月24日讯】奥运金牌为全球首屈一指的荣誉,最能吸引眼球,中国是国,金牌也就是因党而得,金钱地位加面子接踵而至。为此,在党旗下,大家为之搅得周天寒切,自不待言。

其实,体育爱好本是一直人类健康发展的正能量(党腔而言),金牌是一种丰碑,是衡量一个人的意志和信心的标尺。当然,得需要一些先天的优势。如果不是意志自由的爱好,而仅仅是喧宾夺主为利益和面子而拼搏和奋斗,这就失去了奥运会的本身含义,把和平交流健体强身的友谊运动,列为商业性质的竞争恶斗,丑态百出。人,都是自私的动物,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在落后的党国体制下,体育和一些见不到人的行为勾结为一种利害冲突,繁衍不止。为了获得金牌的丑陋行为也此起彼伏,防不胜防。

曾几时,把爱党蜕变为爱国,就人人有份了,这种义和团似的爱党,说穿了是自残。在中国拿穷苦孩子来生拉活扯的整成正果,是见惯不惊的常态了。弄残了多少孩子,那是另一种潜规则。每次赢了一个项目我党就狠狠自吹自擂,一种神魂颠倒的口气,趁机把爱国热情弄得涨到天王星上去了。一个被贪腐弄得疮痍满目的社会,找不到机会自我修补,就拼命穷兵黩武,偶尔得到一两个民间天才出了成绩,也可当为党国的司刀令牌,做法祭祀,在奥运会上用沾满了热血馒头的党旗挥一挥,披一披,金牌获得者的感觉是比叫化子好些。而输之后,就丧心病狂的大吵大闹,怪来怪去,怪奥运会的不公,怪裁判不对,怪当地人民不行,等等,这是什么大国,小家子气,党棍而已!

难道这就是中国式的奥运精神?还不说早期对孩子的训练之残酷和无情的黑幕,训练远离奥运精神,赤裸裸的体育界的法西斯行为。据说被“最可爱的人”打造的北朝鲜对待奥运参赛更加毛式,输了的就回去把整整一个队都枪毙了。所以北朝鲜的金牌获得者根本没有喜悦,只庆幸又可以活。共产党就是这样的草菅人命。

大家想想,为什么中国的体育获奖者都是农村孩子呢?因为他们数量多,用法西斯般的训练,弄残弄死也无所谓,这些孩子抱着为父母的癌症缺钱治病来练功,姐姐妹妹不被强奸,哥哥弟弟不再要饭,抱着自己的后半辈子有生活着落来练,为了知己活得有点尊严的练。这样无形中与“我党”默契,幸运中人得到名次就皆大欢喜。反之,如果输了,“我党”会派专业队伍在舆论市场上骂阵,人民被糊弄得很合格,红歌生意就越来越好。

什么时候中国的高干子弟获得的是奥运冠军,而不是生下来就成为区长市长,或者大老板官商,那样的含金量就摆得上桌面了。

真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会来到,也许永远都不可能。

随手举一例子:

南通的跳水女皇程若琳,她的亲身父母在先生下她哥哥后,因其父在矿工作,当时有政策可生二孩,生下她不久,矿倒闭父下岗打工又不来钱。其母跟了一老板带上她哥移民加拿大,当时她才3岁。其父身体又不好,自顾不暇,把她交爷爷奶奶,到处打工。她自幼就身材小,五六岁在区体校学操被看中改跳水。要是官二代富二代,谁家夜不舍得孩子干这危险事,她就是个可怜人,没关心。爷爷奶奶也是图个进体校,她又出成绩就不化钱,还供饭吃和运动衣。她从区又选拔到市、省,12岁就进了国家队。要是有一点父母温暖,谁家舍得!后来爷爷奶奶也相继去世了,在即将进国家队时,她的舅舅舅妈出来认她为女儿,其实她早就是不需家庭承担费用了。这次她获金牌后电视采访的父母,其实是她的舅舅舅妈,其间谈吐很没真实家庭温暖的情感。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