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访民逼上一条不归路?(图)

2016-11-21 08:34 作者: 蔡慎坤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访有用吗?(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11月21日讯】四川省岳池县镇裕镇半沟村68岁村民杨天直到北京上访,被不明身份的护送者遣送回岳池,后被群众发现死在路边。

68岁的杨天直不明不白死去三个月后,媒体才披露此事,据悉护送者从北京把杨天直押回四川,沿途对他殴打,不给任何食物,屎尿全拉撒在裤裆里;有亲属看过杨天直的尸体照片说,“惨不忍睹”。官方通报没有解释当地官方与押解杨天直回岳池的人是什么关系?护送者又是一帮什么人?杨天直上访的诉求是否属实?为什么长期得不到解决?

因为征地补偿款不到位,杨天直多年来一直坚持逐级上访,问题也未得到解决,最终还是走上了进京上访之路。没想到,这是一条通往死亡的不归之路。同样的,贾敬龙在射杀村主任何建华之前,也一直向有关部门申诉上访,要求有关部门查处何建华贪污克扣补偿款的问题,也一直没有得到回应解决,“但凡有一步可退,给老百姓留条生路,我不会走上这条不归之路。”贾敬龙在法庭上说。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萧翰坦言:我注意访民多年,我实在帮不了,只想劝访民一句:你们擦干眼泪,收拾行李回家,不要再告了。你们忍不下这口气,就皈依一种宗教,然后用宗教救赎的精神去宽恕给你制造不幸的人。这条做不到,你们就干脆复仇,这种血亲复仇在任何社会制度下是允许的,是有一定正义性的!

一个稍有良知的人,只要去北京的上访村走走,或者去一些权力部门信访室的门口看看,就知道成千上万的上访者并不是刁民或暴民,每个上访者背后都有许许多多令人心碎令人愤怒的故事。访民遭遇的往往是冷漠、无助、歧视、失望、绝望、打击、恐惧、寒冷、酷暑、饥饿、疾病、伤痛、愤怒、仇恨、衰老、死亡的威胁与折磨!

特别是涉及拆迁补偿、城市管理、滥用权力、贪污腐败、环境污染、利益受损、失业下岗、养老无着、物业及房屋纠纷、土地及村务问题、涉法涉诉、司法不公等等问题。这些问题原本只能依靠当地政府通过行政依法解决,然而上访者的诉求在基层往往得不到依法甚至是合情合理的解决,访民只能无奈的把希望寄托在越级上访特别是进京上访。

一般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舍家撇业,背井离乡,低三下四,衣食不保甚至冒着被抓被关被打的风险跑到北京上访,正是因为上访者的基本诉求在当地得不到解决,一批又一批的上访者才飞蛾扑火般的来到北京,然而谁会想到,无论是进京上访还是拦路下跪,等待着访民的往往是更加可悲的命运。

如今在北京,莫名其妙的黑监狱、黑保安绝不是孤例,其背后都有各级党政部门的身影,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旗号下,各地维稳成本越来越高,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大。一些地方政府千方百计堵截访民,一方面是害怕各种丑事败露,另一方面在于管治思维作怪。在一些地方政府和官员眼里,访民就是不稳定因素,就是敌人抑或是威胁。

上访本身并不违法,用野蛮手段阻止上访更没有法律依据,截访并限制访民的人身自由,更是典型的违法行为。过去一些年,各地对进京上访者围追堵截,动辄以拘留、劳教或关进精神病院来威胁来对付访民,访民维权被妖魔化的背后,其实是一些地方特别是执法机关漠视人权,继而暴露出对民众意见表达和利益诉求的恐惧。

历史剧里,我们常常见得最多的情节,就是受冤的女子或草民拦截皇上或巡抚的轿子,鸣冤叫屈“大人大人”呼唤不停,我们也常常有感于皇帝或巡抚大人明察秋毫秉公办案赢得民心!封建帝王统治时期都允许喊冤者拦轿求救官大人,而今天上访维权不仅仅被拒之门外,甚至会走上一条不归路。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