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微博“惹毛” 邓相超陷“粉坑”(图)

政治雾霾中“宁左勿右”的官场

2017-01-15 00:23 作者: 张定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山东建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邓相超(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1月14日讯】(看中国记者张定综合报导)山东建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邓相超,于2016年12月26日毛泽东123周年冥诞日,转发了一条微博:“如果他45年死,中国少战死60万。如果58年死,少饿死3000万,如果66年死,少斗死2000万。直到76年才死,我们才终于有饭吃。他做的唯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死了。”惹了一身祸。

“毛粉”海陆空围攻

邓相超恐怕想不到,一条转发的“辱毛”微博,竟然引来了一场“毛粉”战役。“毛粉”当即有组织地对邓相超发动了跨年讨伐。先是网络论坛和社交媒体上持续多日的隔空骂战,接着在新年后的1月4日,集聚到邓相超任教的大学门口及其居住的家属院围追堵截。现场打着辱骂邓的标语、横幅,举着贴有毛泽东头像的纸牌,高呼“打倒邓某某”之类的口号。

一些支持邓相超的人士闻讯赶到现场。网上视频显示,山东独立作家鲁扬举着“坚决捍卫邓相超教授的言论自由权利”的标语,被警察上前抢走,十多个毛粉对鲁扬动粗。邓相超的声援者有数人受伤。他们向媒体表示,现场警察对毛粉的暴力行为没有干涉。

被地方政府解除公职

1月5日,山东省政府官网通知,解聘邓相超的山东省政府参事职务。中共山东建筑大学委员会作出《关于邓相超错误言论行为的处理意见》认定:邓相超多次在其新浪个人微博中贴发错误言论,性质恶劣,问题严重,影响很坏。山东建筑大学党委决定:1、即日起对邓相超作停职检查处理,待山东省政府参事解聘,山东省政协常委免职后,依法依规办理退休手续,并责令其在一定范围内做出深刻检查,停止其在校内的一切教育教学活动,不得以山东建筑大学教师身份从事各类社会活动。2、依规给予邓相超相应行政处分。

极左媒体“乌有之乡”等指出,邓相超的结局是人民在“保卫底线”,反邓相超是“锄奸的人民战争”。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邓相超拒绝受访称:“现在不让我发声。”“我本身也不想现在说,因为现在我好多东西他们还完全的控制我”,“等我办了退休手续应该就是自由身了。”

曾经“提案大王”“毕福剑”式出名

不起眼的邓相超,转发了一条微博、惹来了民间和当局“毕福剑”式的报复,成为新年的舆论焦点。旅美作家遇罗文认为,“像邓相超这样体制内的人物,受了共产党几十年的洗脑教育,还能明白,而且他还有一官半职,他还没丧失良心。”

以邓相超学生陈州为名义发的网文“邓相超教授火了!看看一个学生的血泪控诉!”披露邓相超是个乐于助人、只挣死工资的教授,常资助贫困生,参与公益活动,直到60岁了,一家三口还挤在80多平米的老房里。他最大的“毛病”是“爱虚名、玩政治”,担任政协委员和常委以来,单独撰写提案162件,其中7项评为优秀提案,被委员们称为“提案大王”。他每年接受媒体采访约300次,担任多家媒体的评论员。遇到事件,需要点评,难说的话,媒体还都喜欢找他。

民间“乱象”

原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说,“揭露毛泽东的错误,这个完全是一种言论自由嘛!毛泽东离开人间已经40年了,评价一个历史人物,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合情合理的。如果有不同意见可以讨论,但是在山东济南有将近100个人,拉着横幅、举着毛泽东的肖像,要声讨邓教授,要打倒邓教授,这是非常荒唐。但是更荒唐的是政府。”

人民大学教授张鸣认为,“毛左一闹,当局就要处理人,前有毕福剑,后有邓相超。这是鼓励毛左闹事的节奏,这样走下去,早晚会出大事,当局真的会太平?”

海外政论人士文昭表示忧虑:“中国社会要和平转型,一定要建立在大众理性觉醒的基础上,首先要有真相,对真相达成共识、然后才能理性探讨社会未来的出路。现在非理性因素的膨胀,其实对中国社会非常危险。”

“毛左”和“毛粉”

“毛左”和“毛粉”是指近些年来网络和社交媒体的新词,指那些拥护毛泽东并支持文化大革命的中国人。有网民盘点大陆“毛粉”的4类成员:1、毛时代的特权阶层,特权延续至今的;2、部分商人,把毛的斗争权术作为企业文化;3、毛时代的产业工人及子孙,在中共政府的经济改革后反转为社会底层;4、毛时代的贫苦人士及后代,教育和信息渠道均被政策性限制。

后两者由社会底层百姓组成,占绝大部分,是中共历次风浪中的水分子,政治烽火中在炮弹和炮灰间轮回。对社会现状的不满令他们怀念毛泽东主张的革命斗争理论和民族主义,而改革开放后中共腐败治国导致的贪官遍地和贫富悬殊,也给他们对另一场文革的渴望,火上浇油。

中共政治:北京雾霾 官场指南:宁左勿右

有网民写到:邓相超事件“是暴风雨就要到来的前奏,是时代释放的魔咒。”“邓相超的事,该醒醒了!毛粉哪来这么大的能量?义和团没了朝廷的支持,转眼就成了拳匪。”

该事件发酵,尤其是山东省政府的表态,和北京当局标榜的依法治国和社会安定背道而驰,显示出当局内部,以及中央和地方的斗争,所带来的政治雾霾和分裂,也印证了此前多方报导的中共官场中流传的怨言:“不让贪腐,我们已失去了工作的动力,只好消极怠工。”惯于唯物唯利是图的官员,在政治雾霾中看不清方向时,面对任何岔路,都会习惯性地选择“宁左勿右”。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