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是廉价绿萝,担不起昂贵的治霾使命(图)

2017-04-11 15:01 作者: 王五四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6年底北京的雾霾。(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4月11日讯】昨天去医院做了一次心电图,女医生把我领到一个小屋里,指着一张单人皮床让我躺下:撸起袖子......还好没有加油干,我突然有种进了路边大保健店的感觉,这大概是雾霾太重,我吸毒致幻了,就像很多人雾霾吸多了把自己幻想成了绿萝,总想承担起清理雾霾的重任。事实上,你只是一盆廉价的绿萝,承担不起昂贵的治霾使命。雾霾既不是你家门口那层薄薄的雪,也不是他人瓦上淡淡的霜,它是一个沉重的公共问题,是一场巨大的公共危机,它不是你拿把扫帚学学雷锋献献爱心就能打扫干净的,而是需要强大的政府行政资源介入才有可能解决,这不是政府在献爱心,这就是它的责任。

对于个体而言,你相信“治理雾霾,人人有责”,你喜欢“治理雾霾,从我做起”。这是你的自由谁也拦不住你,但你别把它当成真理强加于人,别指责别人不跟你一起“行动”。因为你们所相信和喜欢的,既不会使问题得到解决,又模糊了责任主体,还使自己看上去很傻,关键是雾霾依然治理不好,我们还要跟着一起遭殃。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国的活。在以个人英雄主义为主题的欧美大片里,一个侠往往就能解决社会危机,拯救全人类,比如蝙蝠侠、钢铁侠、蜘蛛侠、闪电侠什么的,你是不是这种片子看多了?面对现实中的雾霾,真把自己当成绿萝侠了。

朋友圈里有不少人在转《雾霾下,我为什么没搬回美国》这篇文章,为什么没搬回美国呢?看完后我得出了答案,因为作者脑残呗,而且是个挺真诚的脑残。作者像福尔摩斯一样抽丝剥茧,极力让我们相信眼前的雾霾问题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原因一定不是我们普通人看到的那么简单,一定有其深层次的原因,比如,作者说“我们一边抱怨雾霾,一边不停的买买买。”然后重点来了“这两件事情之间看似并没有什么联系,但事实恐怕远非如此。”作者又说“大家的吐槽多是针对在这些过程中,政府的监管不力、不依法办事,或者是企业的良知丧失,罔顾其他人的安危,只顾着赚钱。”然后重点又来了“但我总觉得这些事情背后,并不是如此简单的因果关系。”作者究竟是在《环球时报》工作过,还是在央视的《走进科学》栏目里上过班?看似深沉的发问,却基本都是胡搅蛮缠,简明的问题非要套上高深的外衣,连《环球时报》都不敢说雾霾跟个体的消费有关,按照作者的逻辑,人类活着就是罪恶,是不是要把他们全部关进集中营实行供给制?

作者的逻辑跟这个国家经济发展的类型是一样的,都很粗放,关于雾霾,他的逻辑是这样的:为了不让你饿死,所以建了工厂生产物资,后来你的欲望越来越强烈,所以资源消耗的越来越多,也就有了雾霾,所以你要控制自己的欲望。其实作者可以说的更直白一点,雾霾的根源很明显在于我们活着,如果我们都死了,一切社会问题都不会存在了,这届政府问题这么多,是因为这届人民问题多,这届人民没有了,这届政府也不会有问题了。这个思路简单来讲就是,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那么问题就解决了。“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只要人人少开一天车……”“只要人人从我做起……”,这些口号虽然在形式上不同,但本质上都中了同一碗鸡汤的毒:“你所站立的那个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可我真的挺光明的。这些话不仅仅是模糊了责任的主体,还错误的把责任推到每一个个体身上,更重要的是它给出的解决方案看上去很有道理,但是完全不可行,它荒诞的就如,十三亿中国人,只要人人给我一块钱,我就能变成亿万富豪。

说句心里话,写到这我真不想再说这个作者脑残了,我想直接喊他傻瓜,“尤其是对那些生存在社会底层的人来说,如果让他在雾霾和有饭吃之间选择,他一定会选择有饭吃。企业的良知恐怕也要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之上。”先不说选择有饭吃有什么问题,他给出的这两个选项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你死我活只能选择其一的关系,治理雾霾跟吃饭之间不可以并存?治理雾霾就要饿死人?这还是不想着解决问题老想着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的思路。他的傻瓜之处还在于要求企业讲良知,企业遵守相应的商业法规和纳税政策就行了,讲良知干嘛?而且对于企业而言,什么是良知?遵守商业规则正常纳税是不是?企业不遵守规则,相关部门放任不管,这就是执法部门的责任,把它归结于企业的良知问题,依然是模糊了责任主体。

作者说“可如果我们是决策者,会如何选择?我们会为了拯救大家的身体健康就放弃经济发展,牺牲国家的利益而任由美国对我们进行打击吗?”这是受迫害妄想症犯了吧。依然还是老问题,拯救大家的身体健康怎么就是放弃经济发展了?这不是非此即彼的问题。假如真要二选一,那选择大家的身体健康又有什么问题?作者也要搞清楚,对于政府而言,这不是什么“拯救”而是义务。《洛杉矶雾霾启示录》的作者雅各布斯曾讲“那么治疗数以千计罹患癌症的患者的代价呢?照顾下半辈子被慢性病缠上的病人又要多少成本?治理雾霾、防患未然要比为公众健康受损买单便宜得多。为环保付出金钱,获得的是更好的公众健康。人们不再需要巨额的医疗资源,人们的工作能力也更强。这些对于经济增长好处更加长远”。作者不是不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他是太明白另外一个道理:在这里,人的成本恰恰是最低甚至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即便多年以后有数量庞大的人因眼前的雾霾而病重,那么治疗成本也是个体自己承担。

作者说“我当时在环保系统的大部分同事,尤其是年轻一代,都是有理想有担当的,每天的工作也很辛苦,但体制的种种限制导致效率不高,可大家仍然在努力。比起社会上大肆抱怨指责的人,他们的行动更值得被尊重。”真的是很不要脸,你的同事们在环保部门工作,拿着纳税人的钱,活没干好,但就因为你们很有理想很有担当很辛苦很努力,我们不但不能抱怨还得尊重?还有讲理的地方吗?在其位谋其政,为什么要设立环保部门,为什么要花钱养着环保人员,不就是让你们解决环保问题吗?也没让你们明天就给解决好了,大家都同呼吸共命运这么久了,但你们三天两头的耍无赖,硬说自己很努力干得很好了,硬把雾霾的责任说成纳税人爱吃烧烤火锅,你们的良知呢?当然,跟企业要讲监督而不能讲良知,对政府部门也同样如此,就像张雪忠老师说的那样,“一个真正有公民意识的人,并不会动辄进行自虐式的自我归责,并试图避开政府去尝试各种于事无补的私人化努力,而是要对政府进行严正的质询和问责。”

总有人说,你们整天指责政府,真让你们去做,你们也不知道怎么做,张雪忠老师顺便也把这个问题回答了,史称雪忠送炭,他说:假如我是执政者,我将大致采取如下措施来治理雾霾问题:1、责成环保部门严格执行现有的与空气质量保障有关的立法,尊重和保障媒体的报道自由,鼓励公民对环境执法行为进行有效监督。2、成立独立的、专业的调查委员会,详细调查雾霾的成因与来源,并以调查报告为基础,提请国会制定新的《大气污染防治法》,同时给予不同类型的企业长短不同的过渡调整期。3、针对主要污染源进行分类的、更深入的调查,在工业、能源、交通、居住等领域,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减少大气颗粒物的排放。4、保障各地的自治权力,允许各地采取因地制宜的防治措施。5、鼓励和资助社会力量,对大气污染防治进行宣传、调研和治理。当然,政治反对力量和全体公民的监督、批评,是上述措施能够取得成效的制度基础。其实雪忠老师讲的方式方法并不难想,难点在于最后那句话。

很多人都喜欢把公共问题私人化、抒情化和泛道德化,这当然有认知层面的因素,但在我看来主要因素是,总把该政府做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总把自己的事,不当回事,归根到底,其实是不想惹事。像一个傻瓜一样活着,却说自己在改变社会,像一个胆小鬼一样活着,却说很爱自己的家人。哦,我一不小心又逼你们勇敢了。对于这类现象,莫之许老师这样说,“公共问题私人化,是公共参与堵塞的后果。在极权体制下,民众被剥夺了几乎所有的公共权利,缺乏有效的公共参与渠道,甚至,只要尝试介入公共事务,还会遭遇到维稳,甚至是专政打击,然而,民众又不可能脱离公共事务而独活,公共问题的出现,个体依旧需要作出应对,长期处于这种参与不能,而认知上和心理上又需要处理应对的困境之下,造就了这种回避实质参与的替代方法。”

经济发展总是要带来环境污染,这话没错,但不是要带来这么严重的污染,总拿经济发展为眼下的大雾霾开脱,就像拿繁衍后代为强奸行为开脱一样荒谬。道理虽然很简单,但生活却很复杂,看,绿萝侠们又上路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