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微小说:张冠李戴(图)

2017-6-6 14:36 作者: 大漠无言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官场微小说:张冠李戴(图片来源:每日头条)

县工商局柏副局长这二天心情特别的好,一扫年前笼罩在心头的阴霾和重压,走路的脚步也变得轻盈快活起来了。

面对窗外的阳光,他由衷地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春天真好,真是个播种希望的季节。

柏副局长今年35岁,个子不高,微微发福的肚腩是他在这些年官场打拼留下的印迹,他凭着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一双会察颜观色的眼睛以及一个招牌的笑脸,以一个大专生的学历,没几年从普通职员爬上县工商局副局长职位,在外人看来可谓是年轻有为,春风得意。

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柏副局长是个有远大理想的人。

每次听别人叫他“柏副局长”,“副”字一字总像一把利剑刺痛着他那颗自傲的心,他是多么想擦去这名片上的“副”字啊。

这些年来,他默默地笑对每个下属,潜心地研究每个领导,以掌握他们的喜怒哀乐,终于赢得了上上下下一致的众口称赞。平易近人,尊敬领导是他收到的最多评价。

可谁也不晓得,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他这在等待机会,就像一只黑夜里捕食的狼,无时不在盯着那个猎物。

某天,机会来了。

老局长年龄到线了,干部年轻化是现今官场的大势所趋。年前市里开会已口头传达,让县里领导研究下,先上报备选人员名单,年后等新的县委书纪上任后就启动干部竞聘流程。

消息灵通人士已经打听到了,暗地里已祝福柏副局长,说他在名单中排名第二,但排第一名的那个副局长年纪比他大,凭他这些年蛰伏所营造的人气场和年龄优势,当上第一把手应该是稳稳地了。

其实柏副局长嘴上没说,但他心里美着呢,因为他觉得这事应该八九不离十,加上过年去老局长家拜年时,老局长口气中有意无意的透露出的信息更使他信心十足,希望女神已在向他招手,早晨上班时他耳边仿佛已听到“柏局长早”的问候了。

但是在柏副局长心底仍有一块最不想碰的伤疤:学历。他知道这是他唯一的硬伤,排在他前面的那位可是位MBA毕业的名牌大学生,长他2岁,平时工作时板着个脸从不言笑,做事情也太较真,下属稍有点失误就给脸色,非当场整改才算完,所以下属没有不怕他的,而且还喜欢和老局长较真,常弄得领导下不了台。想到这些,柏副局长嘴角边露上一丝旁人无法觉察的微笑。

可柏副局长心底总还是觉得差点什么,不行,要抓紧再活动下。

柏副局长刚开始琢磨该怎么下手活动,县委小王秘书就送来了好消息:新县委书纪李书记老父亲生病住院了。

对于新来的县委书记,在年前汇报工作会上,他见过,而且李书记单独还留他聊了一会。李书记是本县土生土长的人,之前一直在其他地方担任要职,早年丧母,哥哥在外当兵,老家只有老父亲一人。

小王秘书还说新书记这些天在省里述职,老父亲生病只能请个护工代为照顾。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柏副局长再次尝到了朝中有人的好处。几年前他去县医院找同学有事,正好碰上当时还是小王助理陪母亲看病,于是他找县院老同学一手安排一路绿灯,老太太一个劲地说他人好,让儿子好好感谢人家。从此小王便待柏副局长如恩人一般,县委有个啥大事小情,柏副局长总能先别人一步知道,所以这一路走来特别顺溜。


(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此刻,太阳初升,霞光万道,又是一个晴好的初春清晨。

柏副局长正走在县医院大门的台阶上,一手拎着让老婆特地炖的草母鸡汤,一手拎着水果篮,心里琢磨着这二天发生的这些事,就像做了场美梦一样,令他不敢相信,于是一边走一边回放。

昨天当他一听到这个从天而降的利好消息,高兴得差点蹦了起来,他心里马上就有了一个新的计划。

说动就动,柏副局长刚听完小王秘书讲完,便当即请了半天假,两手拎满礼物来到县医院二号楼301病房看望书记父亲。

病房有二张床,二个老伯,一号床姓张,二号床姓李。他当然是来看望二号床的。

他记得昨天李老伯见有人来看他,还带着礼物,一脸诧异。不过,柏副局长经验丰富,很快和老爷子套上了近乎,不时逗得老爷子眉开眼笑,帮他取药,扶他上厕所,期间他还不忘巧妙地向老爷子透露了他的姓名,但没说职务,怕旁边人听到影响不好,老爷子只当他是儿子好朋友,当时一个劲地夸他是个好人,等儿子来一定好好谢谢。柏副局长谦和地说这是应该的,你儿子工作忙,没空照顾,你就当我是你儿子。

柏副局长在病房待了一个上午,直到那个书记父亲吃过午饭休息才离开,还说明早再来看望。路过收费窗口时,他还没忘给301病房二号床预缴了三千块钱。

柏副局长一边走一边想着今天怎么转个弯地向书记父亲讲昨天替他交的费用,倒不是要他还,是要让老人家知道他这片孝心,后面再提竞聘的事让他给书记儿子面前替他美言几句就水到渠成了。

想着想着转眼就来到了301病房,刚打开病房门正好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差点把鸡汤撞翻了。

他正要发作,一抬头便愣住了。

一个中年人正扶着一号床张老伯往外走。

“李书记,您回来了?”

“是的,刚到家,老爷子生病住院,来看下。这么巧碰到柏副局长。”

“您这是?”

“哦,老爷子生病我一直没空陪,今天陪他到院子走走,晒晒太阳。”

“这不是张老伯吗?您可是姓……”

“哦,我是随我母亲姓,我还有个哥哥,他随我父亲姓。”

“哦”

“那我们先出去了,有空再聊。”

望着书记父子远去的背影,柏副局长只觉得血压上升,头晕目眩。窗外白花花的阳光刺得他眼睛无法睁开,眼好疼,心好痛。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