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是否欢迎中国的海外影响力?(视频)

2017-6-14 06:31 作者: 陈破空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陈破空 演讲 牛津 中国 影响力
陈破空先生参加牛津辩论会

【看中国2017年6月14日讯】2017年6月1日,天安门事件28周年前夕,英国牛津大学举办辩论会,特邀旅美中国异见作家、前八九民主运动领袖陈破空出席,发表演讲,并参加辩论。

辩论主题:是否欢迎中国的海外影响力?为时三小时,全程英文。

出场这次辩论会的正方,包括:世界和平基金会荣誉总裁、哈佛大学教授Robert Rotberg,伦敦商学院教授、经济学家Linda Yueh,美国外交杂志执行长(CEO)David Rothkopf,牛津大学学生代表:Shivani Ananth。

出场这次辩论会的反方,包括:旅美中国异见作家、前八九民主运动领袖陈破空Pokong Chen,英国上议院议员、英国自由民主党发言人Baroness Falkner,牛津大学学生代表Bryan O'Brien和Brian Wong。

辩论会的主办方是富有历史盛名的牛津论坛(Oxford Union)。该论坛以邀请世界范围内的名人或具有影响力的人士发表演讲或参加辩论而著称。受邀的主要对象,包括各国总统、政要、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富有建树的活动家、作家、学者、专业人士、新闻人物等。

辩论会的主要观众是牛津大学的在校学生、Oxford Union的会员,用抽签方式获得进场资格。辩论采用传统英国议会式程序。仪式、着装和时间控制,以及正反方进出门径,都有严格要求。出场辩论的正、反方人士,交叉发表演讲,阐述自己的观点,罗列事实。观众可以中途或随时打断演讲人或辩论方,径直提问或反诘。现场气氛显得热烈而激情、激烈而火爆。

陈破空 世界 影响力 演讲 牛津
陈破空在牛津参加演讲和辩论

陈破空 牛津 演讲 中国 影响力
聆听演讲和辩论的观众

旅美中国异见作家陈破空在英国牛津大学的演讲

新兴超级大国,负面的全球影响力

陈破空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

我很高兴接受牛津大学的邀请,参与今晚的演讲和辩论。

大家都在谈论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日益扩张的影响力。我必须说明,北京追求世界影响力的动机,并非基于全球利益,相反,乃是出于中共的私利,尤其是北京红色权贵集团的私利。

今年3月29日,就在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即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会面的一周前,川普女婿所属的库什纳家族忽然终止了与中国安邦公司的一笔大交易。安邦公司的董事长是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婿。

安邦公司投资库什纳家族旗舰大厦(纽约第五大道666号)的计划,早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就在进行,川普当选总统后,吴小晖加快了谈判步伐。如果这笔高达67亿美元的生意达成,库什纳家族将获得如下好处:

库什纳家族投资7.5亿美元,就能换取72亿美元项目的20%股份;库什纳家族出资5000万美元,就能清偿此前2.5亿美元的债务;另外,库什纳家族还将从这笔交易中获得4亿美元的套现。这笔巨额现金,实际就是吴小晖和安邦公司白白送给库什纳家族的一个大红包。

很明显,这是一桩不对称、不公平、一边倒的交易。吴小晖和安邦公司甘愿吃亏,那是因为,他们要占便宜。中国有俗话:“吃小亏占大便宜。”或,“放长线钓大鱼。”吴小晖瞄准的,不是库什纳本人,还有川普总统,试图通过库什纳这条暗线,影响川普总统的中国政策。(据传,去年12月,候任总统期间,川普打破陈规,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中国政府就是通过吴小晖-库什纳这条关系连线,向川普表达了不满。)

在一次与库什纳父亲的谈判结束之后,吴小晖掩饰不住心头的狂喜,用英文向在场的人大喊一声:“I love you!”(我爱你们!)

美国媒体不断质疑川普家族与外国公司之间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最终迫使库什纳家族放弃与安邦公司的交易。这桩流产的交易,从一个侧面,揭示了中国公司投资海外的目的,不仅仅有经济目的,还有北京的政治目的和国际战略布局。

2014年,安邦公司以19.5亿美元的高价,买下纽约著名的地标建筑—华尔道夫酒店。这家原本是美国总统和各国首脑、政要经常下榻的酒店,被中国安邦公司收购后,美国总统及大多数国家政要都不再光顾,显然是出于安全考量,比如,担心遭窃听。

近些年,中国公司掀起了在海外、主要在西方国家的收购潮。参与海外收购的中国公司,无论是以国营企业还是私人企业的面目出现,大都呈现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红色权贵背景。比如:

安邦公司(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除了其董事长是已故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吴小晖,曾任该公司股东或董事的,还包括,已故解放军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前总理朱镕基之子朱云来。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本身是“红二代”,其父亲曾参加毛泽东领导的共产主义革命。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原是平民出身,然而,当他的公司逐渐做大之后,同万达一样,卷进了大批红色权贵,先后有二十多名前任和现任政治局常委的子女或亲属,成为万达或阿里巴巴的投资人或股东。

中国公司在海外大举收购的目标,瞄准西方的名牌公司和高端企业,意在买断西方公司的创新技术,并把技术和生产线转移到中国,在当地留下空壳公司。在欧洲,中国公司主要地先是瞄准英国、后来又瞄准德国,大量收购。

然而,这些收购行为,却是在不对称和不公平的条件下进行:中国公司可以完整地收购西方公司,而西方公司却不能完整地收购中国公司。在中国的准入限制下,外资入股比例通常被限制在50%以下,不少行业甚至限制外资进入,尤其对有政府背景的企业,中国公司可以向西方公司发出收购要求,但西方公司却不被允许向同类中国公司发出收购要求。

足以令西方国家担忧的,还有,中国公司海外收购的目的与动机。中国公司似乎有意瞄准攸关西方国家科技、经济、政治和安全命脉的企业或项目。随着西方各国对中国公司收购动机的怀疑加深,中资收购失败的案例,越来越多。包括吴小晖、王健林、马云等人旗下的中国公司收购案,都经历越来越多的阻力和挫败。

2016年初,安邦公司试图以140亿美元收购喜达屋(Starwood)连锁酒店,因不能提供其股权结构和融资细节而以失败告终。2016年底,中国宏芯投资基金公司试图收购德国半导体设备制造商爱思强(Aixtron),因美国情报部门的警告,被德国政府叫停。2017年,马云属下的蚂蚁金服公司试图收购美国金融公司MoneyGram,美国众议院两名议员呼吁美国政府外商投资委员会彻底调查,他们担心,这起收购,可能导致外国政府控制美国的关键金融基础设施。

近二十年里,中国大举投资非洲,瞄准非洲矿产和能源。每年投资非洲数十亿美元;从2000至2011年的10年间,共投资750亿美元;为同期日本投资非洲的7倍。迄今,100万中国人活动在非洲。2016年,中非贸易总额达1491亿美元(其中,中国对非洲出口922亿美元,自非洲进口569亿美元。非洲对中国贸易逆差达353亿美元。)中非贸易增长,然而,非洲人对中国人的反感,也与日俱增。

非洲人抱怨中国公司:低工资,恶劣的劳动条件,劣质产品,豆腐渣工程,以及环境污染。中国在非洲的开采活动,经常遭到当地民众的抗议;中国公司与当地工人经常爆发冲突。

中国投资非洲,以“没有附加条件”为名,但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指出,北京的做法,抵消了国际社会对非洲以经贸促政改、以经援换人权的努力。中国不仅对非洲国家政府腐败、滥用权力和践踏人权的劣迹视若无睹,而且将腐败与独裁的“中国模式”向非洲推广,企图让非洲“中国化”。

声称“没有附加条件”,但中国投资非洲,却附有另类条件:非洲国家因中国投资所获的利润,必须花在中国修建的基础设施和进购中国商品上。中国公司投资非洲的同时,常常从中国采购原料、征聘中国劳工,将越来越多的当地人排除在外。与其说是援助非洲,不如说是掠夺非洲。中国因而被封为“新殖民主义者”。

上个月,《纽约时报》发表文章,题为“中国需要吃鱼,所以非洲挨饿。”根据这篇报道,当中国海域遭到过度捞捕之后,中国政府鼓励中国渔民远航到其他国家的海域捞捕。中国政府为中国渔民建造了2600艘大型渔船,是美国渔船的10倍。中国渔船一个星期里的捞捕量,就相当于塞内加尔渔船一年内的捞捕量,造成西非直接经济损失达20亿美元。中国渔船的狂捞滥捕,正把海洋鱼类推向灭种的边缘。中国政府关切的,只是其国内需求和政权安稳,对世界海洋的健康、以及依赖于这些海洋而生存的国家漠不关心。

事实上,非洲人把中国人比喻成是大批孳生的寄生虫,而不是投资者。赞比亚前总统迈克尔·萨塔(Michael Sata),曾在2007年竞选总统时说过一番话,具有代表性:“我们要让中国人走开,让从前的殖民者回来,虽然他们也曾剥削我们的资源,但至少他们会很好地照顾我们,他们兴建学校、教我们语言、还带给我们英国文明。西方殖民主义者还有人类的面目,中国人却只会剥削我们。”

从2010年开始,包括赞比亚、安哥拉、加蓬、乍得等国在内,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对中国说不,拒绝新的合同、终止现有合同、收回开发项目。显示,中国在非洲不受欢迎。

陈破空 牛津 演讲 中国 影响力
聆听演讲和辩论的观众

陈破空 牛津 演讲 中国 影响力
参加人员合影(陈破空先生在一排右三)

随着财富剧增,财大气粗的中国政府,牵头成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然而,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和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并没有加入。日本方面曾经询问中国方面:如何避免亚投行可能出现的腐败现象?以及如何规避债务违约风险?中方的态度是不予回答。这成为日本不加入亚投行的原因之一。

与亚投行对应的,是北京极具野心的“一带一路”战略,涵盖从中国出发、延伸到世界各地的海上和陆上经贸路径。上个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峰会上,欧洲国家拒绝签署会议公报,他们批评说,会议公报没有表达欧洲国家对采购透明度、以及保障社会和环境标准的关切,他们认为,所谓“一带一路”,只会让中国的出口商受益。

“一带一路”这个名词,表面上,使用了7世纪中国“丝绸之路”的概念,但那时候的“丝绸之路”,是民间自发形成的国际商业通道。如今的“一带一路,所谓“新丝绸之路”,却贯穿中国政府的两大政治与经济目的:其一,对外转移中国的过剩产能,转嫁中国经济衰退的危机和风险。其二,以经济援助和经济开发为名,控制沿线国家,推行中国式霸权主义,借机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经济网络。

“一带一路”的第一个项目,是在巴基斯坦建立大型水力发电站。优先发展所谓“中巴经济走廊”。这样的安排,正好显露北京的用心:除北朝鲜之外,巴基斯坦几乎是中国的唯一盟国,所谓“全天候朋友”。北京发出的信号是,它会优先投资听命于中国的国家。反过来说,那就是,如果反对中国,就得不到好处。

今年,中国政府实施外汇管制,限制资金流出,但矛盾的却是,“一带一路”却成了中国资金大幅流出的又一大渠道。很显然,不少中国官员利用“一带一路”的名义,报立项目,正好将他们的贪腐所得转出海外,变相洗钱。

在南中国海,北京声称,这片海域的80%都是中国领海,中国的所谓领海线(九段线),贴近越南、菲律宾等国的家门口划了一圈,连专属经济区都不给邻国留下。北京的理由,或许因为,南中国海这个名词,有“中国”二字。依照这样的逻辑,墨西哥可以宣称墨西哥湾的80%海域都属于墨西哥;印度可以宣称,印度洋的80%海域都属于印度。

中国占据菲律宾经济专属区内的多个岛屿,违背了中国签署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根据这份公约,北京承认各国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在南中国海建造七个人造岛并军事化,违背了2002年中国与东盟各国达成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在那份宣言里,北京承诺,任何一方都不得采取单方面行动去改变南中国海现状。去年,国际仲裁法庭全盘否定了中国在南中国还的主权声索。

在北朝鲜核威胁的问题上,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长期不遵守联合国决议,即便中国参与起草相关制裁决议、投票支持相关制裁决议,但中国与北朝鲜的贸易并不受到影响。就在去年,北朝鲜先后实施了两次核试爆,中国对北朝鲜的贸易和援助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多家中国公司(比如鸿祥公司),甚至长期向北朝鲜提供核元件和核材料,暗中支持平壤的核计划。直到今年初,在川普政府的强大压力下,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中美关系,习近平当局才开始勉强执行联合国决议,暂停了对北朝鲜的煤炭进口。习近平似乎开始默认川普对作恶多端的北朝鲜独裁者金正恩采取强硬姿态。

谈到经济发展,中国官员常常自豪地炫耀说:“中国只用了三十多年时间,就走过了西方国家几百年的道路。”但这是怎么来的?剽窃,网络攻击,大规模盗版知识产权。这些,不仅仅是中国个人或企业行为,更多的,是中国政府和中国军方的行为。

综上所述,作为一个新兴的超级大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海外的影响力与日俱增。然而,其手段、过程与结果,都证明,这种影响力的主要方面,与其说是建设性的,不如说是破坏性的;与其说是为世界和平做贡献,不如说是为世界和平带来危害和风险。

如果这个世界需要中国,如果有人欢迎中国的海外影响力,那么,就须等到中国民主化之后。只有一个民主中国,才能带给世界正面的影响力,以及,和平与安全。

谢谢,谢谢大家!

在英国牛津大学的演讲(演讲为英文,此为中文稿全文。)

2017年6月1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