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有贪赃枉法之人 阴间无抵赖不还的债(图)

2017-07-03 09:00 作者: 李秉言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老天爷看着人在阳间的一切作为,贪赃枉法之人报应不远。
老天爷看着人在阳间的一切作为,贪赃枉法之人报应不远。(图片来源:fotolia)

古书云:“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清代《安士全书》:“天为民而立君,君为民而设官。”人民是国家的根本,苍天为了利益众生而设国君,国君为了恩泽百姓而选拔官员。

孟子《尽心章句下》亦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因此,“民贵君轻”的思想流传后代,中国历史上的仁君贤臣,莫不是以百姓为念,以百姓所需来订定施政的方针。

所谓:“人在公门好修行”,一个人有幸能站在一个“为民服务”的位子上,应该戒慎恐惧,戮力从公,时时以百姓为念,为人民谋取更大的福祉。反之,一个人站在高位,如果渎职害民,鱼肉乡里,巧取豪夺,运用权势谋取私利,将百姓的利益占为己有,即使一时得逞,难道上天视而不见吗?报应会远吗?

人在阳间一切作为,老天爷记着呢!贪赃枉法之人,到了阴间还容许你抵赖不还吗?

欺压百姓 下场凄惨

柳胜是个贪婪又凶恶的人,利用不正当的手段取得官职后,滥用职权,在乡里间做恶,只要能贪到钱财,就不择手段欺压百姓,百姓敢怒不敢言,十分痛苦。偏偏朝廷派遣到此地管理的官员殷述庆也是一个贪官,他俩沆瀣一气,互相勾搭,一得到不义之财,就互相瓜分。

许多被欺压毒害的百姓,心中愤恨又无能为力,只得向神明哭诉。不到半年的时间,某日柳胜忽然暴死,几天之后,殷述庆亦得恶疾身亡。

有一天,柳胜家中的一个老仆人和一条狗同一天暴亡,原因不明。经过一个晚上,老仆人忽然坐起来,对妻子说:“我刚才被拘提到地府,亲眼看到阎王爷坐在殿堂上,官吏们严厉传令,台阶下押了两个人上来,正是主人柳胜和殷述庆,他俩被严刑拷打,十分凄惨。

阎王爷又命令差吏拿来一本簿子,上面钜细靡遗记录了我替主人领钱的数目,主人所豢养的这只黑狗也经常跟随我出去领钱,所以就把我和狗一起勾来作见证。

不久以后,殿堂上传出:‘柳胜、殷述庆押入地狱,不准放还!’的声音,今天特地放我回来,是要我将此事告诉世人,警告众人不要行恶啊!”

殷述庆贪官当权,作恶多端,柳胜用不正当的手段谋取官位,助纣为虐,两人受报可说是咎由自取。

怠忽职守 无疾暴毙

清代的时候,有一位县丞候补去江苏,要接替前一任县丞管辖四个团镇。他携家带眷前往,到达时,前任官员不幸已因病亡故。

这一年此地遭水灾,朝廷下达命令免除百姓的钱粮,并且由政府发放赈济救人。府台颁发公文,命他调查辖区受灾的户口,还派遣两位委员一同负责处理灾情。

这位新任县丞和这两位委员是旧识,彼此很投缘,就留他们共同居住,但是三个人整日饮酒作乐,怠忽职守,把处理灾情的所有事务全都委讬保甲、乡董、团练去办理而不加过问,导致这些人勾结舞弊,欺诈得利,结果可怜的受灾百姓仍然贫苦无依,得不到任何救济。

不久以后,新任县丞夫妇先后无疾暴毙,一位委员回省出差,不到一个月就死了。县丞四十岁不到,以前未犯大错,突然遭报,什么原因呢?怠忽职守,以致生灵涂炭,百姓的苦难深重向谁去说?

晴空炸雷 三人俱亡

清朝时,苏州人士某甲,对母亲很不孝顺,动不动就骂她、打她,最后甚至把老母亲活活折磨而死。

有一位寡妇在丈夫死后顿失依靠,辛苦积蓄了百余两银子,打算存放在一个店主那儿生利息,好用来维持日后生计。不料却被某乙与某丙两人无意中发现,就偷了这些银两瓜分掉。寡妇丢失这一大笔钱,生活无着,心情郁闷而死。乡里众人皆知银两是某乙和某丙偷的,但他两人是无赖,所以都不敢说。

某甲、某乙和某丙都是藩台衙门的役夫,壬寅年夏天时有外寇入侵,情势紧张。当时官军要从浙江到江苏,政府于沧浪亭设军需供应局,沧浪亭正好和郡文庙相邻。有一天,藩台来到军需局办理公事,一些随行的执事、役夫等都分散在庙前的大树下歇息。

时值夏天,天气晴朗炎热,万里无云,不知怎么回事,却瞬间黑云密布,狂风四起,雷电交加,一声炸雷响起,甲乙丙三人竟然同时被击毙于树下,而其他人都安然无恙。

有诗曰:“殴母偷银罪益高,恢恢天网总难逃。居然鼎足同遭谴,文庙门前即市曹。”知情的人都说这分明是“现世报”啊!

吝惜米粮 害民遭报

南宋宋孝宗淳熙初年,有一天早上,司农少卿(掌管金钱和谷物)王晓去拜访给事中(属于门下省,掌管上奏诸事)林机,林机之妻是王晓的侄女。

当时林机尚在官府处理公务,其妻流着泪,非常伤心的向王晓说:“林家要绝后了。”王晓大惊,连忙询问是何原因?

侄女回答:“天快亮的时候,我梦见一位红衣神差,手拿天符对我说:‘天帝有诏命:林机逆旨害民,特令诛灭全族!’我心中惊恐而醒,此梦境历历在目。”

王晓心中存疑,遂安慰她:“梦境而已,不必当真,你不必太忧虑,等林机回来我问问他。”

没过多久,林机回来了,王晓从容的询问他近来可曾做过什么不妥当的事吗?林机想了一下,说:“近来四川大旱,官员请求朝廷发放十万石米来赈灾,皇上下旨批准所请。但我认为十万石米未免太多了,蜀道又异常难走,应该先调查情况是否属实,再斟酌情况给与救助,所以我将敕书退回朝廷。

后来,皇上谕令宰相说:‘四川西部路途遥远,往返万里,如果等查报核实以后才发放米粮,恐怕已经来不及救百姓了,不如暂且先发放一半数量好了。’我最近只做了这一件事,心中有点觉得不妥而已。”王晓一听,皱起眉头,心情沉重的离去。

妻子听后以后更加不安,对林机哭诉她的梦境,林机自知理亏,心中也蒙上了一层阴影,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不久,林机因病返乡,死于福州老家。他的三个儿子也相继病死,果然断了子嗣,从此绝后!

人命可贵,林机吝惜赈灾米粮,使其短少一半,导致多少黎民百姓活活饿死,这罪业该有多大?断子绝孙也偿还不起啊!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